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律师劫未完 官媒:刑辩律师为何退缩

《人民日报》近日一反常态,刊出一篇谈及保护刑辩律师权利的文章,引来律师们的质疑。

刑辩律师为何退缩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近日刊出一篇文章‌‌‌‌“刑辩律师为何退缩‌‌‌‌”,大谈刑辩律师的重要性,指出如果律师不愿做刑辩,‌‌‌‌“国家公权力就缺乏监督和制约‌‌‌‌”及‌‌‌‌“公民的权利就得不到保护‌‌‌‌”。

由于上个月16日刚发布《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规定》强调要依法保障律师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及会见、阅卷、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论等方面的执业权利,并不得阻碍律师依法履行辩护、代理职责等合法权利。《人民日报》这篇文章以《规定》为依据,反问:‌‌‌‌“如果此时律师连自己的权利都保护不了,还如何保护公民的权利?‌‌‌‌”

‌‌‌‌“刑辩律师为何退缩‌‌‌‌”还指出司法公权力机关要转变观念,以将《规定》落实:‌‌‌‌“过去,有的司法公权力机关对律师存有偏见,总认为律师是挑刺、捣乱,不尊重甚至歧视律师。‌‌‌‌”

但《人民日报》这篇为律师讲话的文章并没有引来律师们的认同,反而引来批评。律师们在微博上留下他们的想法:

陈光武律师:‌‌‌‌“没有退缩的刑辩律师要么在监狱,要么行走在去监狱的路上。‌‌‌‌”

王学明律师:‌‌‌‌“我已经不想做刑辩了。要不要继续做律师还在考虑中。在一个制订了法律却不兑现不落实、略发点声就被半夜抓到派出所的国度,还能继续做律师吗?连起码的律师会见都做不到。还能继续和没有公信力的公权力打交道吗?不退缩,要等着挨刀吗?‌‌‌‌”

栾少湖律师:‌‌‌‌“人民日报:若没记错的话,六月你曾慷慨激昂地称‌‌‌‌‘让律师说话…’,结果有些律师上当受骗被7•9台风刮走了,你却连篇累牍拍手称快。现在,你这又是在玩什么‌‌‌‌‘仙人跳’呢?真的怕你了!‌‌‌‌”

没有退缩的刑辩律师们

刑辩律师在中国已成了高风险职业,以栾少湖律师所说的‌‌‌‌“7•9台风‌‌‌‌”为例,即是指在7月9日这天,中共当局抓捕王宇律师及其先生包龙军律师后,展开一连串扫荡维权律师的行动,到今天仍未结束。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的资料,截至2015年10月2日,至少已有288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和家属受牵连,包括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监视居住、刑事拘留或失踪。

当这些维权律师被大举抓捕时,中国官媒刊出不少文章,将整个维权运动非法化。例如《人民日报》当时就将这些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抺黑成‌‌‌‌“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形容他们是‌‌‌‌“黑手‌‌‌‌”,在敏感事件中弄虚作假、混淆视听,污染网络空间。

这些维权律师不旦无法保护自身安全,在法庭之上,刑辩权力也屡被侵犯,王宇律师甚至曾因抗议合议庭违法,被冲进来的7、8名法警拖出法庭、重重扔到法院外的大街上。为了保护公民权利,不屈不饶的这些律师还被取名为‌‌‌‌“死磕派律师‌‌‌‌”,成了官媒攻击的对象。

‌‌‌‌“年检‌‌‌‌”

除了中共当局以权力直接迫害抓捕之外,在中国,还有一种制度也成了打压维权律师的手段——‌‌‌‌“年检‌‌‌‌”。根据中国律师法,没有执业证的律师在中国是无法执业的。一般仅需数日的年检,当局常拖延时间,有些会拖上数月、甚至一年,在此期间,律师无法正常执业,有些甚至会突然被吊销执业证。知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就是在2005年没能通过年检,遭北京司法局撤销执照,及勒令其事务所停牌一年。

因‌‌‌‌“年检‌‌‌‌”制度的束缚,使律师正常执业受阻挠时,也会损害到委托人的权益,尤其是那些‌‌‌‌“敏感案件‌‌‌‌”的当事人,例如被强拆者、上访者,或是因信仰被迫害者,一些律师怕招来麻烦不敢接案,而敢为他们辩护的律师,也难有充份的权力。

虽然有《规定》出台,但在中共极权制度下,恐怕仍难以落实,真正的法治和极权显然无法共处。这也让人想起维权律师高智晟曾说的一句话:‌‌‌‌“共产党就是监狱。我和他不可能在同一个阳光下共处。他们所有的行为已经告诉我,他们也不断的给我讲,有我们就不能有你的自由,我说:‌‌‌‌‘那我就一定要得到大自由’!这是不容怀疑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