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吴戈:伊斯兰是大洪水吗

当大陆面对混乱和难民,会有欧洲这种一定程度上的真诚和公正吗?假如大陆国民成为难民,会比叙利亚穆斯林更勤劳勇敢吗?会不会像现在他们嘲笑叙利亚难民一样,被人嘲笑:这么多青壮年男性,怎么不敢在自己国家争取自由呢?万一大洪水来临,中国不会更混乱吗?

叙利亚小难民照片引发的本是一场基于人道主义的社会关注,然而大陆民间的看法正迅速变成一团乱麻。

首先有人强调他父亲是申请加拿大难民签证被拒后从土耳其偷渡的,而土耳其没有战乱,人均GDP比中国还高,可见其贪婪。

这还只是基于事实的不同解读,9月6日有人转发德国难民营纪事,对义工的辛苦和难民的轻松表示不满;同日网曝法国某难民营1500名穆斯林难民以食物不清真为由闹事;12日女权主义者半裸闯入法国穆斯林集会,而集会正在讨论“老婆该不该打”;14日多个难民团体要求德国政府划出穆斯林自治区;有人称希腊警方在难民托运的集装箱里发现5000支枪;还有人发图称德国穆斯林公然举起伊斯兰国旗帜……

于是,中国网民纷纷摆好小板凳准备看欧洲天下大乱:“等到最后的底线被触及,一场恶战不可避免”;“这么折腾下去元首要重出江湖了”。

实际上,上述食品闹事是2014年旧消息;自治区消息来源是子虚乌有的《法兰克福日报》;打老婆的话题在法文报道中找不到;希腊是有拦截开往利比亚船只,但没有提到枪支;义工的辛苦并非难民的错,千辛万苦抵达安全地,难民也有权轻松两天,但难民食宿是管到庇护申请获准,此后如果政府帮你找到工作就不能挑,否则就没有福利。某些难民不礼貌、不卫生或浪费粮食,问题是中国人在海外这种现象毫不鲜见,嫌弃也轮不到中国人。

当然,中国人有权对欧洲社会问题展开思考。比如有人指出:成功把难民转化为人力资源的社会,首先本土文化足够优秀,还要有足够的意志和行动力同化外来难民/移民。如果欧洲国家无法使这些难民遵守言论自由、男女平权和政教分离等基本文明准则,反而被其动辄以悲惨和信仰为名要求无限度照顾,使文化多元化变成文明例外化,长远看欧洲这个“种族大拼盘”恐怕的确前景不妙。考虑到难民人群和本土白人巨大的生育率差距更是如此。

可是,更多的中国人并不是真地心忧欧洲。相反,鉴于国内已发生过针对汉人的恐怖袭击,以及有些穆斯林族群在饮食等问题上的过敏反应和政府民族政策的迁就,大陆相当一部分汉人,包括不少自由派,对穆斯林族群已由反感而至仇视。加上伊斯兰国势力已进入阿富汗,大陆民间关于“西安斯坦”和“大洪水”等末世论悄然流行,穆斯林问题正变成大陆潜在的火药桶。

然而这个迫切需要严肃对待和认真思考的问题,却又因涉及维稳而高度敏感,全然无法深入而普遍的探讨。在此背景下,即使对叙利亚难民这样无关切身利益的话题,焦虑的国人不仅失去信息甄别能力,其中一些人甚至反过来大肆制造符合自己内心憎恨的假新闻。这使中国社会不光丧失了关心、评判与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更在对国内类似事务的看法上严重对立。比如一些汉族公众由反对清真食品习惯和民族照顾政策而走向笼统反伊斯兰教或回民,甚至置疑《古兰经》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存在的权利。

那么,当大陆面对混乱和难民,会有欧洲这种一定程度上的真诚和公正吗?假如大陆国民成为难民,会比叙利亚穆斯林更勤劳勇敢吗?会不会像现在他们嘲笑叙利亚难民一样,被人嘲笑:这么多青壮年男性,怎么不敢在自己国家争取自由呢?万一大洪水来临,中国不会更混乱吗?

对此,只看一个例子,欧洲殖民主义从正面说也是一种资本主义进取精神,虽然被殖民者很痛苦,但客观上也淘汰了一些落后文明和制度,带去了现代文明。当然,现代国际社会,特别是中国大陆对此是彻底否定的——你先进就该打我吗?我落后怎么了,这是我的权利啊。

可是,话题转到中国国内,面对严重贫富分化中一些穷人铤而走险,然后以苦难和不幸为自己辩解,大陆主流网民的意见是:你穷还有理啊,你弱就有理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