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一然:中共话语解释系统的崩溃

在中共近百年为患中国的黑暗史逐渐曝光于天下的背景下,伴随的是中共血本打造的话语解释系统的全面崩溃,这不仅意味中共存在合理性的全面丧失,也意味着人们对生命意义全面反省的开始。

中共话语解释系统的目标:无所不能

和世界民主国家的执政党轮流坐庄的理念不同,中共的目标不仅是把其他所有党派和民间团体花瓶化、虚无化,而且要把自己伟岸化、合法化,以至万岁不倒。为了这个目标,中共编织了一个自说自话的话语解释体系,其内容如林林总总的杂货铺,从猴子变人的进化论,到阶级斗争、成王败寇,再到资本主义必亡、共产主义必胜,再到大大小小如马恩列斯毛邓江等等互扇耳光的修补论。中共试图堆砌一个解释世界的缘起、人的由来,以及人类历史、现在和未来的无所不包的巨型话语解释体系,从而在这个文字逻辑体系中说明中共需要千秋万代存活的理由。

×上述目的决定了中共话语解释系统的一个主要目标:让人们误以为,共产党的理论无所不能,其智慧超越了人类历史的一切思想理论和学说,所有与之不符的学问和论述统统荒诞和谬误。

×有了这个似乎比上帝还高明的话语解释系统,中共宣称自己实践了最高明的社会制度,实施了全世界最高效率的经济模式,建构了全世界最受老百姓爱戴的清廉聪明的政府,旗下的百姓生活在无比幸福和快乐中,共产党不仅廉洁爱民,而且纯洁无瑕。它过去很伟大,现在勇于改过,未来必将把控全世界。党虽然一直不断的犯错误,最高领导人也几乎都被〝自己人〞修理过而不得善终,但党却神圣而正确。总之,中共的话语解释体系把自己描摩为理论上无所不知,实践中无所不能的神仙高手。

虽然从逻辑上说,自称的正确总要经得起实践检验,至少局部的检验,才能逐渐令人信服,但中共似乎等不及检验的过程,就迫不及待地通过国家的宣传机器,灌给了中国人,配合社会资源分配体系和枪杆子的恐吓力,同时把所有传统话语体系和现代文明体系涂抹上妖魔的色彩,六十多年喋喋不休的灌输中,的确使许多中国人习惯了这样的逻辑:任中共说什么,它都是完全正确的,至少公开场合得认真地假装它全部是对的,即使事实反覆证明它总没有解释力,实践起来总是失败,预测事情的走向总是不准。

时间正在向公众展示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那就是:中共〝无所不能〞的话语解释体系,正在经济、政治、社会生活实践的方方面面面临崩溃。

话语破灭的经济基础:高效率组织经济生产神话的破灭

中共理论堆砌的神话之一是:自己拥有最先进的理论,代表全人类最先进的生产力,运用到生产实践上,比历史上任何社会和国家都高明,效率最高,能力最强。

然而,中共1958年〝大跃进〞政策一出笼,仅短短三年时间,被其宣称的历史上〝最优越、最先进〞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就快速地饿死了三千多万中国百姓,国民经济一片萧条。

艰难挣扎到1970年代末,在城市乡村被低效率和饥饿贫困所困扰、国民经济陷于全面崩溃的边缘,中共不得不放弃先前所谓〝优越社会主义经济〞模式的尝试,在农村,部分恢复了中华民族运转了几千年的小农生产方式;在城市稍微放松了对严厉管制的情况下,1980年代中国经济才在一定程度上稍许恢复了生机。

几十年的亲身体验,国民发现共党的〝理论〞对他们指导越少,中国民间的经济表现得越有活力。实践教育了人们:中共话语体系运用到组织经济时不仅荒谬而且幼稚。

为了弥补上述实践对其理论摧毁性的打击,中共的笔杆子们绞尽脑汁,拼凑出了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说,明里打着马列和社会主义的旗号,实际上彻底放弃了对苏联式的社会经济制度模式的崇拜,转而推行国家集权资本主义,允许部分地区模仿欧美组织市场和生产的方式,进一步放松对经济和社会资源的严厉管制,刺激了有权力背景的特殊人士,提供给他们制度性暴富的方便之门,在短期内似乎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和所谓的繁荣,并将其宣传为所谓的〝中国奇迹〞。

与此同时,被当成国家机密的各种遮遮掩掩的指标显示:中国的自然资源被全面彻底的污染,如水和空气;中共的市场结构、分配结构和消费者之间存在着无法调和的深重矛盾;中国的社会财富分配严重畸形,贫富差距日益刺激百姓的观感痛苦,并且达到采取大规模对抗行动的临界点。2015年来,中国股市的怪异涨跌模式,把控制中国经济命脉的某些权贵力量之间的生死相拼,推进公众视野中。搏杀中,老百姓口袋的存款和一触即发的愤怒更成为被某些大佬挟持以供较量的棋子。

中共话语体系中,一贯把自己组织经济的低能归咎于所谓的敌对势力,同时也把自己执政的过失悉数推给它们。如〝三年自然灾害〞、〝西方敌对势力〞、国内〝一小撮坏人〞、〝资产阶级自由化〞等。更甚者,在经济宏观调控的一连串政策失灵、社会保障体系把百姓当成包袱甩掉的情况下,于1999年,邪恶党首江泽民居然发动对上亿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众的镇压,作为转移百姓视线的政治手段。

然而,镇压法轮功至今,世界各国经济专家拿出的指标显示,中国各行各业全面萎缩,危如累卵、中国经济现状一触即溃。实践证明,中共组织经济是低能的、失败的。

话语破灭的社会心理基础:公信力的破产

一个权力要生存和维系,必须要证明自己有能力扬善除恶,让老百姓获得身心的安全,也需要解释自己所采取的针对公众的各种政府行为的正当性,从而让生活于其中的老百姓通过切身的体验,积累认同感。

几乎所有的政权,都需要安抚民心,以公正规范的行为满足公众的期待。简单说来:让人们明白什么是正常的行为,哪些是令人尊敬的做法,哪些是被社会强力谴责和惩罚的恶行。国家权力将在扬善惩恶的原则上,建立和维护社会基本秩序,给予百姓安全感。

中共在自认为超越上帝式的话语体系中,把自己的权利至高无上化,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神圣化,打着维护真理的旗号,几十年来惩罚过几乎所有的中国家庭。在其解释体系中,惩罚公众的理由,或因为财产、或因为学问、或因为给前朝政府打仗抵御外侮、或因为给统治者提民主建议,或因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和袪病健身等等。过去的六十多年,不间断的政治运动和没有制约的滥用公权,让中国社会一直处在恐惧和压抑中,令人们在无奈中苟同着中共的所谓正确和伟大。

生活中越来越深刻的体验,则在民众心中留下衙门难进、官员贪婪、高官淫荡、媒体撒谎、好人不得好报、坏人无法无天的现实版语境。社会怨愤情绪不断积累,被堵住嗓子憋气太久的沸腾民怨,积累着高压锅炉般的当量。

中共的话语系统成为一件破败不堪的遮羞布,却挡不住千疮百孔的现实,遮不住实践的彻底失败。

话语破灭的直接推力:真相广传

为了让人们对其自我吹嘘的话语解释体系信以为真,中共下血本对读过书、有学问有思想的人,从精神和肉体上尽力摧残,活下来的则让他们变成靠边站的贱民;对所有可能使人们产生联想的历史文化古籍、古迹和名胜进行拆毁焚烧;或借革命的名义砸烂。为了创造不被戳穿的话语环境,开足马力宣传的马恩列斯毛成为话语高地的独角,一批受训练的所谓知识分子效力于给中国人洗脑的各个领域。很多年里,锁上国门,安上网路防火墙,训练成千上万的网警,成为中共维系自己话语世界的杀手鐧。

然而,随着民间突破网路封锁能力的不断提高,中共鱼肉百姓、残害生灵的真实面目日益昭现,中共卑鄙的发家史,流氓的秉性,谎言堆砌出的高大,已将中共邪恶丑陋的嘴脸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中共伪善光鲜的忽悠话语体系遭到致命的摧毁,精心打造的呓语解释系统现出坍塌崩溃无可挽回的破败景象。

这些重磅的真相包括:准确描述中共本性和历史的著作《九评共产党》;系统揭示分析共产邪恶话语体系的《解体党文化》;记录法轮功修炼者遭受残忍迫害海量图文;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历史的系统整理和全面介绍;描述中共执政以来杀戮8000万老百姓的惊人史实;被中共官方和民间披露的腐败官员的糜烂生活等等。

其中,最黑暗最残忍的一幕是持续十多年杀害超过二百万名法轮功学员,强摘和倒卖他们的器官牟取暴利。中共政权在人类历史上演绎了登峰造极的邪恶版本。

随着法轮功学员持续传播真相,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大潮般迅猛推进,中国人的正气和善念被启发,更多的民众在良知的拷问和亲身体验中反思进而觉醒,从而意识到,对中共话语的任何一丝谅解和宽容,都是对人与生命的亵渎。抛弃中共,彻底脱离中共党文化、结束中共黑暗暴政,是崩溃中共话语解释体系的必然选择。

身处历史转折关头,明了中共邪恶的话语技俩,果断抛弃中共,是顺应时代潮流的大义。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人类千秋万代将传颂在这个最艰难困境中,启迪人们智慧的、勇敢坚强的真相传播者:法轮大法修炼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