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低成本造冤案,蛋糕糊脸追责

身为公民,应该明白,爱国不等于爱朝廷,更不等于爱皇上,中国历史上曾有80多个王朝,它们兴它们亡,中国还是中国。历史上还有800多位皇帝,他们生他们死,中国还是中国。地理文化民族的国家值得爱,政府不值得,至少要看它做的好不好才决定是否爱它。

【四川凉山慰问驻军60头猪戴红花】四川凉山政府慰问驻军谱写军民鱼水情。这画面。。请问凉山的部队缺吃的吗?最需要猪肉过年的不是当地穷苦的老百姓吗?为什么要打胭脂,临吃前还被弄成个小粉红的样子?再说了,大红花应该戴在英雄模范胸前,为什么猪也可以戴;而且凉山可能是中国最贫穷的地方,用最穷的人纳的税给部队送猪肉真是猪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居然还弄了60张一模一样的桌子出来放红花猪。等小兵哥们把肉吃了把课桌捐给贫困山区的的同学成不。

新京报:美国助理国务卿2日称,朝鲜利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是给反对对朝实施更多制裁的国家一记耳光。外交部发言人回应,在有关国家一味主张施压和制裁的呼声中,朝鲜一次次进行了核试验。这个耳光打在谁的脸上,谁心里清楚。——2月8号起,朝鲜真会挑啊,居然是俺们赵国过年那天。哈哈,不过俺们赵国外交部真有意思,明明自己家的脸被打的红肿,却捂着脸说:“到底打的谁啊?我不疼,是美国的脸疼。”//@防务君:全世界都清楚朝鲜不是发射卫星而是试射远程弹道导弹(而且发射时间有可能挑在中国大年初一),可怜中国政府一次次被打脸,不以为耻,反倒掩耳盗铃般的指责其它国家!朝鲜这样的独裁政权的存在就是人类的耻辱,世人当戮力共击之。

【王军霞等人承认服药马俊仁亲自为队员打针】当年闪耀世界的“马家军”,如今萦绕在兴奋剂丑闻的疑云里。据媒体报道,17年前赵瑜曾推出震惊体坛的《马家军调查》,当年赵瑜迫于压力把“兴奋剂”部分删掉了。现在被删掉的章节重见天日:马家军姑娘们被罪恶的药魔深深地伤害。先后反映和证实此事的有王军霞、张林丽、刘东、刘莉、张丽荣、马宁宁、王晓霞、吕亿、吕欧、王媛等老队员。队员们控诉马俊仁给她们注射兴奋剂剂量远大于“常规”,甚至制定了打针计划表,即使在火车上也要求女队员脱裤子打针。长时间的备受煎熬让队员们身心俱疲。据最新爆料,当年教练马俊仁曾强迫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并亲自为运动员注射!大量使用兴奋剂后,这些女队员身上已经出现了不正常变化,说话声音越来越粗,有的不来例假,肝病越来越多……马俊仁为了让女队员的内脏少给他添麻烦,为了保证持续训练,就让她们集体去做阑尾切除手术,不管有没有毛病,每人都要挨一刀!——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啊。为了名誉不惜造假残害别人,这就是赵国人的手段。

【禁操办】紫色百合5:继“中国梦”办公室之后,居然还有“禁操”介么一个办公室!

凌虚铺子:【惨到难以想象:农村老人自杀的平静与惨烈】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两三天过去,发现父亲没有要死的迹象,这个儿子就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老人随后自杀,儿子赶在一周内办完丧事,回城继续打工…这是人间,还是鬼域?

罗昌平:“错杀你儿子,我自罚三杯,你随意!”【记住这些个没娘养的】

五岳散人:内蒙呼格冤案的处罚结果一出来,可谓是满座哗然,处理如此轻描淡写,还真是罚酒三杯的至高境界,连割发代首都不如了。其中一个问题在于,到底是国法大还是家法大?党纪处分是家法,您怎么处置跟普通百姓无关,那是您惩罚组织成员的办法,但那要等国法处理完了再说,不能拿家法代替国法,这成什么了?

春秋药王:平生最恨被人冤枉,一点鸡毛蒜皮的误解都能纠结半天,这种黑白分明的性格让我不敢想象,如果像呼格那样沉冤莫名。内心该是怎样的憋闷发狂?呼格的悲剧在于,办案者明明知道呼格不是凶手却仍要杀良冒功,屈打成招的办案方式,让每个国民都成了潜在含冤者,而那种蛋糕糊脸的追责方式,看起来真的很像表彰。

陆伟民律师:从呼格案追责,可以发现制造冤案的成本极低,试看所有的冤案,都和办案人员急于立功有关,在办案人员个人前途和办案指标捆绑在一起的体制下,为了完全任务,刑讯逼供成为破案的标配,然后检察和法院配合,最后皆大欢喜开表彰会,升官加奖,即便翻案也是不痛不痒的处罚,试想这种体制下冤案可能避免嘛?

痞人王朔:身为公民,应该明白,爱国不等于爱朝廷,更不等于爱皇上,中国历史上曾有80多个王朝,它们兴它们亡,中国还是中国。历史上还有800多位皇帝,他们生他们死,中国还是中国。地理文化民族的国家值得爱,政府不值得,至少要看它做的好不好才决定是否爱它。

5ula5:一个十多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因为在公安系统工作,就通过国内的户籍管理系统查到了我家人的电话,然后找到了身在国外的我,前后大概只花了他几分钟的时间,电话里他还好兴奋跟我取得了联系,我这头听得一愣一愣的。#中国式恐怖故事

real_whisper:上海写字楼里的Linda、Mary、Vivian、George、Michael、Justin挤上火车,陆陆续续回到建福、山东、河南、广西、黑龙江……名字又变成了桂芳、翠花、秀兰、大强、二饼、狗蛋。北京各大部委格子间里的小李、小孙、小张、小王、小赵……挤上火车,回到家乡,名字又变成了李处、孙处、张处、王处、赵处。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6/0204/687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