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吴戈:屠呦呦和TPP,中国和西方谁在自作多情

美国从无为帮助中国进步而采取一切手段,不惜任何利益的高尚,但中国与普世价值和国际规则的坚定背离将推动美国行动。这种背离趋势出现真真假假的煞车,以及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或可削弱美国劳民伤财的必要和决心,比如TPP的孤立意味就或许欲言又止。

中国对诺贝尔奖爱恨交加

这个假期两件大新闻,都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有关。

屠呦呦获诺奖,尽管评委会和国内部分媒体着力澄清奖励的是她受传统医学启发,用现代科学方法完成的研究及贡献,但她毕竟参加工作就在中医科学院,现在国家卫计委副主任、中医药管理局长“受有关党和国家领导人委托”来贺,并通过官媒发文称她本人“通过来访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向外界表达感言”:“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对这种政府赤膊上阵的厚颜搭车,你敢不屑,但她不敢拒绝,或许也不认为需要拒绝。

中国对诺奖的爱恨交加其来有自,因为一开始拿诺奖的中国人都是外国籍,还包括逃离中国的;称得上“中国公民”的却又是中华民国公民;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获奖后,他们又要么不承认自己这一身份,要么不被中国政府承认;唯一一个自己和国家都承认是中国公民的还关在大牢里。

而且,即使对诺贝尔和平奖“一分为二”地加以批判,中国却无力说服世界相信这已沦为“反华工具”,更无力在科学界另树有足够国际影响的评价体系。因而,时而羡慕时而不屑,时而得意时而尴尬必将继续。

如果说诺奖纯属虚名,TPP就事关实利。此事在大陆首先掀起一波美国不带中国玩,中国被动闭关锁国,被彻底边缘化的嘲讽,并与诺奖新闻一同被归结为“不遵守游戏规则,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的总有一天会被世界抛弃,政治上与世界文明主动隔离,那么总有一天经济上就会被动隔离”。特别是TPP竞争吸纳了越南,更令人有理由这样说。

尽管大陆内部舆论场近年盛行“祖流放”(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的极端实用主义和痞子风格国际道义标准,但经济、科技和教育等领域与西方的巨大差距哪怕只是从国人疯狂赴日购物的现像也一览无馀,国内法治、规则、道德全面崩溃,使社会面目全非的惨状也让很多人对中国在WTO体系中虽获利不浅却言而无信的形象难以认同。

当然,对TPP孤立中国的意图和实效,也都有人深表怀疑。在实效上,有人指出,TPP尚需各国议会批准,达到零关税有不短的过程,而中国尚有WTO福利,TPP对中国外贸的冲击并不明显,何况中国正通过与澳、新、韩、东盟等邻居分别达成双边自贸协定,同样享受TPP之利。

在意图上则有人指出,TPP远谈不上经济冷战,更与军事同盟无关,对中国更多意味着机会。这与《环球时报》社评“TPP压垮中国经济?太有想像力了”不谋而合,后者认为任何贸易体系少了中国就是缺失。还有人从“美国从不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牺牲根本经济利益,对苏联这样的邪恶帝国也屡屡同床共枕”的国际共运史经验,断定TPP绝不可能以政治上孤立和压垮中国为目标。

由于当前大陆内部不存在统一的自由派或类似阵营,只有五花八门,但尚“希望中国好”的力量隐约可见,这股力量对国家的未来目标相似却路径撕裂,对TPP的判断不过是这一局面的显影。“孤立说”当然借自冷战史,特别是苏联解体的结局;“经济决定妥靖论”看到了中国前30年加入全球化与西方利益交错构成的保护,其实共同的潜台词是一个巨大的疑问和期待:“如果中国打死不改变,外部力量到底帮不帮忙”。

个人观点:美国从无为帮助中国进步而采取一切手段,不惜任何利益的高尚,但中国与普世价值和国际规则的坚定背离将推动美国行动。这种背离趋势出现真真假假的煞车,以及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或可削弱美国劳民伤财的必要和决心,比如TPP的孤立意味就或许欲言又止。

但是,不管是改良论者避免中国与世界激烈冲突,甚至以压促改的一番苦心,还是统治集团喉舌“别人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得意,都与两点矛盾:中国的背离有充分的国内集团利益需要,而西方对苏联之患记忆犹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东方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