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徐水良: 春节上街闹革命

作者:

香港民众的伟大抗争,为大陆民众做出了光辉的榜样。香港民众此次抗争一开始,笔者就预言,此次香港民众的抗争,将在短时间内,在中国大陆发酵。大陆民众普遍奋起抗共的日子,不会太远。而且,再次强调,在中共顽固拒绝真正的政治改革、顽固拒绝民主改革的条件下,“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是争取中国走向民主的唯一可行的道路。(当然,本人过去说过,兵变或军事政变的道路,也可能是包含在这条全民起义道路中的一条辅助性道路。)

进一步研究这次香港抗争,我们可以发现,香港民众的抗争,不仅仅为大陆民众的未来抗争,作出了一个敢于抗争的伟大榜样,而且也为中国大陆未来的抗争,提供了很多非常宝贵的经验。

其中宝贵的经验之一,就是,这种抗争的客观条件,我们过去盼望的突发事件,可以通过抗争者努力,有计划地创造出来。

十多年前,本人和一些朋友,提出“全民维权,全民抗争,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路线、口号和策略,来结束中共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制度。认为只有通过这个路线和策略,从维权、抗争、逐步走向起义和革命,才是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结束中共专制统治、实现民主的切实可行道路。相反,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口头改良派们不断反对并污蔑革命,宣扬告别革命,幻想走改良道路,但那仅仅是他们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是他们在散布幻想搞欺骗而已。他们攻击革命民主派是口头革命派,实际上,在这种条件下,他们这些幻想的改良的口头改良派,才真正是永远停留于幻想中而绝没有实际可能的、真正的口头改良派,或者是真正的口水改良派。他们的实际作用,永远是散布幻想,是帮助中共搞欺骗。至少在客观上,他们是一批散布改良幻想的骗子;而且他们中的多数人,在主观上和客观上,都是这样的骗子。

这次香港民众的抗争,是事先通过抗议者策划,宣传,造势,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有计划地创造出来的。这显然突破了我们过去认为的,根据国际上当代革命的经验,在中共这一类极权专制统治的极端专制的条件下,产生全民起义和革命,往往是由突发偶然事件产生出来的。但埃及革命和香港抗争的经验却表明,在互联网时代,即使在极权专制统治下,革命,也不一定必须由难以预计和控制的突发偶然事件来产生,也有可能是由抗争者的主观努力和计划来创造。

当然,中共专制,与埃及革命前的穆巴拉克专制,有很大的不同。而香港本地,有相当大的自由,中共的极权专制主要停留在中央和大陆,还来不及完全落实到香港。但是,根据两地经验,根据2011年因为中共特线儿戏、恶搞而夭折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经验,通过互联网及其他手段,主动策划和发起全民抗争的可能性,不能说不存在。

当前,中国全民抗争和起义的客观条件早已经成熟和具备,问题只是等待一个突发事件、突然发生的偶发事件的机会。而在香港民众抗争榜样及经验,在国际上互联网时代革命经验的鼓舞下,中国的抗争者、抗争民众和革命民主派,是可以努力尝试通过主动策划、创造和发起来引发全民抗争突发事件的,创造这类突发事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中国民间传说,元朝末年,中国民众曾经用月饼藏纸条,“八月十五杀鞑子”,来发动全民起义。如果中国的抗争者、抗争民众、各个民运群体和反对派群体,民主志士以及各地革命民主派,能够达成某种程度的共识,那么,大家相约“过年上街闹革命”,则应该有可能形成反对专制,呼唤民主,为中国民主,全民奋起抗争的巨大潮流。

中共专制,不打不倒,民主也不会自动到来。我们不能永远等待,幻想不费力气,中共就能倒下,民主就能从天上掉下来。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中国民主,必须经过全体民众的共同奋斗,付出必要的代价,才能争取它的取到来。

从现在开始,只要各地的民主志士,各地为民主而准备的各类小圈子,共同努力,策划,宣传和准备过年上街闹革命,争取过年全民一起上街,一起抗争,应该是有可能的。

茉莉花革命,当时海外策划者有很大失误,中共特线又180度大转弯,从不断污蔑攻击革命,突然变成“咸与革命”,儿戏革命,恶搞革命,结果,造成了茉莉花革命的很快夭折。这个教训,应该吸取。但是,其间的有些做法,仍然对我们有相当的启迪作用。例如每个城市规定适当时间、地点,时间一到,民众全部向那里集中。结果,搞得中共异常紧张。茉莉花革命虽然夭折,但如果采用此种办法,运用到中共难以阻拦的过年期间,而且具体时间、地点,由熟悉情况的各地、各城市,各乡镇的民众自己建议或选择,在比较次要的地点集合,例如北京民众在许多大街甚至小街集合,然后向重要地点或中心集结,向西单,王府井,甚至天安门集结。只要全国有相当数量的民众,例如1%,5%,10%,积极参与,那中共就很难阻止、镇压和清除这种全民抗争。

而且,这种上街抗争,应该是全国性的,全国城市乡村一起行动,那中共就必然顾头不顾尾,无法全面镇压。即使一个地方、一些地方被镇压了,但另一些地方却必然成功。等中共回头镇压其他地方,被镇压的地方,就又重新起来了。这样,用不了两三天,反专制,争民主的抗争大潮,就会席卷全国城市乡村,甚至每一个地方。

请中国从事小圈子活动的每一个小圈子,每一个有志于民主事业的民主志士,都认真考虑过年上街闹革命的可能性。

在这个全民抗争的时期,各个反对派组织,应该考虑允许各地朋友使用自己的组织名称。中国民权同盟(筹),也授权各地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根据自己需要,使用民权同盟的组织名称,等专制垮台,只要朋友们真正参与了民主抗争,中国民权同盟(筹)也将一律给与承认。

之所以选择过年上街闹革命,因为在平时,中共很容易进行防范和镇压,但在中华民族的最大节日过年期间,中共却很难进行防范和镇压。而广大民众,却可以利用过年,把过年变成民主抗争的有趣而盛大的节日,过一个绝对具有巨大历史意义的非常有趣、非常有意义盛大节日——一个空前伟大的过年。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4/1203/480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