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贾也:法治的魔幻现实主义

“维权”黑幕被揭,一贯“正确”的央视高潮迭起,连番轰炸,说黑龙江庆安、江西南昌、山东潍坊、河南郑州、湖南长沙、湖北武汉等一系列热点维权事件,受到有人恶意操纵,言之凿凿: 维权律师 挑头起事,网路推事策划组织、职业访民围观滋事,他们互相勾连,手举“维权”幌子,嘴念“正义”经文,貌似在进行“非组织维权活动”,大有“非组织政治活动”般危及国本之势。据说,多名律师被带走问话,其中不乏律界大咖。

导语:从“维权”黑幕揭开说起

日前,备受关注的翟岩民、吴淦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又有最新进展,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维权”黑幕要查并整治,但不能无视正常维权的艰难。虽然现在言论的尺度收紧,但我还是有要说的话:不能以“维权”黑幕来打击正常维权的大一片,更不能以少数律师来打击整个律师界。

一、法治的魔幻现实主义

昨日最高法院官微两则微博,连在一起,相当有趣,颇有内涵:一则称“维权”黑幕被揭,另一则是高院副院长奚晓明被查。

特别是“维权”黑幕被揭,一贯“正确”的央视高潮迭起,连番轰炸,说黑龙江庆安、江西南昌、山东潍坊、河南郑州、湖南长沙、湖北武汉等一系列热点维权事件,受到有人恶意操纵,言之凿凿:维权律师挑头起事,网路推事策划组织、职业访民围观滋事,他们互相勾连,手举“维权”幌子,嘴念“正义”经文,貌似在进行“非组织维权活动”,大有“非组织政治活动”般危及国本之势。据说,多名律师被带走问话,其中不乏律界大咖。

观夫央视新闻各种报导,那个作为成员之一的翟岩民侃侃而谈,弄得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一般,倒有几分像是央视请来专家一般。那个曾是官员(人大常务会办公厅信访局副局长)出身的黄力群更是悔恨交加,以上当受骗者的面貌出现的,貌似来拉仇恨的。而这两人话锋所指无非就是一个人,那就是周世锋。

周世锋何许人也?笔者并无印象,但要如此合力绞杀,想必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至少应该很有江湖地位的——笔者本想百度科普一下,殊不想已成杯具的敏感词。

伴随着央视的狂轰乱炸,那些人们熟知的“圣斗士”们也已经陷入集体狂欢之中。在他们眼中,国家的敌人永远是自己的敌人,为了表现自己站队的“政治正确性”,纷纷步带鱼粥、千芳花的后尘,如鱼得水,上跳下蹿。他们恨不能将“刺头”律师们食其肉、寝其皮,大有除之而后快的杀气,并且向贺卫方、何兵、于建嵘等法学家连连发难。他们如得圣意一般,下笔如有神,纷纷炮制可笑的檄文,诸如《死磕与磕死》、《从死磕到磕死》等等,言辞之间,维权访民是在为国家添乱,而维权律师是在为国家添堵。这一帮奇葩的人群也在互相勾连,奔相走告,貌似这场胜利属于他们。

一边是风声鹤唳,噤若寒蝉;另一边是欢呼雀跃,弹冠相庆。如此风景,看得笔者也不禁背脊阵阵发凉,这到底是谁的胜利?是那些圣斗士们的胜利?是中国法律尊严的胜利?还是国家权力的胜利——我怎么觉得中国如堕魔幻现实主义一般,让我明显地感到大脑记忆体不足,无法读取。

二、死磕律师何辜,维权民众何错

诚然,无良律师利用维权兴风作浪,借题发挥,令人可恶。但死磕律师何辜,维权民众何错?老百姓只是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维权通道——正因为没有,所以才会被人利用,正所谓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市场。难道要求那些被侵权的民众——特别是受公权力伤害的民众——当作吃哑巴亏,忍气吞声,自认倒楣,不选择维权?

国家此次兴师动众,通过央视和舆论等工具进行合力绞杀,大动干戈,约谈律师,大有一副“瓜蔓抄”的架式,充满杀气腾腾的肃杀之气。你以儆效尤不是不可以,杀鸡儆猴也不是不可以,但万一上行下效,以后正常的维权岂不是更难?难免不会出现借着黑幕事件,抹黑人民群众的正常维权。这才是笔者最为忧虑的地方,故此笔者出手码字,以浇胸中块垒。

笔者认为:这个“维权”黑幕事件必须与正当维权作一个切割,不能以某个特殊“维权”事件来打击一大片维权行动,更不能以几个律师打倒整个律师界,毕竟维权并不是一件见不得人的“黑幕”,在依法治国的原则之下,人们的正当权益还是需要通过法律来保障的。国家也应该明白:有人通过各种形式维权,恰恰说明他们相信你们政府,相信国家法律。他们希望政府能够成为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守夜人”,希望法律能够成为保障民众权利不受侵犯的“吹哨者”。

然而,现阶段在“权力大于法”的法治现状和司法体系之下,人们确实很难保障个人的合法权益,而与民众维权相应而生的通道——信访制度——对很多维权者而言,恰恰是一种事实上的“制度陷阱”。信访机制实则就像一场国家用维稳思维来指导的消耗战,既消耗了政府的公信力,又消耗了法律的公正性。

正因为中国目前是这样的法治现状,维权律师不死磕到底,维权民众不走寻常路,维权确实很难见效的。

三、维权的黑幕怎么产生的

对于那些维权的民众,“圣斗士”们因为要体现自己的“政治正确性”每每利用广泛的人民“民粹主义”对之进行污名化,总把他们当作有不良企图视之;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则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觉得他们无理取闹,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所以历来形象不佳。

但是,我们有没有细细想过:维权的民众为什么不把好好的日子放着不过,而偏偏要跟无比强大的政府死搅蛮缠?而那些维权的律师为什么不去代理经济类案子,那样既无安全风险,又是来钱多多,而偏偏也选择与无比强大的政府的死磕到底?难道这些律师、这些访民都想挖坑自埋,骨头痒欠政府揍、欠国家收拾?

我们必须要弄清这个问题。毕竟谁又能确保自己这一生正当权益永不受侵犯,谁又能确保自己这一生不打一个官司不请一个律师?为了实现我们心中的法治中国梦,我们还是要义无反顾地支援人们的维权行动——当然这种维权,是正当的合理合法的维权!

笔者始终有一个困惑:维权的黑幕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试问没有司法的黑暗和权力的作祟,在真正的法治之下,人们还需要“曲线”维权吗?大家完全可以对簿公堂,由法律的意志来进行最终裁定。究竟在哪里产生了阴谋与谣言的黑幕之地?如果妖言生于庙堂,那么何处不黑幕?只要让阳光照进庙堂,让目光监督公权,黑幕自然谢幕。

因此,我们不能说所有的维权访民、维权律师都是混蛋,但也不能说所有的执法者都是纯洁的天使,就像最高院的两则微博所给我们的启示——谁都要在法律框架之下。

结语

最后我想用康得的一句话来终结此篇、警示世人:

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