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在京乞讨老人月汇万元回家 帮亲属治病供子孙上学

中秋节后,乞讨老人蹲在邮局大厅内清点成堆的零钞。据知情者称,老人月均汇款万元左右。网友供图

北京西站候车大厅内,69岁的李玉玲跪着前行,磕头乞讨,额头和膝盖磨出厚厚一层茧子。前不久,一则“乞讨者月汇万元回家”的微博使他备受关注。他向媒体表示,行乞所得没那么多,汇钱回家是为了给家人治病和供孙子上学。

昨天,《法制晚报》记者来到其老家江苏睢宁探访,家人第一次看到老人乞讨的照片,心酸不已。“如果不是他乞讨,我早就没命了。”患肺病的三哥李玉海湿了眼眶。

李玉玲的孙子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学费是爷爷这样挣来的,心里很难受,“我就要工作了,希望爷爷能回来,享几年福”。

他家啥样

低矮砖房三间三哥患病寄居家中

李玉玲的家位于江苏睢宁西部一处村庄内,约100平米的院子里盖有三间低矮砖房,门厅后零散地堆放着塑料瓶等杂物。家中的电器仅有电视机和洗衣机。

昨天正午时分,李玉玲的老伴白翠花和81岁的三哥李玉海坐在桌前吃午饭—青椒炒土豆丝、白菜炒粉条,主食是大饼和红薯稀饭。

现年81岁的李玉海介绍,自己兄弟姐妹一共7人,两个哥哥已经去世。排行老三的他由于患有肺囊肿,且自40年前离婚,至今单身没有儿女,便和老六李玉玲一家相依为命。

儿女生活尚可三哥每月药费两千

午饭过后,李玉海便骑车来到村卫生室输液。家中的几份检测报告显示,他患有多年的肺囊肿。卫生室焦医生跟他熟识,“老病号,每月至少一半时间要输液”。焦医生说,即便有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李玉海每月看病吃药也得花两千元左右。

李玉玲和白翠花的收入全靠家中的四五亩地,两儿一女均已成家。大儿子李顺和媳妇在村里开小副食商店,种地养奶牛,五年前盖了二层小楼,小儿子则在徐州跑出租。“生活一般化,倒是不缺吃喝。”李顺这样描述自己和弟弟家的经济状况。

为何乞讨

自认是顶梁柱帮三哥治病供孙子上学

李玉玲如何萌生进京行乞的念头?时至今日,老伴、儿子都说不清。

李玉海和白翠花介绍,家里穷,李玉玲是兄弟姐妹中唯一读书读到二年级的人。

年轻时,他曾在公社一个家具厂帮人刷黑板,可两三年后家具厂便倒闭了,他转而在家务农,空闲时在徐州、睢宁帮人扛大包干体力活儿。

因为他没有文化人又老实,总是被欺负,精神从此受到刺激,“经常说着说着就糊涂了。”白翠花说。

大约七八年前,李玉玲突然决定外出乞讨。临走前他向李玉海道别:“我出去要点钱给你看病,不要找我,我游到哪儿是哪儿。”

“我都这么大年龄了,死了也就死了。”李玉海曾试图劝住弟弟李玉玲,但他态度坚决。

考虑到弟弟已年过六旬,三年前李玉海再度劝弟弟回家。但李玉玲说:“我不干,就看着你死吗?多讨一天钱,咱哥俩就多见一天面。”“如果不是他乞讨的话,我早就没命了。”李玉海说着,不禁湿了眼眶。

李玉玲的孙子李强(化名)24岁,刚从大连一所大学毕业,学成人教育的两年多时间里,各项开支达到了八九万元。这其中就有部分来自李玉玲的帮助。

“爷爷始终觉得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就盼着自己的孙子能上好学,结婚什么的他也要出钱。”李强表示,这种观念已在老人心中根深蒂固。

不听劝很固执已习惯在外乞讨生活

五六年前,李玉玲开始寄钱回家,多则两三千,少则三五百,时间上没有规律,通常一年会寄三五次。“他是能讨点钱,但绝不像网上说的那么多。”李顺说。

李玉玲在京乞讨并非一帆风顺。李顺记得,李玉玲去年被人泼了开水之类的东西,头部和面部都褪了一层皮,在家休养了一个月。

“你去讨那两个钱不容易,我们又不缺那两个钱,回头再把命搭上,就不值当了。”李顺为此劝父亲。但李玉玲不听,养好伤不声不响又走了。

在大儿子看来,老人固执,或与其当年精神受到刺激有关。

在京行乞时,李玉玲从不和家人联系,因为他既没有手机,也不会打电话。他也经常回家,想家了,最多三个月肯定回来一趟。”白翠花说,每次回来,李玉玲就在家里待上个把月,而后继续外出乞讨。

在京乞讨七八年,已让李玉玲习惯了漂泊。李玉玲在京乞讨期间,《法制晚报》记者看到他经常穿梭于肯德基等快餐店,捡食别人剩下的食物。

“他现在已经不习惯在家里的生活了,在家待上十来天就得走,说家里的饭没有北京捡的剩饭好吃。”李玉海说。

家人心声

看其照片儿孙哽咽

希望老人回家享福

提起李玉玲为家庭的付出,同村村民都纷纷交口称赞。他们只知道李玉玲在外“挣钱”,至于具体干什么,并不知情。“李玉玲是个老实人,这么老了还出去给他三哥挣药钱,真仗义。”村民李合珍竖起了大拇指。

村主任吕传文表示:“之前只知道李玉玲在北京干活,但大家都不知道他具体干什么,只知道他给哥哥出钱治病。”

家人虽然知道李玉玲在京乞讨,但看到《法制晚报》记者手机里的李玉玲的照片时,他们才首次看到老人在京的状况。

看到照片中李玉玲因长时间跪地磕头,额头和双膝已磨得发黑,长出厚厚一层茧子,儿子李顺瞬间哽咽了。

李强看到爷爷行乞的照片后,低头眉头紧锁:“爷爷在家时常来找我聊天,还说你一定要有出息,但是他从来不跟我讲在北京乞讨的事。”他说,“看到照片才知道自己的一部分学费是爷爷这样挣来的,心里很难受。”

“如果见到爷爷,请转告他,说孙子让他回来,然后给他娶个孙媳妇。”李强表示,自己即将工作了,现在只想让爷爷回来,享几年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法制晚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