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货币狂贬 委内瑞拉用波音747飞机运钱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数百万磅的给养被装上36架的波音747货机运往委内瑞拉,以支持委内瑞拉摇摇欲坠的经济。但是这些给养并不是食品和药物,飞机搭载的是委内瑞拉所急缺的: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

根据援引7名相关人士的消息,该批玻利瓦尔是委内瑞拉进口的50亿纸币的一部分。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在2015年下半年后期批准了政府增加国内玻利瓦尔的供应。

根据5名消息人士透露,委内瑞拉央行正在秘密商谈订购超过100亿的纸币。这一订购量将使得目前委内瑞拉国内货币流通量增加一倍。仅仅这一次的订购量就超过美联储和欧央行每年印刷的美元和欧元近80亿,而玻利瓦尔并不是全球流通的货币。

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胀率,在初步达到预测的720%后将在明年翻上很多倍。同样也有可能委内瑞拉这个国家未来将不复存在。因为一旦一个国家遭遇恶性通货膨胀问题,那么两件事将会很快发生:社会暴动和政变。

但是在走到那一步之前,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将会忙着清空本国月120亿美元的黄金储备。这些黄金储备是马杜罗的前任查韦斯辛苦挣回来的。可惜的是这些黄金从未真正要留在委内瑞拉。

同时,现在委内瑞拉国内的生活就如同当年魏玛政府下的德国,人们买东西需要带着一手推车的钱去付款。

尽管信用卡和银行转账的使用率在上升,但是很多委内瑞拉人很难使用这些方式付钱,因为小商贩们希望避免支付交易费。

在一家餐厅享用一顿美好的晚餐需要支付厚达一块砖的纸币。一个奶酪玉米饼售价近1000玻利瓦尔,需要10张最大面值的纸币,100玻利瓦尔仅相当于10美分。

经济学家表示,僵化的国家管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黑市变得异常繁荣,所有食品,汽车轮胎甚至是纸尿布在黑市上只接受现金付款。

此外印刷这些毫无价值的纸币花费了委内瑞拉政府数千万美元。根据该名消息人士透露,“这场购买纸币的狂欢花费了委内瑞拉左翼政府数千万美元。”

而更荒唐的是委内瑞拉国内最大面值的货币仅为100玻利瓦尔。

印刷纸币的高支出在油价暴跌的环境下对于委内瑞拉来说是个特别沉重的负担。自由支出已经使得委内瑞拉国内金融状况摇摇欲坠。

全球大部分国家已经将纸币印刷外包给可以提供先进的反假冒科技(例如水印和安全线)的私人公司。委内瑞拉的订单显示了其国内继续的纸币数量和急迫程度。

委内瑞拉央行在工业城市马拉凯的印刷公司没有足够的安全纸张和金属来印制纸币。印刷公司没有足够的美元来支撑印刷,这也是困扰委内瑞拉经济的同样问题。因为马杜罗政府正在努力支付一切进口产品,包括癌症药物,厕纸以及应对传播寨卡病毒的杀虫剂。

这意味着委内瑞拉必须不惜任何代价从国外购买玻利瓦尔。据消息人士透露,“这对很多公司来说是很容易赚的钱。

委内瑞拉的痛苦对于那些印刷毫无价值的纸币的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订单,这些公司的一部分就是当年为魏玛政府印刷纸币的公司。

消息人士表示,委内瑞拉100亿的纸币印刷量并不是一家公司就可以完成的。因此这吸引了全球一些最大的商业印钞公司,每家印钞公司将负担一部分的印刷工作。因为纸币印刷的低利润已经使得很多公司削减了产能。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这些印钞公司包括英国De La Rue,加拿大银行印钞公司,法国Oberthur Fiduciaire以及德国Giesecke& Devrient。德国Giesecke& Devrient曾在上个世纪20年代为魏玛德国政府印刷国纸币,此外该公司还在津巴布韦于2008年陷入恶性通货膨胀时为津巴布韦提供过安全纸。

为什么不直接印刷面值1百万的玻利瓦尔代替100万张面值100的玻利瓦尔呢?毕竟所有的钱都是印刷出来的,不仅仅有利于航空运输,这也可以让摇摇欲坠的委内瑞拉在多撑上几天。委内瑞拉的天才官员们是这样考虑的:

货币专家表示进口的挑战和储存大量的纸币是在强调这样一个事实:“委内瑞拉的支出要远超其所需要的。政府没有因为印制高面值的纸币而引发错放的恐慌。分析师表示,政府已经私下承认了其虽然公开否认的高通胀问题。

旧金山纸币专家Owen W. Linzmayer表示,“大面值纸币不会造成通货膨胀。大面值纸币只是通货膨胀带来的结果。大面值纸币事实上可以帮助央行省钱,因为在更换破损的流通货币时央行的成本将会更小。”

消息人士表示,委内瑞拉央行最新的印刷纸币订单仅包括100和50面值的纸币。因为20,10,5和2面值的玻利瓦尔已经低于印刷的成本。

最后,当全球其他国家通过负利率等疯狂的货币政策在全力对抗通缩压力时,委内瑞拉也在推行疯狂的货币政策,只不过是针对恶性通货膨胀的。

100玻利瓦尔纸币彩色复印件的花费都要超过纸币本身的价值。在社交媒体中有这样一副照片被疯狂传播:一张2玻利瓦尔面值的纸币包着油腻的炸薯条。因为2玻利瓦尔纸币要比一张纸巾的价格便宜。

在结束对委内瑞拉经济崩溃回顾前,我们发现Kyle Bass的想法在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天堂也是有利可图的:

一天,46岁的贫民窟居民Mario走进了加拉加斯一个富人区,Mario用扩音器号召富人送他一些硬币。Mario希望将这些硬币熔化。

Mario表示,“你可以用这些做成一个漂亮的戒指。”

现在如果委内瑞拉有办法想全球其他国家输出点本国的恶性通货膨胀,给处在“通缩”下国家的债务减轻压力就好了。但是事实是,终极恶性通货膨胀是很容易实现的。委内瑞拉就是一个好例子。而难点在于承认国家货币体系的崩溃或进口大量纸币的唯一的解决办法的事实。

随着一天天过去,剩下的每一天都离创造新的委内瑞拉更近的一步。(Oscar)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