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加拿大小伙美名校蹭课4年:文凭只是一张收据

有一位加拿大魁北克青年,四年来混迹于美国多所常春藤大学,免费蹭听各种感兴趣的课程。他不要文凭,认为那不过是一张印刷精美的收据。如今,他回到家乡,创办了一家面向高端客户的约会网站,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蹭课小窍门

如果你不是常春藤联盟大学的注册学生,却想蹭课且不被发现,28岁的加拿大小伙纪尧姆·杜马教你一招:从听大课开始。

他又说,如果你特别想参加一个小型研讨班,那么你就得从新学期一开始就出现在这个班级中,且坚持到底,混到脸熟,千万不能中途闯进去。

还有一个屡试不爽的绝招:谎称自己是一名文科在校生。“那些课程五花八门,上课学生也多少有些古怪,行为举止令人困惑,”杜马说。

这位“蹭课大侠”自称,从2008年到2012年,他在北美多所精英大学蹭过课:美国的耶鲁、布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加拿大的麦基尔大学。他像注册在校生一样,堂而皇之地坐在教室里,参加各种社团聚会,住在校园附近的公寓里。

他说自己这么做是出于一种好奇精神。“很多学生觉得上课无聊,所以如果你对某门课程确有兴趣,在课堂上积极提问,我想老师会喜欢你的。”

杜马的朋友说,他从小就是一个自由的精灵,时常踩着滑板四处追风。父母从未指望他上大学。“我妈妈希望我成为一名屠夫,她一个朋友的儿子是屠宰场学徒,收入不错。我爸爸认为我应当在魁北克乡村做一名伐木工,”杜马说。

但他心中自有抱负,希望将来成为一名心理学家。19岁时,他在家乡魁北克一所城市大学注册,像所有人一样按部就班地挣学分,将来得一张心理学文凭。可是,他的兴趣太广泛了,专注于一门课程实在难以满足。

于是,他开始蹭一些并未注册的课程。“我悄悄溜进文学、哲学、政治学甚至精神病学的课堂。”很快,他就驾轻就熟了。“我找到了窍门,知道何时躲藏,以什么借口,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接着,他到附近其他校园蹭课:康科迪亚大学、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基尔大学。他的胃口越来越大,眼光放远到6小时车程外的美国罗得岛和纽黑文市。2009年,他在布朗大学和耶鲁大学呆了个把月,后来又去了美国西海岸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花费不足十分之一

杜马通常住在校园附近的学生公寓,靠在咖啡店打工支付生活费,东海岸相对便宜,每月三四百美元,加州稍贵,每月六七百美元。较之于他的所得——学习机会、社交活动、与智者的对话,这些付出实在微不足道。

耶鲁大学2014至2015学年的全额学费(含住宿费和书本费)是63250美元,分摊到每月约7000美元。这意味着杜马花不到十分之一的钱便获得了相应学识和体验。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年平均学费(包括州内学生和州外学生)2.8万美元,分摊到每个月约为3000美元。虽然很多学生会得到某种形式的财务资助,但也有很多人需全额支付,尤其对国际学生来说,申请资助要难得多。

杜马坚决反对高等教育只为付得起钱的人服务。他说:“大学教育将付不起钱的人拒之门外,对此我很气愤。我们的信念不是说好要免费分享知识和优秀思想的吗?”

校方代表表示,蹭课事件虽然时有发生,但杜马这样的个案实属罕见。

斯坦福大学发言人说,一旦发现有未注册的学生前来蹭课,会被勒令离开。“斯坦福的学生人数相对较少,且学生社团关系密切,如果有谁想蒙混其中,不是那么容易。”

耶鲁大学发言人说,杜马的行为属于侵权,他其实可以参加耶鲁提供的某些免费在线教育课程。

文凭价值几何?

麦基尔大学副教务长奥利维耶·迪延表示,他并不十分担心蹭课行为,因为“没有几个人学了这么多课程却不想要个证书”。

他说的没错,大多数人上大学主要是为了混张文凭,学识反倒是成了附属品。一张文凭的价值如此之高,以至于每年有5万张假博士文凭在市场上兜售,而事实上,真正的博士每年只有4万名。

从这个角度而言,文凭不过是一张印刷精美的收据,它不能证明你在大学学到了什么,却只是证明你花了多少钱。

但在杜马看来,大学能免费提供的最宝贵资源是人际网络。“我更看重与人交往,那是关系网,是社交资本。我在伯克利分校或耶鲁认识的那些人,我不知道世界其他地方哪里还能聚集如此多聪明、开放、疯狂的人们。”

他补充道:“想想那些辍学创业的人们,他们都不需要一张文凭。他们到学校来是为了打开思路,结交朋友,寻找战略伙伴。”

现如今,你不必仰仗一张文凭来获得成功,马克·扎克伯格和无数年轻企业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者发现,求职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你是否认识公司里的某个人。

杜马现已在加拿大创办一个面向高端客户的约会网站,收入稳定。“这个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职业和创业机会不需要文凭,”他说。

他的观点与另一位怀疑主义者、风险资本家彼得·蒂勒不谋而合。蒂勒创立的基金会向放弃学业的年轻人提供10万美元投身创业。

不适合每个人

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拥有一张大学文凭,好处显而易见。

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截至今年1月,美国失业人口中,中学未毕业者的比例为8.5%,中学毕业生为5.4%,大学毕业生为2.8%。

收入也随学历高低而差距明显:2012年,中学未毕业的年轻人收入中位数为2.29万美元,中学毕业生为3万美元,大学毕业生为4.69万美元。

杜马也承认,他的路子并不适合每个人,比如工程师或医生,必须获得相应技术证书或执业证书。但他相信,对于一部分人还是适用的。“有那么一些人,宁愿把钱花在周游世界、自主创业上,而不是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一张哲学文凭,”他说。

他预计,有5000到1万人可以以他为榜样,尝试到名校蹭课而不被发觉。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新华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