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投书 > 正文

廖祖笙:黑夜绽放的血泪花

【坏劫】在兔头麞脑日日助天为虐的苍茫荒野,人祸与天灾同谋,让生命、财产、自由、尊严等等,在滚滚夜色中一再变得吹弹可破。恒久已碎为传说。你此时拥有的的,稍后未必还能拥有。成、住、坏、空四个时期,显见已是行至坏劫。只要乌天黑地的景象无改,你也迟早会是在劫难逃。

【机密】死亡人数是“国家机密”,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是“国家机密”······在什么都能成为“国家机密”的原始丛林,谁都可能成为“机密”的一部分。夜魔欲使一个或一群生命消失于无形,简单得形同随手捏死一只蝼蚁。顶多再“统一宣传口径”,诬称某具烂尸是“暴徒”或“小偷”。

【类聚】挣扎在这等凶险的原始丛林,你像别的软体动物一样,在雕心鹰爪下永远无法免于恐惧。你翘首仰望,祈盼荒丘上的某座荒庙能早些飘出梵唱朗朗,事实证明你迄今只是望错了对象。能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野僧,其品味决定了不可能为你作善降祥。成语曰: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清算】你时下拥有的种种,在劫数未尽中不会是恒久拥有,而高丘上所抱紧的某些光鲜,也不过只是暂时的。夜色既已浓黑到了这般程度,就说明黑夜不会持续得太久,一定会有光明撕破夜幕之时。拖得越久,支付的通常也会是越大的利息。所有的作恶者和渎职者,皆有被清算的那一天。

【人渣】夜会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不单是夜魔凶残的缘故,也有人群中人渣太多的因素。一个人一旦沦为人渣,就难免要被人类社会所淘汰。自甘沦为恶人的人渣,今天汹汹扑向的是善人,是弱者,同时扑向的也是自个的明天。郭泉、唐荆陵们的功德之一,是为人类社会剔除出了一些人渣。

【主权】为着生存典卖自己者不乏,只是出卖的形式千奇百怪而已。因了上峰指令,因了顾及饭碗······类似托词恐难让你免于被起诉,因为你至少还享有“一厘米主权”,你有权选择不助纣为虐,不成为无脑动物。牢笼为无脑动物的暮年而设。懂得行使主权者,才可能真正拥有一枕落花香。

【反义】俗人缺什么就张扬什么,鄙俗的群体也如此。荒野里血泪淋漓、暗无天日成这样,一群披着袈裟的假和尚还要喋喋不休地宣称它们才是这荒野的天然主宰,甚至恬不知耻说它们是光明的使者或化身,根本就是自说自话。它们越是张扬什么,你就越是可以往它们所张扬的反义去联想。

【无耻】脸都不要了,还会要什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苟活夜郎村,惊见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提着狼牙棒天天在村内裸奔,闻其一个劲地念叨说,要法治,要廉洁,要和谐,要为村人谋福······请问你是否会信服这样的一个裸奔者?莽汉的当务之急不是表白要什么,而是赶紧停止裸奔。

【浪费】唇焦舌敝又如何?对不知天下还有“廉耻”二字的恶棍而言,就是在网上再怎么铺排文字,也无改其一分一毫,相反只是对你自己生命的一种浪费。真能让村容村貌焕然一新的,不会是文字。尽管长夜漫漫,但你可以坚信:恶棍不可能永远称霸于一座村庄。一切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2015年8月19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32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622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