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徐水良:中国马列主义和学术界的特大笑话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作者:
中国的马列学者,硬搬马列主义及其三阶段、五阶段谬论,硬把与中国历史模式完全不同的欧洲历史模式,生拉硬扯地套到中国历史头上,导致五四以来,中国人一直把二千多年反封建的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说成是封建制度;把春秋以前的封建社会,说成奴隶社会。中共甚至把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社会,称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把反帝反封建,当作他们的旗帜。这是中国马列主义和中国学术界的特大笑话之一。

有人说新加坡模式既不是西方文明也非中华文明,这个说法有一定积极意义。但又说新加坡是封建文明,这个“封建文明”的提法不对。新加坡是特殊小国威权专制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这种特殊的专制文明,靠专制首脑的明智控制来实现,所以可以产生于专制首脑能够直接控制其官员廉洁的小地方,如新加坡,香港这样的小地方,甚至一定程度上,面积不大的岛屿台湾,在蒋经国时期,也在一定程度上产生类似新于加坡的文明。但无法适用于面积广阔,情况复杂,专制首脑靠个人无法直接控制官员廉洁的那些大国。

即使台湾,地方比新加坡大很多,所以也不可能长期稳定实行新加坡式文明。而是必须比较快地前进、或者后退。所以,台湾是比较快地走向了民主。

我二三十年以前就指出:“反封建”的提法不科学。封建指的是血缘贵族纷分割据的制度,是原始社会部落林立的产物。欧洲的封建,是中世纪的制度。是处于原始末期的蛮族,入侵灭亡古罗马以后,把自己原始的部落联盟中,部落贵族割据制度,搬到古罗马,取代古罗马的中央集权制度,而建立的制度。中国的封建,则是二千多年以前,春秋时代以前的制度,也是原始部落联盟时代,部落贵族割据,各据自己的地域而形成的分封割据制度的产物。周初大封建,立国三千,诸侯八百,就是这个状况。但到战国时期,剩下七大国,纷纷改用反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度。到秦汉以后,中国一直实行反封建的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也即郡县制。汉代吴楚七国之乱以后,这种封建制度的残余,几乎完全消灭。

中国的马列学者,硬搬马列主义及其三阶段、五阶段谬论,硬把与中国历史模式完全不同的欧洲历史模式,生拉硬扯地套到中国历史头上,导致五四以来,中国人一直把二千多年反封建的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说成是封建制度;把春秋以前的封建社会,说成奴隶社会。中共甚至把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社会,称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把反帝反封建,当作他们的旗帜。以致民运人士,也跟着“反封建”。这是中国马列主义和中国学术界的特大笑话之一。

中国有奴隶制度,奴隶制度的残余——家奴制度,甚至一直延续到满清末年。但奴隶制度,需要周边地区存在广阔的异族社会,提供人口掠夺以及发达的奴隶市场,才能兴旺发达和生存。所以,中国的奴隶制度,几乎一直没有占据过统治地位。不像地中海周边国家,古希腊古罗马,周边存在广阔的蛮族地区,可供奴隶掠夺,又有发达的奴隶市场,所以形成发达的奴隶社会。奴隶制度虽然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制度,但奴隶社会,却主要是地中海周边国家的特殊社会。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经过奴隶制度占统治地位的特殊的奴隶社会。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网路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6/0710/767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