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一然:中共官员的偷盗示范

作者:

中国古人定义偷盗为“不告而取”,属不道德行为,非有修养的君子所为。不过,在倡导“闷声发大财”为荣的马列国度,中共官员,尤其是一些高级官员们,充分享用了“不告而取”的特权,不仅在获取社会特权上,而且在社会资源上,国民财富上,甚至使用他人的身体上等,都充分体现了这一党派的基本原则。某些中共党员们身体力行,为全中国的老百姓演绎了登峰造极的偷盗行为示范。

发横财:窃物示范

当今中国,官员本人和其家眷、亲友是最富有的那部份人,官位越高,权位越大,则“钱”程越显赫。且看看曾任和现任国家级、省部级的儿孙妻妾们名下的产业和海外银行的账号,就可知道,中国有诸多巨富,富可敌国不是图有虚名的。随便瞅瞅军委主席徐才厚、郭伯熊,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什么的,单凭他们家中现金需要按吨级计算而言,就轻松地将中国带入钱款的全新度量衡时代。如果把传言中,巨贪及其代理人们每年转移到海外的巨额赃款稍举一两例,简单描述几个指标给中国公众,如银行转账数等等,相信一定对中国的老百姓有巨大的冲击力。

不过,所有中共官员的这一切,都必须在中国老百姓被蒙蔽的情况下进行。在中共自己都不得不抛出些巨贪巨腐官员的情况下,“公示官员私人财产”的法律提案,依然被当成对中共政权有颠覆嫌疑的可怕言论,提案人受到百般骚扰和恐吓。

中共官员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和便利,其聚敛来的钱财,既不需要向公众汇报,也不必说明来处,国家部门的监督形同虚设,更不用提向国库纳税。很明显,这些来路不明的钱财,就是“不告而取”得来的。

其实,“不告而取”早就不只是高级中共官员的致富门道,中共不受制约的独裁制度,本身就决定了从基层官员起,层层部门,各级政府,都具有“不告而取”的便利条件。大大小小的党政官员,鱼用鱼路,虾用虾道,各显本事,把手中的权力变现为不需公告的私家现金和存款。

当官成为很久以来中国人艳羡的高速致富捷径,福建六岁孩童掷地有声地表达了当代许多中国人的追求、家长盼望子女实现的人生目标:“长大了做贪官”。可见,当官,做中共的官员,用权力变现金的事实,向中国人有效地在全社会做了贪污腐败、不告而取,并快速发横财的示范。

通奸:偷情示范

不告而取运用在物上,是偷、盗或窃,运用在不能公之于众,不能告知老婆老公,双亲乃至公众的不正当男女关系上,即为“偷情”,直白点叫“偷人”,用中共党员纪律手册的说法,叫“通奸”。

不过,在中共的官场上,其窃政的第一任首长毛太祖就对通奸偷情极感兴趣,不仅涉及数量大,而且社会覆盖范围广,无论是秘书、翻译、列车员、文工团女兵,还是同志们的太太,广泛涉猎。甚至年老体迈的情况下,还有总参特务系统为其物色培养美女人选。其中一位公众广泛知晓的妻子、后来当上中央首长的江青,从上海滩混迹起,就被呼为“公共巴士”,有丰富的个人偷情史和婚外通奸史。也许是这一共同偏好使他们走到一起的吧。

古人云:上行下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党的首脑身体力行的示范下,中共各级党员干部承传了党魁的这一传统。当人们在听到倒台前的周永康夜夜做新郎,薄熙来睡过几百位名女人,徐才厚在部队文工团里物色名角,孝敬给诸位首长,而且和多位上下极分享绝色美女的时候,许多中国人已经不再如雷贯耳,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那就是:党员干部,特别是一些中共高级干部,他们对此极擅长。

偷情在党员干部中流行,也不仅仅是个人嗜好,很多时候也是首长们的一个应酬道道。中共深谙这个道理,要升官发财,官道顺通,就要拉帮结派,团团伙伙。官场上流行的表示关系很铁的示好方式是,给你看我的“蜜蜜”,无论是小三、蜜四、迷五、眉六,娇七,带上她们,以示知心交底,彼此信任。而其中更为“知根知底”,共享秘密的办法,则是共享小蜜。发起人通常有“远大”的个人目标和政治抱负,通过物色一个或多个信得过的、有本事的异性,将其培养成传递信息、打探情报的特殊“蜜蜜”,周旋于各位重要首长床笫和枕边,将接力上床的首长们串成一支特殊部队。只有信的过的“自己人”,才有资格加入这个“有头脸”的圈子。据说已经被反腐落马的官员如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等国级首脑,都有属于自己的此类兵团。至于地方上的低级别官员们,则根据自己的财力和影响力,组织起类似的规模不等的人、财、物“蜜蜜”系统,以备长远之需。

对海内外广泛议论的,正受到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起诉控告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曾庆红们,在他们被送上审判台、其艳情故事被公之于众之日,中共历史上有着丰富偷情艳史的男女首长们一定自叹不如,扼腕叹息。

中共的体制,在握有不被监督的权力背景下,营造了熟谙通奸潜规则的中共官场,这些被称作“社会精英”的国家“栋梁”们,上上下下身体力行地行使着“偷情”这一“榜样”示范。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性贿赂、性丑闻,充斥中国的官场,并通过他们的行为和需求,在民间广泛渗透,形成了与之配套的二奶竞争机制、情妇运作规则、娼妓服务产业、”“蜜蜜”培养选拔体系、女干部高速升迁机制等,与优先服务领导们的与时俱进。

在中共管理的国度,一群衣冠楚楚,有头有脸的官员们,将色情的偏好加以示范,把全社会道德标准拽入堕落的深处。有了这些头面人物的示范,人们不再以违背伦常为耻,反以床地谋得的钱物地位为荣,这与中共官员们男男女女身先士卒的推动相关甚密。

党的“伟大光荣”:盗名示范

不告而取占有名誉,是为欺世盗名。男盗女娼的中共党员把自己的党描画为“伟大光荣”的团体。

一个执政党,只有在其执政一段时间后,经过老百姓和专家根据亲身的经验和一些通用的客观指标鉴定,才能判定其所实施的政策是否正确,评估其所做所为是否真的光荣、科学。至于以后能否继续执政,则需老百姓有表达和选择的机会和途径。只有当老百姓有参与评估成为制度性的可能,才有判断该国执政党是非功过的可信前提。

显然,在六十多年的执政过程中,中共未得到任何民间有效的正面评价,也没有取得中国人的共识。但按照中共自己编纂的故事,从产生那天起,就已经“伟大光荣”了,而且一直“光荣正确”着。这一崇高的美誉,既违背常识,且违反民意,更违反科学的方法论原理,却一直被当成中共包装自己的体面外衣。无论其党干了多少坏事,政策戕害了多少百姓,它总被自己的媒体持续表彰为“伟大的、光荣的”,称其受到“人们的选择”,“代表最广大人们的利益”。

然而,中共的真实历史是,从建政前的大规模肃反,到莫须有罪名杀AB团;到窃政后,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到合作化,迫害法轮功,中共至少导致八千万中国百姓丧命。即使是老百姓改良性的建议、反思或些微的怀疑,都会招来制度性的严厉惩罚。或被剥夺话语权,或下狱坐牢,或失去前途,或被监管洗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更是全面而野蛮。中共不仅腐败而且堕落。如此十恶俱全的恶党,在中共的笔中、口中,能毫无障碍、表情诚挚地说“伟大光荣”。一些被党改造过的知识份子,面对如此基本的事实已不敢作声,有些还成为中共欺世盗名、欺骗民众的操作手、虚假事实的吹鼓手。

这种刻意掩盖、扭曲事实的自我吹嘘,不仅把指鹿为马演绎成现代登峰造极的流氓版本,而且给民众示范了谎言重复千百万遍的后果,那就是:制造一群对真理和真相麻木的民众,面对谎言习惯性麻痹自己的国民,对中共残暴集权无奈到无底线的容忍。曾经的万国来朝的华夏古国,民意惨遭践踏与蹂躏。

还要忍多久?

那些掌握国家公器的中共党徒,在不受监督制约的体制下,大行偷盗示范,不仅霸占了巨额财富、败坏着社会风气,而且颠倒是非混淆视听,竟至大规模倒卖法轮功学员的活人器官。这群言辞体面、衣着光鲜的偷盗之徒,其腐败邪恶已将人类历史推向了邪恶的顶点。

中华灿烂的五千年文明史,儒释道的智慧与道德涵养教导人们如何保持尊严和高贵。上苍赐予每个生命阳光雨露,绝不是为了模仿和追随中共党徒们的龌龊行为。容忍已经太多,沉默已经太久。让你我的良知复苏、正气回升,加入到解体中共,驱逐马列的时代潮流中;彻底反思中共及其党徒的一切恶行,清算其为非作歹的罪行,迎接没有共产党的全新中华文明时代。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