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米果:做菜是厉害的能力

photo credit: Shuttrstock

在脸书看到余尚儒医师分享一个日本研究报告,提到煮饭烧菜可以预防“认知症”的发生,所谓认知症,也就是我们惯称的“失智症”。

网站名为“认知症予防.net”,分享一些任何人从现在开始都可以做得到的预防方法。其中有一篇文章提到爱知县从2000年开始,以A町2725名无须照护的高龄者为对象,进行追踪调查,到了2005年,有2100人依然维持健康状态,有230人则是因为出现认知症障碍,需要陪伴照护。这当中又发现,拥有兴趣嗜好的人,不易得到失智症的机率,是没有兴趣嗜好者的2.2倍;遇到事情会寻求对象商量的人,不易得到失智症的机率,是不寻求对象商量的人的2.2倍。至于会煮菜做料理的人,不易罹患失智症的机率,是“不会煮菜做料理”的人的3.3倍;“每天步行30分钟”或“不抽烟”的人,远离失智症的机率,是不走路不运动,或有抽烟习惯者的1.5倍。

真没想到,做菜竟然可以预防失智症。

做菜原本就是很复杂的身心劳动,从菜色挑选开始,就是一场作战,不下于任何公司企业的行销生产研发。除了大型宴席有大厨二厨之类的分工,需要事先拟定菜单,决定采购食材的细项之外,负担家庭炊事的主妇也好、主夫也罢,哪个不是拥有短时间就要冲刺出一整桌菜色的本事。什么食材,如何烹调,用什么锅,大火快炒或小火焖煮,配菜怎么安排,用餐人数多少,数量如何拿捏,吃饭的人有什么特殊要求,爱吃海鲜,或是爱吃红肉白肉,什么要清脆什么要软嫩……既要有经验又要有瞬间下决定的能力。就算不是大厨,只是负责张罗家人三餐的主妇主夫,从买菜开始,到备料烹煮摆盘上桌收碗洗盘,直到抹布擦拭最后一抹桌面残渍,根本是整套战斗模式。席间只要有人嫌弃什么不好吃,或仅仅皱一下眉,或什么都没说,只是嘴角“啧”一短声,对做菜的人来说,都是打击。但打击的挫败感不能放任太久,下一餐来了,菜刀一下,锅铲拿来,又是战役。

说得一口好菜,跟实际做出一桌好菜,难易度差很多,所以做菜是很厉害的能力,也是很好的脑训练。一旦脑的思考能力退化,大概也是从不想做菜的这方面开始消极吧!当然,做菜给自己吃,压力小,再难吃也得吃下去;但做菜给别人吃,压力大,万一失败,没人捧场,除非狠心倒掉,否则一人得吃双份、三份,或更多。然而奇妙的是,自己做的菜再如何难吃,也是有办法心平气和吃完,别人做的菜如果不合胃口,要吃下去真的很挣扎。

传统家庭多数由妻子做菜,以前专职主妇多,也无薪水,除了做菜,还有洗衣清扫种种家事,当然也有先生掌厨的,除了兴趣之外,说不定是妻子煮的难吃,或疼老婆。爱情原本就容易退烧,可以均分家事,说不定才是婚姻幸福家庭和谐的关键要素。

小时候靠父母张罗三餐,小孩长大有机会离家读书工作独立生活,非得自己料理日常生活不可,要喂饱自己,除了外食,有机会也要学着煮点东西,不只是普通三餐,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学习甜点冰品,切水果打果汁,参考食谱尝试义大利面或红酒烩牛肉,对于抒解生活或工作压力与挫折感,料理确实有其疗愈的功效。

我自己是喜欢动锅动灶的人,喜欢逛菜市场,喜欢自己料理三餐,偶尔挑战食谱,或张罗一桌菜请客。最费心的还是备料跟收拾,但只要想到有办法做菜喂饱自己是一种能力,就会觉得那是重要的人生练习。

料理需要企划的功夫,还需要实战的本领,譬如热锅之前要先想好爆香的葱姜蒜切好没?水分沥干没?否则这一洒下去溅出油花可就恐怖了。煎鱼何时翻面才有办法煎出漂亮的黄金恰赤,熬汤要如何用汤杓沿着水面捞出油泡,这可都是学问啊,一点都不简单。

现在既然有研究显示做菜也许可以预防失智症,那么即使60岁70岁也不要认为有人伺候三餐才叫好命,就算从蛋花汤开始学起也还不嫌晚,毕竟,做菜真的是一场规格不小的脑部运动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天下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