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清元:为何有5%的中国媒体人想过轻生

9月2日,由中国产业报经济报导研究委员会主办的“中国媒体人健康倡议行动暨‘如新健康中国行’全国启动仪式”上最新发布了《媒体人健康调查报告》。

调查数据令人堪忧:53%的媒体人存在腰颈疼痛等“亚健康”症状;32%的媒体人有过长期情绪失控和焦虑的经历;而陷入长期抑郁的媒体人占到23%,甚至有超过5%的人有轻生念头。这意味着每20个媒体人中就有1位有轻生的念头出现。

北京食品安全理事长金宗濂教授在解读报告时表示,媒体从业者常年工作紧张、精神压力大,加上饮食不规律和长期熬夜的不健康作息,这些都成为媒体人亚健康高发的主要原因。

调查数据反映了糟糕的现状,但更糟糕的是,即便如此,媒体人健康问题可能仍需要在有同行猝死和不堪压力自杀之类的事件出现时才会受到关注。数据表明,工作时长超过10小时的媒体人超过60%,其中四成媒体人经常熬夜甚至通宵。一天24小时中,除去睡眠的基本保证6到7小时,以及上下班通勤的3小时,还有剩下的4小时处理一日三餐及家庭的问题。可以说,每个人都在超负荷运转着。但是,明明知道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是有隐患的,最常见的反应常常是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另一组数据则显示媒体人的生活状态令人担忧。经常跑突发或各类应酬多,令四成人三餐不规律,另有49%的媒体人与家人和朋友很少沟通,也导致家庭关系的淡漠和紧张。感觉家庭和婚姻生活美满的媒体人只有16.4%。

“我时常是工作到深夜,在社会上建立起的人脉基本上都是工作上的关系。”40多岁的资深媒体人老张因长期高强度的工作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患有轻度抑郁,颈椎病和高血压。老张的女儿正处在青春期叛逆期,父女俩的关系一度很紧张。“基本上很少沟通,加上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已经足够烦心了,对于女儿的一些问题我都是有点粗暴的解决,现在她对我的误会挺深的,说实话还是很后悔因为工作忽略了家人。”——九个头条网

这些媒体人的状况确实令人担忧,明显的被一团黑暗、阴冷的物质包围、侵蚀,不知如何摆脱,还以为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团阴暗的物质导致身体疲惫、精神焦虑,生活无规律、人际关系紧张,甚至让人能动轻生的念头。这团物质是什么?如何摆脱?那得先从媒体应有的社会角色、社会责任谈起。

媒体是文化、资讯、信息的承载者,更是传播者,可以说,有什么样的媒体生态,就有什么样的社会道德生态。正常国家的有责任的媒体当然是弘扬正义、传播光明,鞭挞邪恶、揭露黑暗,为维护社会道德水准尽应有的义务。媒体也是权力的监督者,在正常国家,媒体就有“永远的在野党”之称,为广大民众,弱势群体发声,揭露以权谋私,制止不正当的利益分配。

而我们国家的媒体长期的被中共所控制,只能传播党需要的文化,只能报导党需要的资讯,对权力的监督更是天方夜谭,媒体只是一个傀儡而已,媒体人要么隐藏独立人格、独立思维,蝇营狗苟,使自己成为“装在套子里的人”,要么彻底抛弃自己,把灵魂交给中共,用权势、欺骗、恐吓满足自己的虚荣、贪欲,度过自己自私而又空虚的一生。

现在的媒体形式,信息传播形式,人们获得资讯的方式,已经较之过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表面上看,由于民众对外部世界的越发了解,中共“一言堂”式的欺骗已经没有了市场,“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环球日报”等“党的喉舌”快成了人们的笑谈,但仔细的分析,中共文化对民众的毒害、尤其是对媒体人的毒害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隐蔽而“无形”了。

笔者个人认识:法轮佛法讲述的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生命回归宇宙特性,能给自己带来无限的美好,无数法轮佛法的修炼者,得到身体的健康,精神的充实,工作的发展,家庭的幸福,生命本质的升华,并在遭受到残酷迫害的情况下依然平和、理性、包容的向世人讲述着法轮佛法的真相,邪恶丧心病狂、血腥迫害的真相,这些都证实了法轮佛法的美好与真实。而中共千方百计的阻止人们求真、求善,回归“真、善、忍”,用“假、恶、斗”去蒙蔽世人、欺骗世人、迫害世人。

而广大中国的媒体人遭受的迫害极为的严重,虽然直接参与诽谤佛法的人是极少数,但很多人还是自觉不自觉的奉行着中共邪党的意志,扮演者蒙蔽世人,阻挡人们回归“真、善、忍”的角色。“假、恶、斗”既侵蚀着自己,又污染者别人。由于中共的统治机器还在,“监督政府”或许能得到一片赞扬,却很难得到经济效益,很多媒体,媒体人为了利益,或者说是为了生存,不得不想其它的办法,自觉不自觉的进入到“假、恶、斗”的思维中——为了“前途”,不得不写“歌功颂德”的文章,为了高额稿费,不得不写软性广告,为了销量或者点击率,不得不发表猎奇、暴富、暴力、色情的东西来吸引眼球。正是“假、恶、斗”的邪党文化,对自己天良的扭曲,造成了广大媒体人身体疲惫,精神紧张,人际关系紧张,最后到对自己存在意义的疑问。

当然,也有很多媒体人以揭露社会不公,维护社会正义为己任,正义凛然,嫉恶如仇,忧国忧民,不管他们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们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希望。

在中国还有千万计甚至更多的这样的“媒体人”,每个在中国生活的人都一定见过,他们在中国大陆暂时还没有自己的报纸、广播、电视甚至是网站,最大的“媒体平面”可能是流通在市面上的货币。他们已经把“真、善、忍”铭刻在生命深处,并每天研习、加持,让回归本性的一部份散发着更纯正的能量。有的散发传单、书本、光盘,有的贴标语,拉横幅,有的利用短信、彩信、语音电话,有的面对面传播着福音、光明,他们的共同心愿是,让更多的人认清邪恶,认清邪党,逃离邪恶,逃离毁灭,回归自我,回归光明,回归永恒。

中国的媒体人能不能认清邪党就极其的重要,还是它的一员,就无法从生命本质上摆脱它,难免继续散发它的毒素,危害民众,声明退出它,不仅摆脱了邪恶的控制,又能自然的在社会传播正义、光明,让残存的邪恶败类更加胆寒。要么犯罪遭天惩,要么立功,得到上天的赐福。怎么选择,那得需要最理性、最冷静的判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