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说说中国的“防灾教育”

尽管6月23日在江苏盐城发生的那场龙卷风自然灾害已过去数日,但这场灾害仍因级别高达EF4(摧毁性)、死亡人数高达99人(自1985年以来最高)而给众多灾民及家属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痛记忆。

虽说在中国,龙卷风相比其它自然灾害,发生频率并不算高,但值得一提的是,对江苏、尤其是对此次灾害发生地——盐城人民来说,这种一旦来袭就会伤亡惨重的风灾,却并非是第一次遭遇。1966年,盐城就已发生过一次重大的龙卷风灾害,当时造成87人死亡,倒损房屋多达48万间。就其江苏而言,自1985年以来,至少有255人因龙卷风灾死去。在1991年至2014年间,年均遭遇5.5次龙卷风灾害,为全国最多。江苏在1961年至2010年间,共遭遇EF2级以上的龙卷风36次,远远超过湖北的15次。

如此,江苏可谓是中国饱受龙卷风侵袭的重灾区了。对于这样一个重灾区,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中,非但抗灾能力没有得到提升,以致于死亡人数又再创新高,甚至连官方预报、预警机制都不够健全和完善。以此次盐城为例,当地本有一套事前发送简讯的预警系统,但由于大多数灾民住在农村,而其中又有很多是留守在家、并且不怎么会使用手机的老人和孩子。因此,若仅局限于用手机发简讯的方式来进行预警,那么,其结果很可能就是“很多人没有收到预警信息”。

难道说,当地人口的现实状况,对官方来说,完全是陌生、且无从获知的吗?如果说答案是否定的,又是否该提前做好防患于未然的准备,告知民众一旦接收不到简讯,也会有另一些防灾、自救的办法?当地某小学的几位教师在亲历了此次龙卷风灾后,都异口同声、且一语中地的表示,“平日的安全教育,多集中在火灾、地震等相对多发的领域,鲜少涉及龙卷风这类灾害”;如今“第一次真切意识到需要防灾避灾教育,而且是迫切的需要”;“这次相对幸运,但安全不能全靠运气”。

从这些亲历者的话语中,我们不禁愕然的发现,中国的防灾教育与现实似乎是完全脱节的。众多数据一再显示,江苏、尤其盐城,是龙卷风发生频率最高、造成伤亡、房屋损失最严重的地区。在这些基于现实的数据面前,有关部门又怎能视而不见、不以龙卷风的防灾教育为重点呢?或许,在他们看来,龙卷风这种“无法预报,只能预警”,但“准确率有限”的自然灾害有太多不可抗因素,对民众进行防灾教育根本就起不到关键的作用。

且不说“不起作用”与“不起关键作用”是两回事,事实上也恰恰相反,防灾教育,尤其是为了预防龙卷风而掌握一些必要的应急知识,所起到的作用是尤为关键的。据加拿大环境部门证实,“直接被龙卷风吹翻致死的概率仅为1200万分之一,多数伤亡主要是因为人被龙卷风吹倒的建筑物压到或者砸到造成的,而防灾知识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减少人员伤亡”。这一常识听起来并不复杂,似乎不该只是加拿大民众的“专利”,中国的有关部门完全能通过各种方式对民众普及这类防灾的知识。

然而,某国内机构在2015年对民众的防灾意识进行调查时却发现,“仅有24.3%的城市居民表示关注灾害应对的相关知识,这一数据在农村仅为11%”;“只有不到4%的城市居民在日常生活中做到了基本的防灾准备,超过半数的农村居民从未参加过任何灾害培训”。除了不具备相应的防灾知识外,甚至有亲历者表示,“当时不知道这是什么灾害,从没见过龙卷风”。在年均发生龙卷风灾次数最多的江苏,其民众居然对龙卷风一无所知,听起来都觉得是笑话。然而,这种笑话不仅让人笑不起来,甚至只会让人感到无比悲哀。

纵观中国自然灾害发生的历史片段,我们不难发现,国民防灾教育的缺失不仅只体现在龙卷风灾这一处,在水灾、旱灾、地震等自然灾害发生的情境中,也同样表现在民众仓皇失措、无所适从的反应上。一边是灾难来临时,民众并不知如何防范、避险;另一边,则是在不少地方发生的灾害现场,居然能听到“让领导先走”的声音。我们对这类事件记忆最深的,恐怕要数1994年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在举办文艺演出时所发生的火灾惨剧了。当时,700多名中小学生在纱幕燃烧的舞台上惊恐不已时,台下却有人高声喊出“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话语。最终,火灾导致近300名学生死亡。

类似的事件、如出一辙的惨剧对中国人来说,或许并不陌生。因此,当人们在此次龙卷风灾发生后再次被提及“防灾教育”时,都不愿直奔主题,而是诙谐的调侃著,中国的防灾教育挺好啊,大家都知道让领导先走!从这条最多人置顶的评论中,我们显然能感受到令人无语的悲痛。

相比灾难发生前的预警不到位,领导们在灾难发生时所表现出的罔顾人命的态度,则显得更为直接、不加掩饰。如果说,避免灾难只是领导们的专属特权,那么,中国人不被进行任何防灾教育、收不到任何防灾预警,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由此可见,在一党专制、特权当道的不公社会中,权力的拥有者永远都能置身在趋利避害的安全地带,而权力之下的无数P民却只能一次又一次被推向处在风口浪尖的危险地带。无论面临的是天灾,还是人祸,同样是鲜活的生命,却只能沦为领导得以逃生、幸免于难的盾牌和牺牲品。如此界定之下,民众的生死则与灾害本身并无相关,不过只在于领导的一念之间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