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易大旗:当周暖男遇上方舟子 党国浇铸竖子笑话

——当周暖男遇上方舟子

关于方周之争,笔者只是打酱油的,原不知来龙去脉,此前只晓得方舟子,不识周小平为何许人也。初闻此名,不免象王宝强憨憨地问一句:“井苍空是谁?她是干什么的?”

即便方舟子戳穿周小平的谣言,也不值得太关注。只缘周的弥天大谎低级而且智障,不是方舟子也会有别人站出来。然而方舟子出手,令眼球吸引率大增,何况方还为此被封号,遂上升为公共事件。

原来周是开裸聊黄网出身的“暖男”。方舟子没有抖落出这段,我只是延伸阅读才得知。于是想起环球时报关于艾未未案的社评高论:“任何人从事政治活动,屁股要干净些。”如今环球时报又发文《为何有人将周小平视为眼中钉》,可见周臀部的净洁度并不那么重要。何况英雄莫问出处,周由黄转红,由暖男而大热,正好印证“爱国不需要理由”,自然也不论出身;更印证党“爱国不分先后”的一贯政策。难怪周小平撰文《我待祖国如暖男》了。只是暖男一词有点暧昧,有点黄网腔,再说了,怎么也应是祖国待我如暖男才说得过去,毕竟那是宠幸和承恩的关系。

又说到方舟子,据说周小平自称“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我看方打假才真的是自带干粮。或曰:方舟子只打小假,不敢打大假。这个大假大概指权门显贵。孰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小假都不敢碰,则形同在键盘上大呼杀贼的爱国愤青,却连路遇毛贼行窃都不敢发声。至于方韩之争,笔者并无既定立场,倘能坐实韩寒造假,断不会因本人认同韩寒观点而爱屋及乌。说到方舟子与崔永元之争,我更倾向方,并不因为崔是准公知而选边站队。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已经存在几十年,花旗国没有亡国灭种。闻曰:谁知一百年几百年后对人类有何害处?这种争拗如同素食主义者攻击肉食者,家禽家畜造成了多少环境污染和温室气体,人类始祖就是吃素的,转为食肉,谁知千万年后对人类有什么影响?

据说周小平此前砸过方的场子,称肖传国医术如何高超,方打他的假是找茬。岂不知肖传国买凶杀人——哪怕不是真取性命,只是要见血,如此行径何止无资格当院士,就连做医生的资格也应褫夺。

其实大多数人和我一般,不知周是何方神圣,此子在御前当了一回“暖男”,得睹龙颜,就成了天子门生。以致被方舟子打假,官媒体蜂拥而出挺周,一时蔚为奇观。

这就说到北京文艺座谈会,以笔者对那个体制的了解,此次“盛会”并非有什么新的“中央精神”和传达什么文艺方针。贵为作协主席、十八大中央委员的铁凝事先并未获知会议安排,她正出访维也纳,闻讯中断行程回京。其他与会者也是临时接通知赴会的。应是习近平兴之所至,有意和列位文艺名家座谈一番。然而天子有此雅兴,下面张罗的就起劲吹拍,俨然“划时代”和“里程碑”了。

公允地说,习近平会上所用话语比较平实,除了“爱国主义是主旋律”和“正能量”,其余少见政治煽情。习列数自己读过的书单,大致符合那个年代文艺青年的涉猎范围。那些中外名著,其中不少在笔者当知青时就如饥似渴地搜寻和阅读过。只不过习大大没有提索尔仁尼琴《依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和斯大林女儿所写的《致友人的二十封信》、《仅仅一年》这些内部出版的白皮书籍。这在我的求知欲极强的青年时代就辗转借来挑灯捧读,当时对我的思想震撼难以言表。大院子弟兼文学青年习近平,一定读过这些书。

不管如何,习文艺素养要比对苏俄文学只说得出《卓娅和舒拉》的胡锦涛强得多。就笔者读过习的一诗(写军民鱼水情)一词(写焦裕禄),虽不谙格律,却略强于粗通格律却无诗才的江泽民。故而前文艺青年现总书记和作家艺术家座谈,其意义不会超过庆丰包子铺的亲民秀。

然而吹鼓手们铺天盖地的造势,加之平添周“暖男”这一幕,可得出结论,经五代逆向淘汰,庙堂群僚党性益强,智商愈低。如前不久的禁书下架令,余英时先生也赫然上榜。是什么文化水准的党官才动此念?至于文艺座谈会的座上客,亦一代不如一代,邓小平毕竟在1979年第四届全国文代会说过:“文艺这种复杂的精神劳动,非常需要文艺家发挥个人的创造精神。写什么和怎样写,只能由文艺家在实践中去探索和逐步求得解决。在这方面,不要横加干涉”。毫无文艺细胞的邓其时只是宣读讲稿,须知其时中宣部长是胡耀邦,此稿一听就知出自主张“思想解放”的理论班子之手。适逢笔者正忝列那届文代会,邓此语一出,全场掌声雷动,邓几次欲往下读报告都被掌声打断。谁知五朝之后,会上发言的作家艺术家代表的党八股比起习更不忍卒听。

说到网络影响力与粉丝群,韩寒与李承鹏虽难逃方舟子白眼,但他们具备网络作家的资格应无异议。退一步说,方舟子自己就是网络大V兼科普作家,出席文艺座谈会的资格绰绰有余,虽则他是否赏脸出席则另议。

至于周小平,光举他微博卷首语:“建立中华帝国主义,党国很萌;播种强势文化基因,小平很好。”便可知其人,其思维与语言之混乱,顶多有资格出席国信办的网评员闭门会议,他和文艺有何关系?如果周小平能代表“网络作家”,作家这个名号不如废了也罢。

诚然习大大不会知道谁是周小平、花千枝,他们实出于真理部之精心甄别筛选。为何余秋雨、孔庆东、司马南这样的爱国大师与名家都未蒙召,固然是他们的屁股不大干净,但如前所述,臀部净洁与否本来就无关痛痒。问题大概在于他们爱党爱国还要阐述一堆宏大话语和堂皇理由,而时代需要周小平这样的“爱国不需要理由”的大小暖男,赤裸裸上阵,亦即黄网裸聊的作派,我就是爱了,就是裸了,又怎么样?

按这个标准,王兆山落选委实有点意外,盖“做鬼也幸福”堪称把爱国不需理由推向极致。王被万方讨伐并称为“王找搧”,王兆山忿忿不平:“我注意到一些人针对我词中的‘党疼国爱’发难,我不明白,难道歌颂党,歌颂我们伟大祖国也算‘矫情’吗?如果连讴歌党和祖国都算奉承了,还能指望我们作家写出什么好作品呢?有伟大的党和国家,有十三亿人民作后盾,那些遇难同胞也该安息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选择沉默,因為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这一来倒让我明白,他的一度沉默,毁掉了更辉煌的前程。必得像周小平那样,哪怕被戳穿和剥光了谎言的大红披风,也要自扛“网络上甘岭抗美英雄”的牌匾,反诬别人与境外势力勾结联手打击他。

原来爱国必得青筋暴突、声嘶力竭、一往无前地去示爱,党国始赐予绵绵恩泽,更断然封了方舟子的号,方落得和李承鹏一个下场,而且更甚,毕竟李承鹏并未得到被党媒群殴的殊荣。反观喉舌们为周全力护航,诸如连篇累牍的《赤心可鉴,不容抹黑》、《专访周小平:爱国不是献媚国人应该自信》、《为何有人将周小平视为眼中钉》、《周小平花千芳传递爱国正能量方舟子发文批驳是苛求》、《留美学生:造假的是方舟子而不是周小平》、《请不要辜负“周小平们”》、《为周小平辩护》、《时代需要“周小平们”的网络正能量》、《周小平惹着谁了》、《周小平动了谁的奶酪》、《周小平其人其事释放出了正能量》、《不要辜负“周小平”这一代》、、、、、、一时间周小平的名字如雷贯耳!

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国信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一语道破天机,原来党国立志要打造“自己的大V和话语领袖”。可怜这一浇铸模具,严重拉低了中华文化的水准。话语领袖倘由党意志去度身打造,只能生产垃圾和渣滓。周小平一登龙门,即贻笑于天下,岂独是周本人的悲哀,更是党国的笑话。

来源:纵览中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