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吴戈:美国忘记历史了吗

美国的态度。中国痛苦地想起,美国虽然重视与中国共同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历史遗产,却早已与日本达成了彻底的和解和牢固的同盟,两国、两军甚至能共同纪念70年前殊死搏杀的阵亡者。这种深度和解与中国的深度纠缠显然构成了鲜明对比。这当然有冷战的原因,也有当前中国政府修补合法性急需保持对日仇恨的原因,但这种纠缠毕竟阻碍着中国在战后亚太格局中取得更有利政治地位,也与中国事实上依赖的亚太经济合作不相称。

相比前几个历史时期,中国近十年对抗战国难和牺牲的纪念,乃至对抗战史的重视和强调,存在一个政府倡导的人为波峰。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再次肃穆。

抗战的牺牲者当然应当纪念,历史当然不该忘却,然而不易察觉、更难以被承认的是:相比前几个历史时期,中国近十年对抗战国难和牺牲的纪念,乃至对抗战史的重视和强调,存在一个政府倡导的人为波峰。

背后的原因,既有中共革命史敍事号召力萎靡,国民在开放后新价值体系下急需新的群体认同,也有财力勃发后中国官民两界均急于确立新的国际地位却实力不足,被迫在对日关系上强调悲情和道义债权,并以日本偿债不力加算道义利息,从而将中日政治、经济和地缘竞争的主题偷换到自认为本金最充足的历史领域,其实是为了掩盖竞争中的乏力感和不被国际体系认可的焦虑。

同时,中共对历史的强行打扮已成习惯,对抗战史的强调自然未能免俗,结果“30万”这个由领导人主观估测、欠缺学术严谨的数字将中日道义债务纠纷进一步搅浑,对方的辩解又反过来加剧中国喉舌的焦虑和悲情。

这种焦虑还有一个新的来源:美国的态度。中国痛苦地想起,美国虽然重视与中国共同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历史遗产,却早已与日本达成了彻底的和解和牢固的同盟,两国、两军甚至能共同纪念70年前殊死搏杀的阵亡者。

这种深度和解与中国的深度纠缠显然构成了鲜明对比。这当然有冷战的原因,也有当前中国政府修补合法性急需保持对日仇恨的原因,但这种纠缠毕竟阻碍着中国在战后亚太格局中取得更有利政治地位,也与中国事实上依赖的亚太经济合作不相称。

最遗憾的还是面对这种巨大反差,中国社会和学界不仅不去深入研究美日关系,反而愤愤然、悻悻然地求助于两个论据。

第一个是日军犯下的罪行不止南京大屠杀,为此某出版社或奉旨、或投其所好,专门翻译出版了四本讲述日本战争暴行的西方历史作品,分别涉及日军转运盟军战俘、强迫战俘修筑缅泰死亡铁路和大量使用战俘、平民充当奴隶劳工。

这些当然是史实,问题是“盟军战俘也受到日军虐待”并非什么新大陆,更非中国编辑所称“欧美作家终于站出来了”。

实际上,欧美社会对整个二战中的法西斯罪行,甚至包括作为受害者和战胜国的苏联与纳粹勾结、牺牲邻国、与日绥靖和残暴报复德国平民,以及战争初期欧美对德日政策的教训和战后处置等问题,都有正反两面的深刻研究和总结,远超中国对自身抗战史的扭曲和遮掩。美国南北战争的和解,就更是中国望尘莫及的了。

战后世界最深刻的变化之一正是对德、日的惩罚与和解。中国社会盛行嘲笑美国如今在世界出尽风头,充当世界警察,却曾被日本人凌辱,显然是对战后史的无知和自欺欺人,也是对和解议题的有意逃避。

至于中国还告诫美国人“现在认识到(当年的耻辱)也不晚”,“对认识日本当今的所作所为,以及在这个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大有裨益”,就更是对美日关系的无知和可笑的自以为是了。其中,也暗含着“中国的实力收拾不了日本,美国总能吧”的阴暗心理。

中共官方的口号有“铭记历史、缅怀先烈”,但接下来是“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如此无知和自欺,哪一点体现出珍爱和平,又哪一点能够开创未来?

当然,中国喉舌还有一个有力论据:既然日美和解而中日难和解,説明日本人显然只服把他打得最痛的强者。言外之意是中国必须补上痛殴日本(最好用上原子弹)这一段,日本才会承认侵华历史,中国才能与日本和解。

姑且不要説现在中国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就是有,中国的能力又有几斤几两,关键是日本对侵华历史的态度问题,有多少是日本一部分人的确否认,又有多少是中国在自身抗战史任人打扮之下的借题发挥。

后一点,从中国喉舌口中美国人仿佛连盟军战俘的苦难也忘得一乾二净的历史认知水平中,恰好可见一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东方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