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谢选骏:方舟子和韩寒一样的无知(《三重门》入错门)

“议礼、制度、考文”出自《中庸》,是中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内容。而韩寒和方舟子等名人竟然把“议礼、制度、考文”说成了“礼仪,制度和考文”,结果全中国十三亿人口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此中错失,可见中国文明的衰落之深。

方舟子在《“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一文中,指出了韩寒背景中的一个漏洞:

“当时接受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的采访,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时,这位文史之神却说‘忘了’。其父后来撰文解释‘三重’典出常见的《礼记·中庸》。对此韩寒回应说:

‘《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朱熹批注了以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虽然郑玄对此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我当时的确是以礼仪,制度,考文为释而取的书名。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我反复的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

方舟子说:“我们姑且不去管《礼记》和《周礼》谁先出的争议,《周礼》只有一个地方有“三重”这两个字:‘凡丧,王则张帟三重,诸侯再重,孤卿大夫不重。’此处三重的意思是三层,而《礼记》‘王天下有三重焉’的‘三重’的意思是三个重要的东西,这两个地方的‘重’不仅意思不一样,连读音也不一样,韩寒怎么能够把它们追究在一起呢?既然《三重门》的书名取自‘王天下有三重焉’,那么‘重’就应该读作zhong,《三重门》应该读做‘三众门’。然而,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却把《三重门》读做‘三虫门’。”方舟子是花了点功夫去故纸堆里考证了的。

不过,方舟子却没有发现韩寒博客还搞错了“三重”这一名称的内容——“议礼、制度、考文”被错误地写成了“礼仪,制度和考文”!

一字之差,说明韩寒和方舟子都入错了门:在“三重门”里迷失了基本字义。

《礼记·中庸》二十八章说:“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郑玄注:“礼,谓人所服行也。”朱熹集注:“礼,亲疏贵贱相接之体也)。议礼,制度,考文,这是天子的三个特权。

《礼记·中庸》二十九章又说:“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

“三重。谓议礼。制度。考文也。是以治礼作乐。非德位兼全之人不敢作焉。故天子内修圣功。外施王道。内圣之功者。圣德也。圣德足而推外王于天下。首须议礼。制度。考文三事。用以化万民以觉群性也。然欲作。议礼。制度。考文之三重。必具下文之三重。曰何三重。善德。征验。尊位是也。无善德。征验。尊位之三重。则不敢作议礼。制度。考文之三重也。有善德。征验。尊位之三重后。而作议礼。制度。考文之三重。则其寡过矣。”

“议礼、制度、考文”出自《中庸》,是中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内容。而韩寒和方舟子等名人竟然把“议礼、制度、考文”说成了“礼仪,制度和考文”,结果全中国十三亿人口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此中错失,可见中国文明的衰落之深。

2012年2月9日

(现在时隔四年,我发表此文,是因为观察了四年,还是无人能及,悲哉中国!悲哉世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