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越王勾践是怎样沦为亡国奴又如何大仇得报的

作者:

越王勾践剑

从公元前494年到公元前473年,勾践用了长达二十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从国君到奴仆,又从奴仆到国君,忍辱负重,坚忍不拔,以超乎常人的毅力,“苦身焦思,终灭强吴”的人生传奇。

1、他的祖先从哪里来?

越王勾践,是顶替他的老爹允常当上国家领导人的,这在王位世袭制的封建社会,实在平常得很,就像现在儿子顶替老子当机关大院的看门人一样,没啥可炫耀的,因此史学之父司马迁先生只用了十来个字,便交代了他接班的过程:“允常卒,子句(勾)践立,是为越王。”

勾践的老祖宗,是中国历史上头顶炫目光环的禹帝姒文命,准确一点说,是夏王朝第五任帝王姒少康的后裔,因此勾践也就姓姒。姒文命东巡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时,忽然患病,死在那里,以铜为棺,以苇为椁,就地埋在会稽山(今绍兴东南六公里有大禹陵)。姒少康接他爹姒相的班,干上王之后,怕老祖宗的陵前断了香火,便把他的一个小老婆生的儿子(庶子)无余封到会稽,让他看守老祖宗姒文命的陵寝,每年烧香磕头,供奉祭祀。

那时的会稽榛莽遍地,人烟稀少,一片蛮荒。无余入乡随俗,像当地土著一样纹身断发,同甘共苦,带领百姓披荆斩棘,在会稽山以南,建起一座城池,名为“于越”。这便是草创时期的越国,而这座城,便是越国的首都。王位一代一代传下来,轮到勾践继任,已是第二十几代。

无余是个贤明的君王,他探求天地变化的道理,万物生长的法则,带领人民勤劳耕作,从不瞎折腾,干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他生活简朴,不搞特殊化,不造豪华办公楼和别墅,在简陋的土房子里办公,与百姓住一样的茅草屋。他都城初建时,城里不过都是些草屋茅舍,但是到了勾践上任之前,已是楼台参差,景象繁华,人民富庶了。

勾践顶替他爹当王,虽然没啥故事可说,但他此后的经历,却大起大落,跌宕曲折,惊天地而泣鬼神。特有的传奇经历,使他这个周王朝诸侯国的国君,在中国历史上的一堆帝王中,就像一个三头六臂、武功超群的神人,特别引人注目。

他的故事被史学家载入多种史籍,如《左传》、《国语》、《史记》与《吴赵春秋》、《越绝书》等等,在中国广为流传,至今仍被一些作家、剧作家大写特写,大编特编,巨著一部接一部地出版,电影、电视剧演个没完。前不久就有《越王勾践》和《卧薪尝胆》两部名不同而故事相同的电视剧同时播出,以至形成了一个比试演技的擂台,而两部电视剧的主演,也成了使尽全力玩尽花样打擂台的角色。

只是这两个名角的形象太英俊太漂亮,与勾践的形象严重不符。史籍说这位君王老爷的尊容是“长颈鸟喙,鹰视狼步”,即脖子细长,嘴巴尖尖像鸟嘴,目光像鹰一样锐利狠毒,走路的姿态像狼一样气势汹汹,让人望而生畏。演员的年龄,与历史人物也差距太大,勾践登上王位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两位演员赏均已四五十岁矣。而勾践大仇得报后即翻脸无情,把屠刀转向助他实现复仇大愿的功臣的凶残丑恶行径,编剧老爷也“为尊者讳”,未予揭露。两位明星若是知道勾践是个相貌丑恶,行径也极丑恶的卑鄙阴险的小人,表演起来,恐怕未必有冲天的激情。

勾践还是个孩子时,他的老爹允常便和吴王夫差的老爹阖闾结下仇怨。吴越两国相互征伐,各有胜负,成为中国东南地区两个势不两立的诸侯国。

吴国与越国毗邻,也是东周王朝的诸侯国。说起吴国的国君,来头也不小,第一任君王吴太伯,是周王朝始祖后稷的后裔。吴太伯的老爹,是后稷第八世孙古公亶父的长子,吴,是吴国,太,是大的意思,伯,是爵位或排行,并不是他的名字。遗憾的是这位吴国的缔造者,英明一世,竟连个大名都未留下。咱们只有照史书的记载,称他吴太伯。不过,吴太伯的姓还是有的,他的老祖宗后稷姓姬,他当然也就跟着姓姬啦。

吴太伯有两个弟弟,倒是留名史籍:老二名仲雍,老三名季历,两人都本事奇大,娶的老婆也都贤而且惠。特别是老三季历的儿子昌,更是非同凡品,天纵英明。古公对这个孙子寄予厚望,曾得意地对人夸赞曰:“我的后代有能成大事者,就应在昌这孩子身上啦!”古公既然看重孙子,当然要把王位传给孙子他爹季历,于是把老三改为名“历”。古时“历”与“嫡”字的意思相通,这一改名,老三就成了嫡长子,成了王位的法定继接班人。

吴太伯和老二仲雍知道了老爹的意图,不想和老三争夺王位,便在古公患病,面临王位更替之际,找了个借口,以到南方的衡山(此衡山非五岳之一的湖南衡山,而是江苏省吴兴县境内的横山)采药为名,逃到边远之地荆蛮(今江苏省无锡县),在那里开荒耕种,当地百姓得知吴太伯身为长子,竟不与老三争夺那谁都眼馋的王位,盲流到这里落户当农民,认为他有气节、讲道义,纷纷前来投奔他,吴太伯于是便另立门户,建立吴国,又名“勾吴”,而他自己,当然就第一任吴王啦。

老三季历的儿子,便是周文王姬昌,姬昌的儿子姬发,继承老爹的遗志,推翻商王朝,成为周王朝的开国君王。他不忘两位叔祖,派人到处寻找太伯、仲雍的后代。太伯无子,死后由其弟仲雍即位。姬发灭商时,吴国的王位已经传到仲雍的孙子周章。姬发得知叔祖的后代已经在南方建国称王,便把吴国封给周章。

吴国的王位传到第二十三代,发生了一起弑君事件。这起事件,与后来夫差能够即位称王,有直接的关系。

吴国轮到第十九代国家领导人寿梦当政时,日益强大,开始与其他诸侯国建立外交关系,且称霸一方。寿梦有四个儿子,长子名诸樊,次子名余祭,三子名余昧,四子名季札。四个儿子为一母所生。老四季札德才兼备,寿梦想让他继承王位,但他却推让说:“礼制有成规,怎能因父子私情而废除先王定下的礼制呢?”但寿梦执意要让季札接班,希望他能成就吴国的霸业,他临死时命诸樊将父死子继的王位继承制改为兄终弟及,要他一定要把王位按照兄弟排行传下去,这样季札也就没有理由推辞啦。

诸樊一直不忘老爹的临终嘱咐,即位后第二年,就要把王位传给季札。但季札仍然坚辞不受,继续在乡下种地。诸樊只好把延陵(今江苏省武进县)作为季札的封地,让他在那里等候接班。

诸樊在临终时把王位传给老二余祭。余祭死后,把王位传给老三余昧。余昧死前,把季札召至都城,要把王位授予季札。但季札却说:“我景仰高风亮节,遵行仁义的原则,决心洁身自好,清廉为人,荣华富贵对我来说,犹如秋风吹过一般。”趁夜逃回了延陵。于是吴国大臣立余昧的长子州于为王,州于为吴国第二十三代君王,号吴王僚。“僚”乃长子之意。

《公羊传•哀公二十九年》对四兄弟有非常感人的记载:因老四季札有德才,兄弟皆爱之,同欲立他为王。因季札不愿违反继承王位的礼制,诸樊即位后,对老二和老三说,请你们以后勿将王位传于子,而传与弟。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王位传给老四啦。两个弟弟均极赞成。于是三兄弟皆以轻死为勇,希望自己早死,常暗祷:天欲强我吴国,请速有祸于我身。

但四兄弟如此,他们的儿子就不同啦。诸樊的儿子公子光,见老爹和三个叔叔改变父死子继的旧制,把王位传来让去,竟让他的堂弟州于登上了,心中愤愤不平——若按旧制,这把龙椅非他莫属,于是他便以邀请他的堂弟吴王僚赴宴为名,指使刺客专诸把匕首藏在烤鱼腹中,利用献鱼之机,将堂弟刺死,然后自己登上王位。这公子光,便是吴王夫差的老爹阖闾。

《吴越春秋》对于公子光命专诸刺杀堂弟的一幕,有惊心动魄的记述,因不属本书之主旨,不再细表。中国历史上以宴请为名搞刺杀的事太多,笑脸和美酒(当然还有美女)背后,往往是刀剑、是毒药,因此大头目们不敢像草民或小官吏一样谁请都去,到处赴宴。至于在吴国的王位传承上费些笔墨,是为了让读者阁下弄清阖闾与夫差爷俩屁股下那把龙椅的来历。

勾践的老爹允常在位时的越国疆域,用现在的地理位置来标志,拥有浙江大部分土地,北至江苏昆山、上海嘉定一线,与吴国接壤,西至江西余干,与楚境相连。而阖闾杀弟夺位时的吴国疆域,则包括江苏、上海大部和安徽、浙江部分地区。两国同属经济发达地区,国力大致相当,因此后来夫差和勾践都轮流当过中原诸侯的霸主,过了一把称王称霸的老瘾。

2、胜利冲昏头脑

勾践上任伊始,便为自己的传奇人生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公元前497年(勾践元年),越王允常病死,勾践即位。吴王阖闾听说允常翘了辫子,勾践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又刚刚接班,看不出有啥本事,认为灭越的时机已到,遂起兵伐越,要把越国的版图一举占为己有。

阖闾低估了越国的新君,勾践可不是靠老爹享福、只知吃喝玩乐的高干子弟,他闻报立即出兵御敌,两军在檇李(今浙江省嘉兴市西南)摆开战场。

越军势弱,勾践组织敢死队,发动三次冲锋,均被吴军击退。他急中生智,命令一批死囚排成三行,把剑架在脖子上,冲到吴军阵前,高呼:“我等死囚,不敢逃刑,今来就死!”随即齐刷刷地自刎于阵前,一时间颈血喷涌,尸体狼藉。还未交锋,就用剑抹了脖子,这叫什么战法?血腥刺激而又有几分诡异的场面,激起了吴军的好奇心,将士争相观之,有的士兵惊得目瞪口呆。越军趁机冲杀,吴军阵脚大乱,被越军杀得七零八落。于混战中,阖闾的尊脚也中了毒箭,逃到距檇李七里地的径地,毒发身亡。另有史家说他被越军大将灵姑浮砍伤了脚趾,仅是伤了脚趾,不会死得这么快,桑榆先生相信前说。

阖闾死后,他的儿子夫差即吴王位。这位老哥当时还是个血气方刚,胸怀大志的青年,《左传》载,他为报仇雪耻,命人站在庭院里,每当他进出庭院,便高喊:

“夫差,你忘记越王的杀父之仇了吗?”

他便恭谨地答曰:“决不敢忘。”

夫差可不是搞搞形式,摆摆花架子,他号令全国,广聚钱粮,大造兵器,日夜练兵,准备时机成熟后兴兵伐越,为父报仇。

勾践当时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才坐上国君的宝座不久,就打了一个漂亮仗,自然得意扬扬,而越国的新闻媒体、宣传部门,免不了要反复宣传檇李之战的伟大胜利;善拍马屁的大臣,当然要可着嗓门歌颂“吾王圣明,用兵如神”,让勾践想不晕乎想不自大都不行。他听说吴王夫差正在大举操练兵马,准备伐越,心想你爹都败在我手里,你小子有何能耐?看我先发制人,再打一个檇李那样的漂亮仗,把你干掉,顺手把吴国灭了。他完全不认为檇李一战获胜,有侥幸的成分。

大夫范蠡听说勾践要对吴国动武,急忙谏曰:

“大王呀,兵者凶器也,贸然发动战争,有逆于大德,是最下策,连上帝都要禁止,恐怕我王这么干,大大的不利!”他怕勾践不听劝谏,又解析天地大道、分析两国形势,说是天道盈而不溢,盛而不骄;地道施于人而不言德,劳而不恃功自傲;说吴王夫差有伍子胥辅佐,国势强盛,看不出有什么衰亡之兆,故不可轻举妄动。

哪知勾践和许多大权在握的老爷一样,一晕乎一自大,啥反对意见都听不进去,吼曰:“别罗嗦,我已经决定啦。”(“吾已决之矣”。)

中国历代大家伙,只要吼一声“我已经决定了”,别说九头牛,就是九辆汽车也拉不回头。勾践遂先下手为强,于公元前494年(勾践三年),命石买为大将,兴师伐吴。大臣们进谏曰:“这个石买,人人跟他有怨,家家和他有仇,怨恨他的人太多。他贪婪好利,是个见识短浅的小人,根本没啥长远的谋略,大王用这样的人,恐怕难以取胜。”但勾践却认为石买是个将才,对大臣的进谏硬是来了个不买帐。

吴王夫差闻报,拍掌大笑,骂道:“勾践这小子,我还没动手,你倒送上门来啦,这可是你自己找死。”遂命伍子胥率精兵十万,迎击越军。

伍子胥是吴越争霸的重要人物,没有他,就没有吴国的强盛,对此人不能不加介绍。

伍子胥,原名伍员,本是楚国人,少而学文,长而习武,胸有大略,他爹伍奢说他“文可安邦治国,武可平定天下”。他不是像现在一些溺爱孩子的爹妈,对自己的宝贝蛋闭着眼自夸,而是对儿子的正确评估。伍奢在楚平王当朝时,担任太子建的老师(太子太傅),因直言进谏触怒楚平王,又遭奸臣无忌的谗毁,被楚平王所杀。伍子胥逃过楚兵的追杀,辗转于宋、郑等国,后逃到吴国,助阖闾夺得王位,成为吴国大夫,助阖闾建造大城,富国强兵,打败楚国,既为吴报了国仇,也报了楚平王杀父的私仇。阖闾准备立太子时,几个儿子争得不可开交,伍子胥力主立夫差为太子,夫差后来才得以顶替他爹当王。阖闾死后,他辅佐夫差。吴国兵败檇李之后,他饥不饱食,衣不重彩,为伐越复仇竭尽全力。这次率兵迎击越军,正是他大展雄才的机会。

石买领兵伐吴,为了树立威望,胡乱斩杀无辜,并专权用事,凭着自己的好恶,随意任免将领,闹得将士恐惧,军心动摇,斗志已像溃散瓦解如烂鱼一般。但他却自以为得计,仍然一意孤行,以严刑峻法对待将士。

吴军在五湖(今太湖)附近的夫椒与越军摆开战场,伍子胥已看出越军的败相,成竹在胸,屡出奇谋,指北攻南,指南攻北,声东击西,常于深夜举火击鼓,虚张声势,并不出兵,又于白日布下伪装的部队,造成假象,迷惑越军。越军将士疲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与吴军屡战屡败,士卒相继倒戈逃散,石买的军令已无人执行。有人赶回国都,向勾践报告前线战况,勾践既怒且惧,只好下令把石买宰掉,并亲自到前线向全军将士谢罪,以稳定军心。

然而为时已晚。伍子胥知越军必败,遂命大军在五湖与越军展开水战,越军被杀得落花流水,吴军趁胜追击,一直杀到越国的首都会稽。勾践带着五千人逃到会稽山上的一座小城中。吴军攻占都城,把会稽山围得水泄不通,勾践为了不把小命送掉,只得听从大夫范蠡、文种的建议,向夫差投降,并表示夫妻愿入吴为奴,供夫差驱使。

勾践堂堂一国之君,于一夜之间做了敌国的俘虏加奴仆,就像从山头上一个倒栽葱跌到谷底,并且是跌到谷底的深坑里。

3、大落大起

勾践在吴国为夫差当奴仆的经历相当悲惨。夫差先把他和他的老婆关进囚室,数月后,又命他夫妻俩养马,对其进行劳动改造。勾践整天腰里束着江南农民劳作时束在裤子外的短围裙,头上扎着破头巾,老婆上着平民穿的短袄,腰间系着围裙,一副农妇装扮。勾践负责用铡马铡马草,老婆负责打饮马水,清除马粪、洒水扫地。夫差一高兴,还要令勾践为自己当马夫赶车,对他进行羞辱。

夫妻俩就这样当牛做马,受尽屈辱,苦熬了三年,直到夫差患病,久治不愈,勾践谎称能为夫差诊病,自报奋勇,去尝他的粪尿,令夫差大为感动,才被放归越国。

商汤王子天乙曾被夏桀王姒履癸囚于夏邑,周文王姬昌曾被商纣王子受辛囚于羑里,但他们被关了没多久便被释放,姬昌虽然在被关押期间,儿子被子受辛杀掉,并煮成肉羹让他吃,精神上曾经受到巨大刺激,但两人的封国并未遭受什么灾难。明太祖朱元璋虽然当过和尚,讨过饭,在社会的最底层打了多少年的滚,吃过几大卡车的苦,但自投奔红军(又称红巾军)头领郭子兴后,却是一路如同登山,越爬越高,似乎未栽过什么跟头。勾践不但从国君变为奴仆,越国也遭受沉重打击。因此勾践的人生经历,可谓比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位帝王都要坎坷。也正因其坎坷,才更值得后人称道。

勾践归国后,为报仇雪耻,苦身劳心,夜以继日地处理政务,瞌睡了,用辣蓼刺激一下(辣蓼这玩艺,咱家乡就有,不过不是用来熏人,而是在蚊香未发明之前用来熏蚊子的),脚被冻得发麻,用热水泡泡。他亲自耕作,让老婆织布,吃饭不吃两个菜,穿衣不穿有彩绣的衣服。冬天常常抱着冰块,夏天反而抱着热水罐,以磨炼自己的意志。他睡觉时只铺柴草,又在屋里悬一苦胆,坐卧进出都要舔上一舔,吃饭之前也要尝尝它的苦味,自警曰:“你忘记会稽之耻了吗?”“卧薪尝胆”这句成语,便源出于此,且被后人用来形容不畏艰苦,砥砺奋发的进取精神。

勾践广聚贤才,在文种、范蠡、计然等人的辅佐下,富国强兵,数年后,终于有了复仇的力量。

公元前482年春,虚荣心膨胀得像热气球一样的吴王夫差,率领吴国精锐部队到黄池(今河南省封丘县),与几个诸侯国的国君会盟,争当盟主,越国趁机出兵,对吴国首都发动突然袭击,攻入吴都,杀了留守都城的太子。夫差闻报大惊,但他想当“盟主”想昏了头,为封锁首都被越军攻陷的消息,连杀七人,直到靠威逼利诱当上了“盟主”,才班师回国,并于途中派人向勾践请和。勾践觉得吴国主力尚存,自己还没有把握将其消灭,便接受夫差的和议,在夫差率军返回吴都之前撤兵。

公元前478年,勾践再次出兵,大败吴军。

公元前475年冬,勾践集中全国精锐部队,兴师伐吴,要给吴国以致命的打击。越军一举突破吴军松江防线,在吴都郊外接连击败吴军,最后将吴都姑苏城四面包围,勾践为了把牺牲减少到最底限度,下令对吴都长期围困,结果一围就是三年。

公元前473年秋,吴军粮秣已尽,兵无斗志,连把守城门的士兵都溜之乎也,越军一举攻入吴都,夫差带着一帮高级官员一溜烟逃到秦余杭山(在今苏州西北四十里,今称“阳山”,又称“万安山”)。《吴越春秋》形容他逃窜时的情形曰:

“吴王率群臣遁去,昼驰夜走,三日三夕,达于秦余杭山。胸中愁忧,目视茫茫,行步猖狂,腹馁口饥,顾得生稻而食之,伏地饮水,顾左右曰:‘此何名也?’对曰:‘是生稻也。’”

堂堂一国之君,落到这种地步,英雄气与霸主气已荡然无存。

但他跑得快,勾践追得也快,转眼间率三千精兵追至山下。夫差无路可逃,被逼伏剑自杀,吴国遂亡。

从公元前494年到公元前473年,勾践用了长达二十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从国君到奴仆,又从奴仆到国君,忍辱负重,坚忍不拔,以超乎常人的毅力,“苦身焦思,终灭强吴”的人生传奇。

但是,当他大仇得报之后,便忘恩负义,很快便把屠刀转向了辅佐他实现复仇宏愿的功臣。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