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贾也:中国式“失联” 综合征

“失联”热到怎样的程度?只见官方与民间处于“失联”状态,各种群众聚集事件,最终解释就是没有做好民众的沟通工作;又见官员频频处于“失联”状态,一会儿跑路,一会儿被双规,一会儿更是跳楼;更见不少民众处于“失联”状态,因楼倒而“失联”,因船沉而“失联”,因桥塌而“失联”,小孩子因被拐“失联”,女大学生因坐车“失联”……

导语:“失联”——一个跨年度刷屏热词

近日,广东科级官员钟启章欠债14亿“失联”,特别狗血,引发舆情热点。“失联”原只为台湾地区常用语,只因去年马航失联事件,在各大主流媒体的新闻报导过程中均采用“失联”一词,从此,“失联”刷满屏,华丽丽地成为“国字号”热词。

那么,“失联”热到怎样的程度?只见官方与民间处于“失联”状态,各种群众聚集事件,最终解释就是没有做好民众的沟通工作;又见官员频频处于“失联”状态,一会儿跑路,一会儿被双规,一会儿更是跳楼;更见不少民众处于“失联”状态,因楼倒而“失联”,因船沉而“失联”,因桥塌而“失联”,小孩子因被拐“失联”,女大学生因坐车“失联”……

当今社会,通讯工具如此发达,电话、QQ、微信、微博,有各种途径,随时随地发布信息,以示自己的存在,本不该“失联”频频,为何偏偏“失联”泛滥成灾?

一、吹起官员“失联”风

官员“失联”从去年开始一度成为热点话题:2014年8月5日,河南洛阳市副市长郭宜品为保官位,涉嫌向一高官之子输送千万元,担心东窗事发,“失联”跑路;9月3日,广东阳江市地税分局局长林其军幕后操纵企业,携带1亿元借款突然“失联”跑路;9月初,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国税局办公室副主任马某,从企业拿走40多万元税款后“失联”;9月19日,河南省内乡县人防办主任杨红彦被当地政府证实无故离岗,“失联”7个月。12月23日,江苏丰县统战部副部长刘景忱关闭其开办的民间投资理财公司,卷巨额投资款“失联”跑路……

2015年之后,更是愈演愈剧:3月19日,浙江省常山县政协官员姚礼元从其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等人手中集资上千万用于炒股,炒股失败后,“失联”跑路;4月16日,湖南临湘市长龚卫国请假到广州住院检查后,“失联”近半个月;当然最为严重的是,是近日才批露的广东一科级官员钟启章欠债14亿全家“失联”……

广东科级官员钟启章欠债14亿“失联”,特别狗血,最大的狗血之处,此案至少涉及82名债权人,但半年过去了,到惠东县公安局报案的债权人还不到一半。

出现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状况,部分是因为债权人中有不少是当地公职人员,怕说出来会影响工作,更怕借款来源说不清楚。据称有官员借给钟启章的钱有1000多万元,按工资他们哪里可能有那么多钱?

在权力至上的国度,最能挣钱的途径无非就是官商勾结,钟启章算是官商的典型代表:一脚踏两只船,明是官,暗是商,左手的掌握的政府权力转给右手遥控的家族企业,轻松地将政治资源转为经济资源,可谓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所以几年间就实现资本的疯狂扩张,涉足房地产、餐饮、制造业等领域,顿时家大业大,积累了可观的资产。对于官员违规经商办企业的行为,想必惠东县官方不可能不知情,应该是“公开的秘密”。

没人举报倒也罢,更为可笑的是,有不少公职人员也都想来分一杯羹,比如近半数的公职人员将钱借给钟启章,其用意大家都心知肚明,无非就是大家都相信钟启章是个有职有权的领导,相信他家大业大是当地的财神爷,甚至借钱并非借贷,而恰恰是投资,以入股的方式参与企业经营,从中图着有丰厚的回报。因此,失联官员的债权人报案还不到一半的根本原因是,在“失联”干部的背后,隐藏着一些干部贪腐的秘密,他们怕真相大白于天下,所以虽然面临巨额财产的损失,但还是“吃哑巴亏”,选择沉默。

各种官员时不时来一场“说走就走旅行”,其实说白了,就是畏罪潜逃,玩的是“金蝉脱壳”之术。

二、“失联”综合征现象

官员“失联”还是小数,当今之中国,貌似集体患上“失联”综合征了。

由于近几年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实体经济受到重创,频频爆出老板“失联”跑路的消息:一会儿是服装厂老板“失联”跑路;一会儿又是家具企业主“失联”跑路,一会儿更是餐饮业店主“失联”跑路,更有甚者,房地产老总和理财公司总裁“失联”跑路……个个都像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一般。众所周知,企业主“失联”跑路应当是万不得已的事,说明实体经济已经到山穷水尽之境,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中国股市在却逆势而升,大有一种从实体经济中抽血的迹象。据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莫非中国的股市与中国的经济也“失联”了?

对于官员们、老板们的“失联”跑路,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了。但是,这种“失联”就传染病一般,社会上频频出现各种“失联”事件:一会儿贵州接二连三地发生楼房垮塌事件,有多少人处于“失联”状态;一会儿又是贵州毕节儿童服农药自杀,父母处于“失联”状态;一会儿又是长江东方之星号翻沉,还有多少人处于“失联”状态;一会儿又是匝道桥垮塌,相关部门处于“失联”状态……

看到一串串失联的名单,自然联想到那些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生命,心里异常挺纠结的。这些“失联”事件,更多的是安全事故造成的,因此作为承担监管责任的政府,自然难辞其咎,但是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的是:很多安全事故恰恰是在政府所谓的“举一反三”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的。当今之中国,真是“生非容易死不甘”,却又不得不面临这样的一个社会现状:生得计划,死得随机!

有些事故确实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人际关系,也严重地处于一种“失联”状态。按理说,“失联”本不该经常出现,毕竟现在通讯工具如此发达,大家都可以随时随地向外部散布信息,以示自己的存在。然而,人员“失联”的社会新闻,层出不穷,让我们感受生命的脆弱的同时,更感到人心的险恶。

比如近日网上一则寻人的微博引发网友关注,说是大连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学院7年制2011级2班学生张姝,于6月14日离校后失去联系,到现在为止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如此“失联”已有一个星期了,看来这位女大学生又是凶多吉少。

近年来,频频发生年轻女孩在外“失联”死亡事件,有因上黑车惨遭司机杀害的,也有因自身抑郁等问题死亡的情况,特别是在去年(2014年)秋季学生假期间,短短1个月内就有10多名女孩“失联”:8月9日重庆女大学生高渝“失联”,后确认因“搭错车”不幸遇害;8月12日苏州女大学生高秋曦“失联”,后确认遭抢劫被杀;8月21日济南女大学生小金“失联”,被黑车司机绑架、囚禁4天,并惨遭殴打、性虐;8月21日湖北女大学生凡莎莎“失联”,两天后,凡莎莎的尸体被发现在合肥郊区的一个水幽中;9月2日,河南女大学生张琳琳“失联”,后确认系遭人强奸未遂被杀害……

这些“失联“死亡事件不得不让我们陷入沉思:这个社会是不是病得不轻了?女生该如何加强自己的安全保护意识?我们社会该如何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其实,除了女大学生的“失联”,还有一种“失联”更是防不甚防,更让人揪心,那就是孩子被拐卖。人生中最大悲痛莫过于生离死别了,你们想想,突然之间,自己的宝宝在人群中消失,可能与你“失联”一辈子。可恨的是,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甚至在中国的每个角落总有一双双恶魔的眼睛寻觅着落单的孩子,用你的孩子谋取他们的利益。而与父母失联的孩子,一生只有灰色,没有梦想和未来,人贩子之所以痛恶,是因为他们为了钱,不仅毁掉了一个家庭,而且毁掉了孩子的一生。

与官员和企业主的“失联”相比,他们畏罪潜逃,玩的金蝉脱壳,而那些事故中“失联”的人们,那些“失联”死亡事件中的女生们,恰恰是生命的失去,因此,谈这种“失联”其实比较残忍,毕竟有很多人恰好有亲友“失联”,他们对“失联”的感受是异常的强烈。如果说失恋的痛苦在于被一个人抛弃,那么“失联”的痛苦则是被一个世界抛弃,而且最痛苦的是,这份抛弃在来临之前,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三、社会人心的“失联”

官员的“失联”不足为奇,只能当作笑话视之,说明官员的自我监督已经形同虚设了。

其实,比官员的“失联”更为严重则是官方与民间“失联”状态: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目前大有剑拔弩张之势,稍有不慎,就会擦枪走火,引发后果极其严重的群众性聚集事件。这种“失联”到达到哪种尖锐的程度呢?在民众看来,凡是政府都是欺压百姓的,凡是官员都是贪污腐败的贪官;而在官方看来,凡是民间都是来唱反调的,凡是民众都是得寸进尺的刁民。官民之间的关系越闹越僵,虽口口声声说是人民内部的矛盾,但这种矛盾现在看来越来越难以调和。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一方面是吏治腐败,让民众伤透了心,他们对政府和官员失去了信任;另一方面政府在处理社会矛盾时,政府过于独断专行,或者被利益所捆绑,往往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每每做出损害民众利益之举,进而引发强烈的民愤。就像近日金山项目这个事件,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事,政府却软硬兼施,又想证明自己永远正确,使出两种手段:软的一手是辟谣,说是没有跟群众做好沟通工作,声称根本没有劈叉项目,也就是当地民众只是不明真相,无理取闹罢了,但这恰恰反映这么一个现实,金山当地政府与民众确实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硬的一手是强力压服,积极弹压社会舆论,禁止任何媒体报导这个事件,致使民意无法得到有效的释放。

如果官方与民间之间关系永远处于“失联”状态,而且只会使用强力压服的手段来对付舆情,那么各种社会矛盾将越来越激化,中国真的会进入高风险社会的状态之中。

更让人感到忧虑的是,我们这个社会,不仅仅是官方与民间处于“失联”状态,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进入了“失联”状态了。在“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的功利主义思想的指导之下,人们纷纷把利字摆中间,道义放两旁,都不择手段,利欲熏心,谁都不想吃亏:官员只追求升官发财,只知讨好上级领导;商人只追求利润最大化,甚至不惜谋财害命,民众则为了多占一点蝇头小利,互相噬咬,甚至不惜性命相拚。人们已经成为物欲的奴隶:为了利益,他们蝇营狗苟,拍马溜须;为了利益,他们制假售假,唯利是图;为了利益,他们有奶便是娘,笑贫不笑娼;为了利益,他们挖祖坟卖土地,毁良田毒江河,甚至为了利益,他们可以毫无生命敬畏地干起谋杀人越货的事来。我们整个社会在道德和秩序面前,早已严重迷失,人与人之间联系,只有利益联系,而无人心之间的交流。所谓将心比心,人心比天高,人心已坏,大家都已处在“失联”状态。

那么中国社会为何处于如此“失联”状态?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无非有二:其一曰,不民主,少宽容,只崇尚强权;其二曰唯利益,重物质,只崇尚功利。人已严重异化,人格出现偏差,缺道理,更缺道义,人人视他人为地狱,个个充满戒备之心,乃至敌意十足,社会戾气越来越重,或图谋不轨或报复社会,都想着变本加厉地攫取着一切,包括他人的性命。

《尚书·虞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闻之足戒。中国已经走向了极端,这样的社会若再继续下去,是非常危险的。

结语

“失联”其实真实反映我们这个社会状态——人心的失联。

\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