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长平:贾葭失踪,睁眼之罪

媒体人贾葭疑因“无界公开信”事件失踪。时评人长平认为,与宫廷秘闻相比,个体权利更值得关注。

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长平

宫廷权斗与民间抗争

有关那封公开信的种种传闻,也因此而甚嚣尘上。公开信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阐述习近平主政以来,独揽大权,热衷权斗,政治经济、内政外交全面倒退,国家面临"文革"重来之虞。公开信要求习近平主动辞职,让位贤能,甚至提醒他考虑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诸多评论认为,这反映了中共高层的分裂与危机。不少人期待内部权斗带来政治变革的契机。

贾葭曾经和我一起为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工作。我们在编辑会上讨论过权斗与变革的关系。其后,我在"主编的话"中写道:"论是革命还是改良的主张者,都对古老的权力倾轧--改朝换代或者宫廷斗争--倾注了太多的热情","几千年来,宫廷政治浪费了太多的政治和社会资源。今天还有人对中南海内幕津津乐道,我只会把他当作一个旧时的说书人",而应当"远离权力争斗,拒绝宫廷秘闻,关注个体权利,支持新型抗争"。

我并不是说,高层权斗对政治变革毫无意义。但是,在中国,这往往成了阻止民间抗争的理由。我写了二十多年时事观察,一直都有更"精通时事"的人劝告我说,高层某派正在精密部署,最好静待佳音,勿要添乱。"某派"换了一茬又一茬,"佳音"从未幸临。事实上,无论南韩、台湾还是缅甸,从内部权斗到公开民主,反对力量的"添乱"至关重要。更何况,习近平上台前后,权力倾轧可谓血雨腥风。"唱红打黑"的薄熙来进了牢房,"文革"幽灵却愈加逼近了。

我也看过贾葭的一些文章,相信他和我一样,对单纯的宫廷斗争不感兴趣,更不会去佯装"忠诚的共产党员",以"坚持党的优良传统"为名,为"我党"的未来操心--我不知道这种策略是否灵验,但知道使用和关心的人也太多了一点。中国缺乏的是堂堂正正的思想表达,直截了当的政治言说。

盲刺客与睁眼瞎

如此说来,贾葭是这场被夸大的权斗阴谋的"躺枪"(误伤)者吗?是,也不是。一方面,他显然不会介入这种事情;另一方面,每一位公民,都可能成为宫廷权斗的直接受害者。因此,相对于那封公开信来说,我更关心贾葭作为一位媒体人、一位网民和一位公民的基本权利。看见一个信息,转告给一个朋友,就会被秘密绑架,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然而,这正是中国的政治现实。那封公开信的读者,一定不只贾葭一人。然而,绝大多数人一声不吭,赶紧躲闪。贾葭曾任职多家媒体,广有交游,尽识"思想大家"。失踪之后,旧雨新知亦多作睁眼瞎,依旧谈笑风生,甚至污名毁誉、落井下石。

真正的盲人因为想战胜黑暗,其他感知能力往往优于常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中,奴隶儿童眼盲之后,有的成为敏捷异常的刺客。然而,睁眼瞎不会生出这些本领,只会因恐惧和自欺而愚钝,丧失对基本权利的体悟。这正是专制政治延续下去的秘密之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