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李克强与江绵恒的电信之战

这几天,涉案者高达60多人的广东移动窝案,因原董事长徐龙及其妻子日前双双在广州出庭受审,让案情再掀媒体报导高潮。电信领域一直就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后花园,甚至自成独立王国。从某种意义上看,江绵恒其实已经进入周永康模式。江绵恒在电信利益曾经不可撼动,如周永康在石油利益的长期称霸。当初最早公开向这两大利益集团“宣战”的就是李克强。

2013年年初,上任不久的李克强在一场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公开点名央企内部“任人唯亲、公款超度挥霍、官商勾结、另立门户搞家属业务”非常严重的五巨头,即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桶油,加上中移动、中电信两大电信营运商。

随后,国内媒体接话,包括财新网在内的多家主媒不约而同都在当年制作专题报导称,国企反腐史上最大的两起腐败窝案,莫过于中石油窝案和中移动窝案。

中移动窝案,据相关报导,最早由2009年集团副总裁张春江案引发。张春江之于江绵恒,也像蒋洁敏之于周永康,此人不仅是江绵恒创办的中国网通总裁,也是薄熙来在大连的铁哥们。在江绵恒干预下,中移动窝案一度查不动。

电信领域一直就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后花园,甚至自成独立王国。从某种意义上看,江绵恒其实已经进入周永康模式。(合成图片)

2013年开始,王岐山重启调查。针对这中国电信系统的最大腐败案,王岐山的突破点就是该集团最大的(规模与利润)省级公司──广东移动。同年4月起,广东移动爆发窝案。同年11月,中移动窝案取得一大进展,该集团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鲁向东被判无期徒刑。

2014年11月、2015年2月,王岐山派巡视组兵分二路相继进驻中联通、中移动。直至近一段时间,中移动高管系列腐败案的涉案人员陆续进入司法程式,有的判决,有的开庭。例如甫于上周开审的广东移动徐龙案。

自今年起,除了继续反腐,李克强开始在各种场合喊话三大电信商让利消费者。不论是一季度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还是5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三令五申的催促工信部与三大营运商落实“提速降费、流量不清零”等惠民政策。

但是新闻可见,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就是按兵不动,直到李克强的指示已经过去约三个月,即7月22日工信部才正式发布说拟在10月底前后完成全国范围内宽频降费、提速,以及手机流量月底不清零的目标。

对照一下2008年3G牌照开放,当时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一通电话打过去,工信部就提早了近半年的时间发放。

李克强对网速与流量会如此在意,主要因为这不仅是人民的大事,也是国家的大事。数据显示,中国手机用户世界第一,但网速世界排名仅80多名之后。三大营运商暴利,国家资讯基础设施建设有如第三世界国家。

特别是,为了解决部分传统零售业的日渐衰落,以及衰微之后带来的失业问题,李克强力推“互联网+(某行业)”的经济发展模式,而网速与流量资费就直接关系到此一经济模式的营运品质与成本。

所以不能小看江绵恒在此领域的能量,电信、互联网和石油、水电、煤气一样,已经算是国家的基础设施,既关系经济、就业等社会稳定,更关系到执政基础。也就是江绵恒以此就可以制约,甚至掐死“克强经济”。

李克强抛出“提速降费、流量不清零”这个话题时,也就是进一步向江绵恒的电信领域动手。江绵恒也撕破脸。可以看到一段时期的新闻报导,部份媒体以资费下调将使三大营运商盈利减少进而影响国际信评来为营运商舆论造势,以此威胁中央少插手电信市场事务。

还有值得关注的,李克强在落实提速降费助力“互联网+”的一句关键谈话,那就是要支持互联网国际出入口带宽扩容。此话不言而明的意思,带宽,是国际出口扩容的前奏,国际出口扩容,则是彻底推墙的序曲。

更直白的说,国内网速飙得再快,还是会撞到一堵墙,那就是中共的封锁墙。连“真善忍”短信都不能发的移动互联网,有何“互联网+”的品质可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