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骇客难防 美拟转守为攻

美国学者指出,美国拥有最强大的网路攻击力,但威慑价值却为零。在面对骇客的攻击下,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西方国家如今意识到防务的局限,以及网路防护的成本后,有意转守为攻。

据“金融时报”报导,日前在发表有关伊朗和中国的讲话时,国家情报总监克莱佩(James Clapper)曾就美国安全机关幕后的最重大辩论之一发出过暗示。他指出,网路攻击愈演愈烈的状况,“将持续到我们建立了实质和心理的双重威慑之际”。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美国第44任总统网路安全委员会项目主任路易斯(James Lewis)表示:“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网路)攻击能力,其威慑价值却为零”。他表示:“这场辩论目前的进展是:部分人表示‘也许我们必须报复,也许我们必须还击’。这是一场非常安静的辩论,根本就没怎么公开化。不过,这正是(五角大厦)目前正在开展的那种讨论。”

当众多西方国家政府认识到迄今他们在防务措施上的局限性、以及加强网路防护的成本之后,采取更明确进攻态势的必要性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比如,美国只有45%的政府部门受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爱因斯坦三号”(Einstein3)安全网路的保护。国家级安全漏洞的存在范围,大大超出了传统的政府部门。而鼓励私营部门加强网路安全防护措施的努力,也始终效果不一。

就算机构的网路安全围墙修得更高,攻击者的云梯也在加长,地道也在加深。

原军事情报官员、现担任企业情报集团KCS首席执行官的普尔罗布(Stuart Poole-Robb)表示:“恶意软件工具越来越复杂,使用这些工具的政府财力雄厚以及有组织犯罪团伙在该领域的扩散,这让人们越来越难以明白这个问题有多么严重”。

数字安全供应商FireEye的数据显示,2014年,所谓的“高级持续性威胁”普通攻击在被发现前持续了205天。2015年最易遭受攻击的国家是美国、韩国、日本、加拿大、英国和德国。西方网路防务圈的人们几乎毫不犹豫就能指出罪魁祸首:俄罗斯和中国,伊朗也在迅速赶上。

一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表示:“我们正在与中国谈论世界历史上规模前所未有的智慧财产权损失。”

“俄罗斯人、中国人和伊朗人刻意寻求绕开当前国际体系中的防护措施。在冷战结束后,西方定义了国际安全游戏——非常古怪的是,我们往往会赢得这场游戏。哦,这些家伙现在在玩一个完全不同的游戏”。刘易斯表示,“我们在球场上列队,而他们在球馆外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UD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