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闵良臣:十四亿人口大国“核心价值观”中竟无“人权”

作者:

闵良臣:十四亿人口大国“核心价值观”中竟无“人权”

先来看一桩“今日公案”:李茗公,河南省博物馆学会理事,河南省内乡县——内乡县衙博物馆馆长,花费近二十年工夫于2009年出版了一册图文并茂的《官场怪圈定律》。这本书尽管是批判中国大陆官场及社会现实包括体制,触及到了当朝统治者痛处,但每一章后面都有大量注释,可以说几乎做到了胡适所倡导的“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几近达到学术著作的要求。然而,就是这样一本在自己看来,不仅有一定学术价值,而且思想性、可读性兼顾的书,在由官方的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后,且上了京城读书排行榜,却很快接到新闻出版署警告:此书不许再版。当然,没有下令封杀此书,已经要算菩萨保佑因而要千恩万谢了。之后作者又写了一本签约新著《中国三大谜团》,这一次却是直接不许出版。

这也能算落实了宪法中明文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吗?没有言论出版自由,遑论人权?当年马克思不也义正辞严地斥责过统治者:“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

也许是压抑得太深太久,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契合,作者在书中早就提出了政治统治的合法性,比如在这本书的“第八章”中有几行文字是这么说的:“现代政治理念是:如果没有明确的理由说明人们为什么要服从某一政治权力,这一政治权力就没有正当性、合法性。暴力威慑下强制服从,只是被迫的服从。虽然可以通过政治高压维持一个政权的存在,但这种统治的稳定性肯定非常脆弱。······政治统治的合法性,就其本质而言,就是社会成员对自己被统治在内心的认可和服从。没有多数民众的口服心服,任何政权都注定是不能长期存在的。政治统治合法性,是保持统治的核心与关键,所以统治者必须千方百计树立起全体社会成员共同接受的理念,即统治合法化。国家权力转化为权威的过程,就是政治统治合法化的过程。······漂亮的政治口号不能当饭吃,统治理论要接受统治效果的最后检验。‘是你脸白,人们才说你脸白;不是人们说你脸白,你脸才白。’”(见该书第202页)

此外,针对有些人认为民主在中国应该缓行,而缓行的理由就是中国民众的文化素质低,作者在书的《后记》中的批驳特别有力:“中国文化素质最差的当然就是广大农民了,然而,我们的直接选举,却仅限于选举村委会主任(俗称村长)。”你说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在素质最低的人群中反而实行了直接选举,也就是所谓实行了民主;而在至少要比农民素质高得多的人群中却至今只能由上级委任下级官员,也就是说,素质相对较高的人群所享受的民主待遇却反而不如素质相对较低的农民,真不知这是什么道理,又是什么逻辑?更不知下面将要提到的“北京人权论坛”是否应将此作为一个讨论的话题好好讨论一番。

说了“公案”,接着再说我们的人权。

今年9月16日,第八届“2015•北京人权论坛”在北京开幕,国家一把手习近平在“贺信”中强调“实现人民充分享有人权是人类社会的共同奋斗目标”。读着“贺信”,不免让人想到,在中共领导下,实现这个“目标”为什么就这么难?到底要“奋斗”到什么时候?有没有个“时间表”?从当年中共占领的所谓“敌后解放区”的“豆选”,到获取政权到今天,大半个世纪过去,中国大陆人权的发展也不过是有了一个“北京人权论坛”,而大陆民众真正享有的人权反而还不如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豆选”时期,像上面提到的国民写了著作,却不许公开出版发行,就是最典型证据。由此推想开去,整个大陆,也不知有多少真正有价值的书稿都无法出版,若是按约翰•密尔或按哈耶克的说法,这种损失对中华民族乃至对整个人类也不知有多大!难道这也叫中国社会进步?难道这也叫人权发展?我们有理由大声问一句:“奋斗”大半个世纪,至少在言论、出版自由方面,为何非但没能进步,反而却倒退了?

自1949年算起,中共领导这个国家已经六十六年,在这六十六年里,几乎没有一刻不是在要求人民要歌颂赞美这个政权,可就是不跟大陆民众讲如何落实人权。期间“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不说,公私合营、人民公社、打右派、饿死人,以及天天抓阶级斗争,一直到掀起彻底失去人性的文化大革命,从来没有讲过要落实人权。政权一到手,中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根本不知“人权”为何物。甚至直到“新时期”,直到这两年,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搞出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十二个词组,二十四字,里面竟没有“人权”,真不知是因为这两个字太敏感而令中共高层担心,还是就只把“人民充分享有人权”当作一个永远不去实现的“奋斗目标”“奋斗”下去,甚至只当作一个漂亮的口号而已。

自然,本人很难相信,在讨论这个“核心价值观”时就没人想到“人权”二字;若是容自己再做个推测,这个所谓“24字核心价值观”,一定是在中共高层指定的某部门提供的一堆词组中挑选出来的,而一开始提上来的词组中也未必没有“人权”,后来也不知有多少人包括所谓的专家们几经周折,反复斟酌、筛选,不断报批,甚至揣摩“圣意”,最终将“人权”排除,由国家最高层拍板定下这么个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若是这个推测不错,那么,只能说明有权拍板者根本就没有“人权”意识,至少不想让这具有普世价值意义的人权真正进入大陆社会,深入人心。因为从现在宣传的这二十四字十二个词组来看,别的不说,即使有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文明、法治,也还是不及“人权”二字重要。在一个不讲人权的的国家,很难想像它会讲民主自由,讲平等公正,讲文明法治。甚至可以说,在今天,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讲不讲人权,讲到什么样子,是判别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特别是像中国大陆这样一个自诩比资本主义制度要文明要进步的所谓“社会主义社会”,在其大力提倡宣传的一组“核心价值观”中竟没有“人权”二字,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十八大尚未召开前,海内外不少华人对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多多少少还抱有一点期望,希望这一届执政者能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做点开创性工作,有一个实质性突破,从而推动中国社会政治文明,推动中国人权有实质意义的发展,让国民过上真正享有尊严的生活。

然而,事实让人们大失所望。会议召开后不久,我们所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幅图景:在大陆各个城市,沿马路边的墙壁上不惜本钱搞宣传,而铺在墙壁布标上所印的内容除了几条传统古训,剩下来的就全是自我歌颂,自我赞美,自我崇拜,像“中国何以强,缘有共产党”,“社会主义好,百子乐中华”,“共产党好,百姓乐”,“国是家”、“有国才有家”,等等等等,至于民主、自由、人权之类,似乎都是不宜在这个国家宣传倡导的。记得先前有人不无讽刺地说过,中国社会,只要看提倡什么,就知道一定缺什么。可这一次有所不同,虽然政府不遗余力所提倡的,也确实是这个国家所缺的,可中国大陆民众现已逐渐觉醒,他们知道什么是他们最想要的,他们所缺的不是对政府对国家对中共的歌颂赞美,而是具有普世价值的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能给国民带来尊严的东西。

这不能怪大陆民众,面对现实,民主、自由且不说,一提到人权,中共就与这个世界上那些文明发达国家反着来:人家强调人权,强调人权大于主权;而中共却强调主权(强调生存权,强调发展权),强调主权大于人权,仿佛西方那些强调人权的国家就不要主权不要生存权不要发展权了。也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中共才十分忌讳提倡人权,而是到处宣传“国是家”,“有国才有家”。不过,自己始终想不明白,连一个乡村老大爷而且是在大半个世纪前都能明白的道理,这么大一个国家的执政者却反而搞不懂。前段时间央视法治频道播放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战长沙》,第十三集中那位住在衡阳乡下的“大爷爷”就说了一句与现在中共天天所宣传完全相反的一句话:“家都没有了,哪来的国呀!”大家看看,到底是中共天天宣传的对,还是这位“大爷爷”说的在理?

其实,只要认为主权大于人权,就一定会强调“有国才有家”,不管它是多么荒唐。在一个国家生活的人如果没有人权,他们要那主权干什么?如果遍地是奴隶,就算有了主权,人们过着毫无尊严的奴隶般的生活,那主权对于众奴隶们又还有何意义?关于这一点,早在约七百多年前,就有元朝诗人张养浩在他那首流传千古的小令《山坡羊•潼关怀古》中说得再明白不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没有想到,七百多年过去,中华民族一直没有走出这个怪圈。

2015年10月2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