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生态 > 正文

云南书记:停止怒江一切小水电开发

开发VS环保,同样是关系民生,但是两者往往会成为二元对立的话题,尤其是涉及核电、大型水电工程的时候。就像怒江开发,相关话题已经争议了10年之久。日前,在云南省“两会”上,中共云南省委书记、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纪恒郑重表态,云南将停止一切怒江小水电开发,推动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使之成为旅游天堂。

李纪恒是在1月25日举行的政协云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界别联组会上作出上述表述的。

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山脉,是亚洲最天然的水道之一,中下游河段天然落差达1578米,可开发装机容量达2132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1000亿度。过去10来年,由于在生态环境保护与水电开发之间存在严重争议,怒江大峡谷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怒江州旅游资源丰富,除拥有独一无二的峡谷自然景观、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以外,还拥有独龙族、怒族、傈僳族、普米族等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情文化。然而,怒江州在全国是个极其特殊的案例,98%以上的国土面积是高山峡谷,交通条件极度不便,垦殖系数不足4%。

“出门一线天、过河靠溜索、种地靠弹弓、收割靠猴子。”10余次进出怒江的李纪恒称,这是生活在怒江大峡谷大部分人的真实写照。停止一切小水电、小矿山开发,把生态保护起来,申报国家公园,“这样的地方开发需从保护开始”。

据悉,为推动怒江发展,云南还将启动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全长77.46公里的保山到泸水高速公路已于2015年年底开工,预计2017年年底通车,届时怒江不通高速路的历史也将结束。怒江机场也将于年内选址立项。

这已不是李纪恒第一次对怒江小水电开发做出表态。

另据《界面》早前报道,当天傍晚,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志愿者”召集人汪永晨从央视的记者朋友得知“怒江停止小水电、小矿山开发开采”的消息。她看到这条消息后,她稍微顿了一下,随即呜咽起来,然后嚎啕大哭,哭了有20分钟。

“我12年来了怒江16次,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哭罢,汪永晨说,“真的是为怒江庆幸,觉得怒江有救了。”

李纪恒书记25日的这一表态获得媒体的称赞。

《中国青年报》27日刊文称,这些年在开发怒江的问题上,一些专家和地方政府一直争持不下,前者反对开发,后者主张开发。专家们多是着眼于长远,从保护怒江的生态环境出发,运用专业的科学知识,据理力争,提出反对意见;地方官员则从提高当地民众的生活水平,打赢扶贫攻坚战这一眼前利益出发,坚持要开发小水电、小矿山甚至小化工,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尽管专家们的意见高度一致,且反对意见扎实充分,但仍然难以阻止怒江的开发步伐,毕竟行政力量更强大一些——只要地方政府打着改善民生、脱贫扶贫的旗号,来自民间的、学术界的、舆论界的力量就很难改变其开发的决心和意志。

这有不断传出的怒江上一个个水电项目相继开工的消息为证,其中尤以去年6月16日财经网曝光的怒江大峡谷正在建设一个化工项目的消息,最为人关注。消息称,这是一个年产1.5万吨高氯酸钾的化工项目,是云南省怒江州州政府“产业建设年”三年行动计划中的新建项目。据该项目环评公示,项目总投资4937万元,计划于2015年5月投入运行。

相比投资效益,该项目存在诸多环境风险。如临近饮用水水源,项目与周边村庄的饮用水源地、怒江支流——古泉河仅几米之隔。如爆炸风险,根据该项目环评报告,高氯酸钾发生爆炸的死亡半径为98.9米,重伤半径229.1米。再如危险废物的处置风险,即该项目每年将产生15吨的含铬废渣。而且,该项目产生的有毒废水将会给怒江中下游的生物多样性和下游人民的饮用水造成严重危害。

这些都是专家和环保志愿者给出的意见,但当地政府听不进去。对于州政府而言,最大的政治任务就是打好扶贫攻坚战,多年来,州委州政府始终把项目建设作为经济建设的主要抓手,特别是前年,怒江州紧紧围绕“三基地、一品牌”战略目标,启动实施“产业建设年”活动,狠抓项目建设这个发展“牛鼻子”。就是在这一背景下,从湖南资兴市引进了这个年产1.5万吨高氯酸钾的化工项目。

此次李纪恒以省委书记和省人大主任双重身份,在云南省两会上做出这一表态不同凡响,代表了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的意志,也可说是表达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共同愿望,虽然执行效果有待检验,但这一表态很好地表明,云南省终于听取了专家的意见,确立科学发展观,调整了发展方向,矫正了发展目标,从一味追求眼前GDP,转变到着眼长远利益,做好怒江的生态保护工作,通过发展旅游经济来改善民众的生活条件。这是利在百世,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人民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