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黎广德:文明与野蛮的对决

文明与野蛮对比的画面传遍全球:占领区的留守者成为香港最佳的品牌大使,被誉为“全球最有礼的示威者”,不少国际投资者心想:“香港面临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竟然没有一家商店的厨窗损毁,那里能找到投资更安全的城市?”相比之下,2011年伦敦东区暴动,共有五人死亡和2亿英镑财物损失;今年八月美国费格逊市暴动,共有十多家商店被抢掠和20轮警车被毁。

过去二十多天,香港人已见惯了两种过去十年做梦也想不到的场景。

在占领广场:学生回收垃圾分类,洗刷涂污了的墙壁,替静坐市民喷雾降温,整天站在石墩旁扶持路人上落;上班族早上送来面包,中午带来饭盒,晚上推来大煲花旗参鸡汤;老师和专家义务替学生补课,又从早到晚开设民主讲堂;还有默不作声义载物资的货车司机和及时出现的搭棚师父。没有人期望报酬,只因为心中都有一个共同愿望。

也是在占领广场:催泪弹在和平示威者的头上爆开,市民四散奔逃;高举双手的男女被扯开眼罩,胡椒喷雾往脸上直射;纹身黑汉推跌护栏青年,先踩两脚再施施然走开;破口大骂的大叔伸手叉着年轻人颈项,目光坚定的青年垂手挺胸巍然不动;双手反锁的社工被抬到暗角,警察拳打脚踢旁若无人。市民都有相同恐惧,难道黑暗就此降临?

眼泪,从惶恐的女学生脸上直流,也在久经世故的男子汉眼角渗出;在街角,也在家中。

曾任加拿大总督的苏格兰小说家约翰•布肯(John Buchan)说过:“不要以为文明与野蛮之间有一道坚实的土墙阻挡,两者相隔只得一条线、一片玻璃。碰一下,推一下,撒旦的国度便会重临。”

文明与野蛮对比的画面传遍全球:占领区的留守者成为香港最佳的品牌大使,被誉为“全球最有礼的示威者”,不少国际投资者心想:“香港面临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竟然没有一家商店的厨窗损毁,那里能找到投资更安全的城市?”相比之下,2011年伦敦东区暴动,共有五人死亡和2亿英镑财物损失;今年八月美国费格逊市暴动,共有十多家商店被抢掠和20轮警车被毁。

但不到几天,当流氓、黑社会和警察暴力的画面在全球观众面前交替出现的时候,世人对香港的印象又再颠倒过来。可是,大家从震撼的画面中得出了一个屡试不爽的结论:文明,总是抗拒强权;野蛮,才会盲撑政府。

雨伞革命成为了文明与野蛮的对决。

如今全球观众屏息以待,因为国际经验预示了一条惯性轨迹:野蛮一方老羞成怒,歪理暴力只会变本加厉;文明一方沉不住气,受野蛮污染而无法自拔。香港能否在堕落的轨迹中成为例外,关键在于文明一方能否克制自持,并以最大的胸襟说服仍未觉醒的多数投向文明,阻遏野蛮扩散;否则野蛮压倒文明,等同撒旦治港。

请你劝服身边的每一个香港人作出抉择:文明或野蛮,没有中间。告诉他们,文明最终会战胜野蛮,人类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转自香港独立媒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