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时间无伤 外媒关注方励之背后的六四秘闻

已故的方励之近期再被国际媒体关注(网络图片)

中国大陆已逝民主人士方励之的自传正持续引起国际舆论关注,法国广播电台、美国之音和《纽约时报》分别有相关采访报导。《纽约时报》采访了方励之好友林培瑞(Perry Link)。今年2月出版的《方励之自传》英文版译者正是林培瑞,而1989年6月6日凌晨,协助方励之夫妇进入美国大使馆的,也是时任美国科学院创立的“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驻北京代表林培瑞。

纽约时报中文网》3月29日发表了林培瑞的这篇访谈。受访中他表示,《方励之自传》这本书中绝大部分内容都是“从未披露过的”。“大新闻”性质的内容也许没有太多新的,“但这本书的价值在于方能用客观、深刻的分析让读者理解共产党的兴起和败坏,而且对方方面面的中国社会史给读者生动清晰幽默的描写,完全可以做二十世纪中国社会历史课程的教科书”。

方励之自传出英译本六四秘闻再引关注

2012年4月,76岁的方励之在图森寓所中突然去世。他的遗孀李淑娴将他的自传,再加上其来美国之后写的一些美国生活文章和一些回忆文章编入,整理成书《方励之自传》,2013年在台湾出版。今年2月,《方励之自传》英文版出版。

本身为天体物理学家的方励之在离开中国大陆之前,曾被认为是“邓小平最为头疼的人”。他在自传中回忆,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第一年,即1984年秋到1985年秋,当时全中国有几十所大专院校的学生进行当局所谓的“闹事”,“平均每周一次”。

1986年12月4日晚,因区人民代表选举,中国科技大学几千名学生坐在礼堂要求自由竞选人大代表。5日,一千多名学生上街游行,打出的标语是方励之一篇著名的演讲“民主不是赐予的”。而这是第一个以政治改革为诉求的游行,并在全国引起29个城市156所大专院校学生的响应,各地的游行口号,与科技大学相似。之后在1987年1月,方励之被开除党籍,撤销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职务,同时调到北京天文台工作。

1989年1月6日,方励之给邓小平写公开信,要求释放包括魏京生在内的所有政治犯。随后,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加入这个请愿活动。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突然去世之后,八九学运爆发。虽然方励之一直支持学运,但这一次,方励之一直没有去游行,也没有去天安门广场旁观。他在自传中解释说:“其原因是,早在学生请愿的第三天,四月二十日,北京当局就开始在内部传达,北京的学运是由方励之夫妇一手制造和指挥的。并以此为由,伺机扑杀运动。”

据维基百科,方励之1936年2月12日生于北京,浙江杭州人,美籍华人,天体物理学家,离开中国前,曾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7年被打成“内定右派”,开除党籍。1984年9月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曾参与创建了国内高校首个天体物理实验室。1987年1月因八六学潮被开除党籍,撤销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职务。1989年六四事件后被以反革命煽动宣传罪被开除公职。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庇护,并在次年离开中国。后于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任职天体物理学教授,2012年4月6日早上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寓所逝世。

方励之对共产主义的幻灭有代表性

《方励之自传》英文版译者林培瑞是美国知名汉学家,他也是《中国“六四”真相》(The Tiananmen Papers,2001年出版)的英文版编辑之一。1996年,他被中共政府列入拒绝入境的黑名单。

林培瑞曾在方励之的追悼会上讲话,指方有八项美德:全然的真诚、对普通人的同情、机智、勇气、人权意识、独立思考、刚强、童心。

他指,方励之对共产主义的一步一步幻灭的历程,在他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很有代表性。主要是因为发现中共美丽的言辞多半是假的,是骗人用的。

林培瑞指,方励之在政治领域独立思考的来源是科学的原理。科学从怀疑开始,马列主义的教条不允许怀疑;科学认为人人在真理的面前都是平等的,共产党认为领导对“正确与不正确”的问题有特权;科学认为真理是普适的,共产党认为真理能有“中国特色”等等。

方励之自己也在自传中提及,他的这段经历在他那一群知识分子中具有普遍性:“他们都曾是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或是忠实的共产党员,或是无产阶级领袖的不加怀疑的信任者。但是,对民主和科学的追求和向往使他们逐一唾弃了原来的信仰、原来的忠实和原来的信任。成了共产主义独裁政权的‘通缉犯’,或通缉犯的等价者。”

方励之在八十年代与金观涛、温元凯、李泽厚等并称为四大青年导师。他的名字又是和八九六四联系在一起,但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已经不清楚。林培瑞指,方励之曾写文章揭露,这是中共的“遗忘术”在起作用。当局有套能够抹杀历史的遗忘术,往往故技重施。

访谈最后认为,方励之对当下中国的意义,是方励之在80年代提出民主和人权,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继承了晚清到五四被中断的传统。尽管这样,胡适罗隆基是在较为自由的气氛中提出自己的看法,方励之则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方喜欢说,“我研究的是物理,不是中国物理。爱因斯坦研究的也不是犹太物理。难道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和人权吗?”林培瑞认为,方的这种思想突破是很深刻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