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吴祚来: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是军人干政

在一个大量美剧被下架、大量电影被禁播的国家,以版权为名指责字幕组和视频下载网站的侵权,就是以假想的程式正义,掩护极权邪恶的延续——极权的审查制度决定了谁能、谁有资格获得版权,在重重审查之下的「版权」,正是缺乏程式正义的产物。维护这样的版权,就是维护当局的审查制度,就是维护极权对民众表达和接受的双重禁锢。版权真正的敌人,不是字幕组和下载站,而是当局的出版审查制度,是极权对出版自由这项基本人权的侵害。只有终结极权,实现民主,版权才能得到真正的保护。

中国政治困境是,没有清除毛泽东文革及邓小平的遗毒,习近平如果不能突出重围,中国就没有希望。

西单墙事件是邓小平上台两年後,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第一波打击,又过了两年,邓小平以清除精神污染名义,对知识界、文艺界对文革的政治性反思进行了第二波打击,到了八十年代中期,邓小平则开始了对知识界、文化界进行了第三波打击,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当时的知识界、文化界并没有像后来那样系统提出宪政民主的宪章式主张,只是对一些学术层面上对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进行反思,这些反思或探讨必然会涉及政治体制改革,但在胡乔木、邓力群的怂恿下,邓小平无一例外地发起自上而下的政治扫荡。

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这场运动中,巴金等人受到公开批判,当时资历较浅但作品前衞的剧作家高行健也受到批判,当然,受到打击甚至迫害的远不止这些人士,譬如诗人叶文福、评论家徐敬亚均受到冲击,这次运动後来因为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等人的反对而告一段落,但後来胡耀邦本人却因「资产阶级自由化」於1987年被迫辞去总书记的职务。

那麽什麽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呢?

因此资本主义世界政治自由、经济自由,所以自由化与资产阶级联系起来了,但中国政治语境下的资本主义自由化与资本主义完全无关,其所指资本主义自由化的实质是主张宪政民主、政治自由、三权分立等,而中共则将资产阶级自由化有罪化,认为其本质是:反对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主张全盘西化,走资本主义道路。有学者直接将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反对党的领导联系在一起。

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发表了《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长文,这篇公开发表的讲话,完全展示了邓小平对宪法赋予的公民自由权的焦虑,以及对政治与文化领域的不同声音的敌意。国家军委主席邓小平,越过中共总书记与国家主席,直接就意识形态问题发表谈话,这完全是军人干政与用枪指挥党,他关於资本主义自由化的观点,充满主观武断与政治妄想,完全用敌我思维来界定思想界文化界不同的观念、不同的表达,甚至不同的审美态度,而对反右这样重大的历史罪错,不仅没有忏悔之言,更是认为不能全盘否定。正是邓小平如此武断干预思想文化界正常的写作与思想,才使中国思想解放成为空话,也使中国的政治改革止步不前,而对知识份子与文化界的打击,一波一波地展开与推进。邓小平这篇旗帜鲜明反自由化的讲话,直到现在还深刻地影响着中共意识形态,中共的手法不仅没有变化,而且干预日益严重。所以,反思与清理邓小平的政治遗产,是认识今天意识形态领域恶行不可或缺的内容。

邓小平是怎样看待学潮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呢?

其一,「学生闹事,大事出不了,但从问题的性质来看,是一个很重大的事件。」(以下引文均出自邓小平《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讲话)邓小平心里非常清楚,学潮是手无寸铁的孩子们和平行动,不可能颠覆国家政府,但邓小平将其看成很重大的事件,因为他心里也明白,这些年轻人代表着国家的未来,也能唤起更多的人关心政治体制改革,如果不进行打压,後果也难以预料。

其二,「我看了方励之的讲话,根本不象一个共产党员讲的,这样的人留在党内干什麽?不是劝退的问题,要开除。」「上海的王若望倡狂得很,早就说要开除,为什麽一直没有办?」方励之是一位科学家,一位教育家,也是一位党员,他应该如何讲话,只要不违法,就是允许的,至於党员应该如何说话,党章上有无明确规定,如果有,相关党的组织机构应该按党章处理,如果党章还是文革时代的内容,要改掉的是党章的内容,而不是追究方励之的责任,国家军委主席向大学教授还有王若望这样的媒体人兴师问罪,只有军政府才会如此胆大妄为。

现在我们看到,许多大学教授因教学内容或公开发表的观点与所谓党的观念不一致,受到的处分,或是离开教职岗位,或是被开除,最近浙江嘉兴市党媒评论员就得到这样的政治待遇。对持不见政见的知识份子进行残酷的定点打击,这种方式是邓小平确定的。

其三,「四项基本原则必须讲,人民民主专政必须讲。要争取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没有人民民主专政不行,不能让那些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造谣诬蔑的人畅行无阻,煽动群众。」邓小平强调四项基本原则是虚,但说到人民民主专政,却是实,人类文明社会强调的是通过民主宪政来实现和平稳定,但邓小平却与文明世界的规则相反,要通过人民民主专政来实现安定团结。用人民民主专政这个武器,在毛泽东时代将国家主席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将邓小平下放到江西农村,人民民主专政与人民无关,也与民主无关,毛泽东掌权,就是毛氏专政,邓小平掌握了军权,邓小平就可以以人民的名义,替民做主,实施对政治异已的打击。邓小平自己曾经被毛泽东时代「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造谣诬蔑」,是四五天安门运动,人民冒着生命危险为邓小平说话,邓小平转眼之间就背叛了自己,站在了专制者一边。

其四,「我们讲民主,不能搬用资产阶级的民主,不能搞三权鼎立那一套。我经常批评美国当权者,说他们实际上有三个政府。当然,美国资产阶级对外用这一手来对付其他国家,但对内自己也打架,造成了麻烦。这种办法我们不能采用。」「没有专政手段是不行的。对专政手段,不但要讲,而且必要时要使用。」邓小平在这里不仅忘记了中共延安时代的宪政民主承诺,更不顾政治常识,美国三权分立,看起来有三个政府打架,但公开的政治博弈,正是保证宪政民主的基石,资产阶级宪政民主这一套使统治者自己有麻烦,但人民因此有了庇护,而邓小平掌控了军队,中国政府因此只有一个邓中央、邓核心,里面也会出现打架,邓小平与华国锋打架、邓小平与胡耀邦打架,邓小平与赵紫阳打架,但无论谁与邓小平打架,最终都会败下阵来,为什麽,因为邓核心用枪指挥党中央。整个中国整个中共都蒙受耻辱与麻烦,只有邓小平一个人,没有麻烦。邓小平维护的看起来是一党体制,本质上是扞衞自己的极权。

其五,「我们执行对外开放政策,学习外国的技术,利用外贸,这只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一个补充,而不能离开社会主义道路。我们要发展社会生产力,发展全民所有制,增加全民所得。我们允许一些地区、一些人先富起来,是为了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所以要防止两级分化,这就叫社会主义。我们讲共同富裕,但也允许有差别。」邓小平的开放观,停留在清洋务运动「师夷长技以制夷」阶段,连光绪的君主立宪都没有达到,如果按国民党的军政、训政与宪政三步走,邓小平坚守的是军政,在军人政府控制下,发展全民所有制,允许一些地区一些人先富起来,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防止两极分化。但邓小平没有说,最终是什麽时候,是一百年还是一万年?防止两极分化,怎样才是两极分化?城乡二元制,经济双轨制,党内外不同,体制内外有别,先富起来的是红後代与官後代,两极分化已达到世所罕见程度,是不是已证明邓小平所说的社会主义已经失败?共同富裕是一个政治谎言,美国总统也不敢宣导共同富裕,政府要做提维护宪法正义,维护人权平等,致富的事情是每一个人自己的事情,政府要保障弱势群体,邓小平的政治谎言在於,虚拟出一个全民共同富裕的幌子,干的却是特权者富极天下的事实。政府官员无法公开家庭财产,说明党内特权阶层已实现了共同富裕,而人民完全不知情,也不允许知情。

其六,「中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不搞社会主义是没有前途的。这个道理已经得到证明,将来还要得到证明。如果我们搞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四千美元,而且是共同富裕的,到那时就能够更好地显示社会主义制度优於资本主义制度,就为人类四分之三的人口指出了奋斗方向,更加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所以,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邓小平讲的道理,是一个「中国真理」,这个真理从秦代一直讲到大清,秦始皇认为秦代一统天下,可以统治到万世,大清也认为自己的天下万世无疆,国际上前苏联还有现在的朝鲜,想法都一样,没有共产党、苏维埃或劳动党,这个国家就没有希望,但事实呢,世界上没有真理党,没有永远党,党只是一个政治组织,要在宪法之下当政行政,将自己合法化、正常化才是正道。邓小平认为,中国人均四千美元,而且是共同富裕,就能证明社会主义年度优於资本主义制度了,如果把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家资与安徽小岗村的村民平均,可能已远远超过四千美元了,邓小平能否定徐才厚与小岗村民不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共同富裕起来的吗?小岗村民们共同富起来了,徐才厚们也共同富裕起来了,所以他们是共同富裕起来的。这样的理解能成立吗?只要比较一下东德与西德、北韩与南韩、大陆与台湾,宪政民主体制与共产独裁体制的失败就不言自明,但邓小平守着特权,不愿意向人民做一点点政治改革方面的让步。

其七,「一九五七年反对资产阶级右派的斗争,有太过火的地方,应当平反。但我们对它没有全盘否定。」这是邓小平的一句狠话,因为反右之时,邓小平也是主要当事人,反右有他的历史「伟绩」,「太过火」的地方,就是让几十万知识份子与民主党派下岗、被迫害,像夹边沟那样的地方,数万名右派们更是屍骨无存,邓小平一句轻飘飘的平反二字,就抹掉了中共与邓自己造成的历史罪责,反右没有全盘否定,意味着中共对知识分子的专政式迫害还会合法存在。而现实中人们看到的,难道不正是如此吗?

其八,「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少还要搞二十年。民主只能逐步地发展,不能搬用西方的那一套,要搬那一套,非乱不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脱离了党的领导,十亿人民没有一个凝聚力,就丧失了战斗力。那样的党连个群众团体也不如了,怎麽领导人民搞建设?」邓小平这样一个军政寡头,他的预言却并没有错,反自由化已有三十年了,仍然在继续中,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与资产阶级无关,也与自由无关,只与保衞中共一党专政有关,如果没有党的领导,中共就没有战斗力,但中共要与谁战斗呢?与知识份子战斗?与人类普世价值、宪政民主战斗?而领导人民搞建设,中共靠人民供养,中共只有斗争与战斗的理论,完全没有市场经济理论,马列经典里,更是只有反市场反私有制理论,坚守马列原理,却要带领人民搞建设,人民得到的只会是强拆与无条件剥夺。

资产阶级自由化给资本主义世界带来了宪政文明与繁荣,而无产阶级的自由化呢,带来的是灾难与贫穷,邓小平以无产阶级的身份,拥有了国家最高权力,其家族早已富甲天下,享有充分的资本主义自由,他自己享有的是极权者的不受法律制约的绝对自由,现在中国的政治困境是,既没有清除毛泽东文革的遗毒,邓小平的遗毒更是影响深远。习近平如果不能突出重围,中国就没有希望,踏着毛泽东与邓小平的脚印,不仅会走向死途,可怕的是每一步都将是鲜血淋漓。

当年邓小平反自由化是军人干政,现在的像戴旭这样的极左军棍们,仍然干政无休。

在一个大量美剧被下架、大量电影被禁播的国家,以版权为名指责字幕组和视频下载网站的侵权,就是以假想的程式正义,掩护极权邪恶的延续——极权的审查制度决定了谁能、谁有资格获得版权,在重重审查之下的「版权」,正是缺乏程式正义的产物。维护这样的版权,就是维护当局的审查制度,就是维护极权对民众表达和接受的双重禁锢。版权真正的敌人,不是字幕组和下载站,而是当局的出版审查制度,是极权对出版自由这项基本人权的侵害。只有终结极权,实现民主,版权才能得到真正的保护。这正如有了民主普选,交通和秩序自然就能恢复;有了出版自由,字幕组自然功成身退。

每天夜深人静,看完新番美剧後,我也会仰望星空,思潮翻滚,感慨万千。字幕组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或许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历史会作出评价: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东方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