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乔志峰:唐山落马市长为哪位“北京高官”洗钱

唐山落马市长陈学军被指为某地高官洗钱数额惊人。祖籍江苏的陈学军,深耕唐山政商界38年,从基层警察做起,由公安系统转为多年主管唐山重要工业区的开发,直至唐山市市长要职,在当地商界被称为“隐形富豪”,在官场上亦被认为“高层背景深厚”。一位接近河北省纪检系统的人士称,陈学军被抓,除了涉及在唐山的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涉及为某北京高官洗钱,数额惊人。(7月28日《凤凰周刊》)

在贪官落马这档子事儿上,中国人民个个都见过“大世面”。可以说,不管落马的官员级别有多高、权力有多大、贪了多少钱、玩了多少女人,也很难让大伙儿感到意外和震惊。大家最好奇的就剩下一条:该贪官落马了,他的后台是谁、下线有几家?他被查,能否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揪一串、一查一窝,牵扯出更多的贪官来?他的背后是否存在“塌方式腐败”?他跟传说中的“大老虎”是否“沾亲带故”?

而很多贪官都没有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失望。他们落马后,总会有各种与关系网有关的资讯被踢爆。比如这个唐山落马市长陈学军,据称就“涉及为某北京高官洗钱”。自古以来,朝中有人好做官,作为地方官(哪怕是封疆大吏),很多时候也需要巴结几个“中堂”、“大学士”甚至是“公公”做内应。而京官对地方官也多有仰赖之处——自己不方便亲自出面做的事情,可以让他们去做;自己不方便说的话,让他们去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跟“银子”有关,双方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捞起钱来就能如鱼得水、得心应手。

如果“洗钱”的说法属实,这位“北京高官”到底是谁呢?他们上下其手,合起伙来干了多少龌龊事儿?难免令人遐想无限。媒体此前曾公开报导,陈学军进入马建、郭文贵和车峰等人的富豪圈。熟悉唐山政情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2014年落马的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亦是该圈子成员之一,景、陈二人交往颇多。这里边,马建是北京的,并且官职不低。是他吗?权威部门不回应,就只能存疑。马建已是被打的虎,没什么可保密的,因此更大的可能是另有其人。唐山官场传闻,陈学军处在北京某高级政商圈中。有一年,陈学军曾在北京主持在京唐山人过年团拜会,一位出席过该活动的人士称,团拜会上出现数位在京身居要职的唐山籍人士:“陈与这些领导互动频繁,显得关系不错。”这些“身居要职的唐山籍人士”又是何方神圣?他们跟陈学军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合作共赢”?

认真品读媒体的报导,字里行间值得玩味的地方并不止此。比如,多位知情者认为,陈学军在当上洼里乡派出所副所长后几乎连年晋级,源于开平区某女领导的赏识。在一次会议上,“这位女领导公开说,陈学军是个人才,必须提拔。”陈学军与这位女领导关系密切在当年的唐山并非秘闻,多位官场人士均对此记忆深刻:“这位女领导与河北省一位高级官员交往颇多,陈学军此后仕途顺畅,或与女领导的推介相关。”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一个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几乎年年有“进步”,没有贵人提携当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趣的是,赏识陈学军的是个女领导,而女领导之所以能量巨大、呼风唤雨,乃是因为她“与河北省一位高级官员交往颇多”。女领导夹在一个上级、一个下属中间,左右逢源、水乳交融,他们之间是什么“三角”关系?如此“安定团结”的官场大局,岂不令人羡煞。

从封建社会开始,中国的官场便开始有了“中国特色”。要想“成大事”,没有手腕是不行的,没有“靠山”更是不行的。而做到陈学军这地步,没有“大靠山”更是万万不行的。陈学军是否“洗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帮哪位“北京高官”洗钱,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彻底搞清了这一点,陈学军的“靠山”到底有多“大”、有多“硬”,便一目了然。某些官场圈子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也不言自明。能否一追到底、扩大反腐战果,而不是以“稳定”为由到此为止、息事宁人?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