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研究:杀虫剂甲氧祸贻三代

1960年代,杀虫剂DDT被发现对人类和野生动物有毒害,于是此后多年来,农人和景观设计师积极使用甲氧(Methoxychlor)来替代DDT。该杀虫剂的商业名称包括链霉素(Chemform)、甲氧基(Methoxo)、甲氧滴滴涕(Metox)或灭虫氧(Moxie)等。现在,最新的研究表明,人类暴露于这些杀虫剂可能导致后三代的人容易罹患疾病,尽管后人没有直接暴露于甲氧。

《新闻周刊》报导,华盛顿州立大学生物学家斯金纳(Michael Skinner)和其团队发现,如果老鼠胎儿在怀孕的头三个月暴露于甲氧,其后三代罹患肾脏疾病、卵巢疾病和肥胖的机率升高。其中,第三代罹患多种疾病的现象比第二代普遍。换言之,这个在2003年已被美国禁用的甲氧,仍可能对人类的后三代造成影响。

斯金纳先前的研究证实,多氯联苯(PCB)、待乙妥(DEET)等毒物对人体的戕害可达第六代。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定义了哪些基因开启或关闭的时间,因此当表观遗传出现“不当行为”时,便会导致一系列疾病,特别是肥胖、肾脏疾病和影响生殖系统的疾病。先前的研究发现,精虫表观遗传学的改变是问题所在。但在甲氧的研究中,卵子却包含了损坏的“表观遗传学标志”,导致容易罹患疾病的基因由母体传递给后代。

甲氧被禁用的原因是它被发现有类似生殖毒素--雌激素,可导致动物不孕的作用。它会出现在人乳中,它被认为为能够穿过胎盘。暴露于高剂量下,它会成为神经毒素,损害动物的神经系统。这些危险会影响暴露的第一代,但表观遗传学因居住污染而产生的变异则可引起完全不同疾病的罹患。

斯金纳解释说:“如果精子或卵子被用来发展早期胚胎的表观遗传学标志出现变异,该标志就能转移到胚胎干细胞,转变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因为出现了这个变异的表观遗传学,身体的每个细胞将有一个变异的基因外形,每个组织也会如此。如果该组织对些微的变化很敏感,导致基因开启或关闭,它将引起后半辈子容易罹患疾病。”

例如,脂肪组织会决定身体如何储存脂肪,但它对于表观遗传学的变异很敏感,如果它变得不正常了,即使是少量的热量摄入也会转化为脂肪,导致人体肥胖。

欧盟在2002年禁用甲氧,美国于2003年跟进。但这不意味它会立刻从欧美的食物和水供应中消失,该禁令只终结化学品的生产,但却没有禁止私人存放的化学品库存不得使用,因此该库存将在几年后才陆续消失。例如,环保组织“环境工作小组”(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发现,2004年以后在爱荷华州的部分公用供水中还发现了超标的甲氧。

斯金纳说,由于大多数的已开发国家已禁用甲氧,但该杀虫剂仍然在墨西哥和南美洲国家广泛被使用,而美国则大量自这些国家进口产品。其中,墨西哥是美国最大的农产品供应国,“这值得担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