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党媒官员任职大学院长后果很严重

近日,各家媒体竞相报导以及引发舆论狂潮的热点新闻,恐怕当属“《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被任命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一雷人消息了。尽管在新闻、媒体自由深受禁锢的中国,由退休或现任官员出任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的案例不止此一例,也非首例,然而,林治波被调任的消息一出,网络上仍引起了甚为罕见的轩然大波。除了中国青年报社编委、社评部主任曹林第一时间跳将出来,在微博上公然与林冶波“互掐”之外,普通民众的吐槽声也呈现着振聋发聩、余音绕梁之势。

自6月30日兰州大学正式发文聘任林治波的半个月之后,曹林就在所发表的《当新闻学院院长是需要资格的》一文中,直言批评林治波没有资格担任一个大学的新闻学院院长。他在文章中写道,“林治波被任命为该校新闻学院院长,引发了巨大的反对。从未见过一个院长的任命,引发如此大、如此一边倒的反对潮”。而不少资深媒体人、知识界人士以及众多网民的非议与质疑也足以证明此言非虚。

就在今年年初,上海复旦大学任命中共军报《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原党委书记、社长尹明华为新闻学院院长。2012年3月,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接任了清华大学新闻学院院长一职。而早在2005年11月,中国人民大学任命前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为新闻学院院长。这些理应颇受关注的知名学府在更换、任命新闻学院院长时,却真如曹林所说的那样,未曾引起社会各方或批判或质疑的强烈回应。那么,这位林治波同样是任职新闻学院院长,甚至只算得上是远离政治、经济中心的西北地区的内部调换,又为何会激起如此高涨的争议与反对浪潮呢?

对林治波的从业背景不甚了解的人,或许会对此番网络言论的过激回应颇感诧异。事实上,四个字足以概括此人的思想水平与精神标准,即为“又红又专”。无论是2009年担任《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之前,他所参与编写的那些党内学习研究材料,如《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新版《毛泽东选集》以及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开幕社论,还是那些或否认“大饥荒”或歌颂“重庆模式”,一边拥护文革、一边攻击胡适等一系列突破底线的毛“左”论调,都在他的脑门上、内心深处打上了“甘当中共犬马”的烙印。值得一提的是,这匹犬马在2012年网民投票选出的《中国人渣排行榜》中排名第九,其位置居然超过了成龙、赵忠祥等影视名人。可见,此人在百姓中的名声与形象有多么恶劣。

就是这样一位“又红又专”、且被人戏谑为“人渣”的中共犬马,如今却要安身立命于大学教育领域的一隅,执掌引领着国家新闻事业的新生力量。我们不得不扼腕、嗟叹:长期接受这种极端、偏执人物洗脑、教育的新闻专业学生,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对新闻的理解与认知,不知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难怪林治波被任命的消息一出,不少学者担忧的表示,“80后、90后这两代人基本上都被毁了”。

事实上,媒体官员也好,大学院长也罢,都不过是在充当政治集团的喉舌与传声筒、为当权者禁锢民众思想、限制舆论自由而奔走、效命。只是二者的区别在于,喉舌媒体洗脑灌输的对象是电视、报纸前数以万计的普罗大众,而大学教育则是那些涉世未深、还没来得及投身社会、看清现实的莘莘学子。

更为可怕的是,接受过洗脑教育的那些莘莘学子,未来极有可能无知的步入后尘、甘当政治集团的犬马,转身成为对民众进行洗脑灌输、摧毁自由信念的媒体宣传员;在谎言中深受其害的他们,将会使用学校中学到的欺骗手段去戕害、荼毒他人。尽管媒体与大学所面对的群体、采用的手段有些许不同,然而家庭关系与社会角色的影响却能将这二者未有交集的部份完全重叠在一起。如此,专制、集权教育之下,任何一种模式所打造出的成品都将毫无差别。这样看来,管媒体的人能够不时的管管教育,在中国大陆根本算不得稀罕事。只是苦了好几代人,从此丧失了自由呼吸的希望与可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