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怀旧的东德人中有多少想要重建柏林墙

总的来看,德国统一后,原东德地区的民众虽然感到种种不适,但从统一十周年时做的民调看,绝大多数东德人生活好转,并不希望回到过去,仅有14%的人希望重建“柏林墙”。显然,原东德领导人昂纳克的遗孀玛格特对东德的怀念,只能代表她个人——她曾有过的奢华生活,绝大部分东德人都无法企及。本文摘自腾讯网,作者杨津涛,原题为《有多少东德人,想要重建柏林墙?》。

德国总理默克尔参加柏林墙倒塌25周年纪念活动(图源:Reuters/VCG)

2016年5月6日,原东德领导人昂纳克的遗孀玛格特因病去世。在昂纳克执政的18年里,玛格特长期担任教育部长。流亡智利期间,她一直坚称德国统一后,“失业者越来越多,社会福利越来越少”,甚至“一半东德人的生活”比不上以前。其实呢,玛格特后半生,只是活在一种一厢情愿的想象之中而已。

东德福利不平等,昂纳克夫妇生活奢华,工人只有基础保障

东德曾经是最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声称消灭了阶级差别,然而在名义上的平等背后,形成了德国统一社会党高层、国家行政管理人员、工人、农民,以及所谓“独立从业人员”(包括医生、教会人员等)5个阶层,享有不同的地位和权利。①

两德统一前,东德高级领导人都住在柏林郊外的万德利茨别墅区,那里美容院、音乐厅、足球场、游泳池等一应俱全,每年要花掉600-800万马克。作为“头号居民”,昂纳克夫妇在这有14辆汽车和8名司机。昂纳克喜欢打猎,而玛格特热衷于打扮自己。她每月都要去巴黎做头发,使用的都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商品。有一次在柏林的大街上,玛格特的鞋跟突然断掉,只好到附近的一家鞋店,准备买一双新鞋。她面对那些“社会主义的款式”,竟“没法挑出一双来”,最后宁肯继续穿坏了的鞋。②

对于普通民众,东德政府提供廉价住房,医疗、教育等一律免费,但这些仅停留在最基础的保障上。如东德的房租虽然便宜,但居住条件要比西德差很多,存在很多破房、危房。这些福利也不是对谁都一视同仁,国家行政管理人员的待遇好于工人、农民,而工人又略胜过农民。干部、警察、军人及他们的家属,还有技术人员、艺术家、知识分子等除享受国家的统一保障外,还有其他额外福利。③

德国统一后,东德人普遍不适应突然而至的自由

占到东德人口3/4的工人,他们每个人名义上都有一份工作,但平均月工资只相当于西德工人的30%,仅能维持基本温饱。在吃、穿、用上,东德人要支出总收入的85.5%,西德只有58.1%。被东德引以为荣的零失业,事实上是以低效率换取充分就业,隐含着为数巨大的“隐性失业”。按照东德的经济效率,这些岗位中有11%-22%是多余的;要是使用西德标准,东德“隐性失业”更高达25%-30%。④

两德统一让东德经济中存在的问题一下暴露出来,开始出现大量失业者。1991年底,原东德地区失业人数为104万,失业率11.8%;1992年5月,失业人数增加至115万,失业率14.6%。除从前大量存在的“隐性失业”外,东德产品失去原苏联、东欧的传统市场,无力同西德企业竞争;东德企业在私有化过程中大量倒闭;以及东德工人技术素质相对较差,都是造成失业率剧增的重要原因。⑤

多年来习惯了“铁饭碗”“大锅饭”的东德人,无法一下适应市场经济下的竞争,以致出现了上述大量失业的情况。如有的东德人所说,“对统一不满的主要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缺乏谋生和工作技能的人”。1993年的调查显示,东德63%的人认为国家应负责保障个人生活,在西德这个数字仅为32%;在关于税收的问题上,西德有40%的人支持减税,东德则有80%的要求为公共支出加税。⑥

对新制度的不适广泛存在,以往很多依靠国家解决的事情,现在只能自己去做了。一位原东德妇女写信给统一后的德国总统,叙说自己的烦恼,“以往,一切井然有序,从小孩出生后的看护,到教育、工作岗位、老年人的护理。现在,人们允许且必须在自由中,寻求各自新的生活之路。”还有人对总统说“如此渴望赢得的新自由带来的却是巨大的精力耗费”“我们的灵魂尚未抵达到你们那里”。⑦统一时有45%的东德人相信“自由高于平等”,十几年后持这一观念的人仅剩下25%。

统一时西德人已经历了40年的民主训练,有着较为成熟的政治理念,而东德人则受以往教育的影响,抱有不同的看法。东德人把“平等”理解为物质上的平等,西德人把“平等”视为机会平等;东德人做事常常是为完成“任务”和获得上司“好评”,西德人则更多的是要尽“义务”和承担“责任”。对东德人来说,民主还是一个需要长期学习的东西。

怀旧的东德人,并不想回到过去,仅有14%的人希望重建柏林墙

为了拉平东部和西部的发展差距,以及民众生活水准,统一后的联邦政府给原东德地区以持续的财政支持。首先,东德人的工资得到很大提高,统一之初,东部的平均实得工资仅为1

370马克,但是到1998年就上升到2470马克,相当于西部水平的88%。其次,保障失业人口的生活,从1991年到1996年,联邦政府对东部地区发放的失业津贴由781万马克增加至1650万马克。⑧第三,联邦政府拨款为东部地区修建了大量基础设施。

福利上,从1990年-2010年,东部地区总共获得1.4万亿欧元的资金援助,其中70%被投入到了社会福利中。东部福利由此大幅提高,如统一前东德的养老金只相当于西德的29.1%-37.3%,1995年初已相当于西部的72.7%。东德人的生活得到明显改善。

总的来看,德国统一后,原东德地区的民众虽然感到种种不适,但从统一十周年时做的民调看,绝大多数东德人生活好转,并不希望回到过去,仅有14%的人希望重建“柏林墙”。⑨显然,玛格特对东德的怀念,只能代表她个人——她曾有过的奢华生活,绝大部分东德人都无法企及。

注释

①③王涌:《民主德国社会结构变化的几个问题》,《外国问题研究》2015年第2期;

②(德)韦尔纳·比尔曼等:《权力巅峰的爱:书写历史的名人夫妇》,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第193页;

④陈凌:《就业体制转型的模式比较:东德与中国》,《管理世界》1999年第1期;

⑤郭景仪:《两德统一后的经济发展状况》,《世界经济文汇》1993年第4期;

⑥涂建萍:《两德统一后的社会保障制度融合研究》,华中科技大学,2010年;

⑦(德)魏茨泽克:《通向统一之路》,东方出版社2014年,第106、107页;

⑧赵兵:《德国统一后东部地区失业问题研究》,兰州大学,2007年;

⑨高德平:《十多年来原民主德国地区政治转型》,《东欧中亚研究》2002年第4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