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生态 > 正文

水利专家揭三峡大坝与长江中下游洪涝间关系

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洪涝,外界聚焦三峡大坝与此洪涝关系。王维洛揭开谜团。(法新社)

由于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了长时间强降雨,多地出现洪水内涝的险情。三峡大坝与长江下游洪涝关系再引起人们热议,民间对三峡防洪能力产生强烈质疑。

与此同时,大陆媒体对三峡的防洪作用的报导时,引用的不同专家说法甚至出现完全相左的现象。德国水利专家王维洛认为,三峡在论证时就说明了其防洪能力相当有限,并且防洪库容量221立方米都是错误计算的结果,但官方坚持不改。

陆媒报导三峡防洪大陆专家打擂台

6月14日,澎湃网报导清华水利系教授周建军驳“三峡包管一切”说法,“实际上三峡防洪能力没有那么强,它主要保荆江安全”。他强调,“这在三峡防洪能力论证结论中已经是明确的”。

周建军解释三峡防洪能力没那么强的原因有三点:一,三峡为河道型水库,实际防洪库容应该按照动态库容来计算;二,拦洪多了,水库回水线会超过库区移民线;三,城陵矶水位现在抬高很多,荆江和洞庭湖仍沿用以前的水位进行防洪规划,实际风险提高了。

北京科技记者编辑协会日前主办的“三峡大坝与下游防洪”媒体沙龙活动。陆媒报导,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为官方宣传三峡防洪能力降低做辩解,“万年一遇”是指三峡大坝本身抵抗洪水的抗洪能力,“千年一遇”和“百年一遇”则是三峡水库能控制和调配洪水的防洪能力。

他还称三峡在2006年时防洪有限,但在2009年时已提高得可以拦截千年一遇的洪水。若没有三峡,目前长江下游的大水在最高峰时还将增加40亿立方米。

近几年媒体对三峡批评最多的“清水下泄”问题,他却称利大于弊,最大的利是长江河道清淤,共减少15亿立方米的泥沙。

将长江洪水分三类看三峡防洪功效有限

德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多少年一遇这是根据历史上过去的暴雨的情况来进行计算测出的,实际上这几年一遇的暴雨量是经常在修正的。它的数据是不断在提高的,因为就那么几个点,历史上的暴雨纪录最长的,中国不到200年的时间,要把几千年暴雨的概率算出来是不大可能的事情,而且错误频率相当高。

王维洛介绍,三峡工程当初上马的时,参加三峡工程论证的防洪组专家陆钦侃,把长江洪水分作三类,第一类洪水就是发生在三峡大坝中、下游的洪水,它是由于中下游地区的暴雨、这些支流的洪水造成的。三峡工程对于这一类的洪水基本上没什么帮助的,因为洪水不来自于上游,三峡工程不起作用的。

第二类洪水是上游有大的洪水,中下游没有洪水,就像1981年的洪水一样。它是1949年以来测到的最大的来自上游的洪水,流量大概每秒7万1千立方米,那一年重庆淹得很厉害,三峡库区淹得很厉害。

但是洪水一出了宜昌以后基本上就消失了。因为下游的河道里面它的原来的水位很低。河道里面能容纳很大的洪水量。所以洪水就消化了,下游就没有洪水。所以三峡建坝对于这一类洪水它只是有害,增加了重庆上游的洪水。因为你把水位抬高了对上游是绝对不利的。

第三类洪水是全流域洪水,就是说下游有洪水,上游也有洪水。比方说1954年的这个洪水上下游都有,而且持续时间很长。

三峡工程可以暂时的拦截上游来的洪水,但是由于它的库容太小,那么它拦截的时间很有限。它必须又马上把水给放了,所以它这个效果并不是很大、效果也不会很好。

王维洛表示,如果这么来看的话,就是三峡工程当时上马之前它所吹嘘的效能都是过分的、夸大的。这次武汉的长江干堤还溃决,其实从1949年以来,武汉长江干堤从没有溃决过的。

王维洛驳三峡集团总经理吹嘘三峡防洪的法宝

王维洛介绍,2010年的时候,曾经出现了一次像1981年的洪水,当时三峡大坝拦了一部分洪水以后,后来的三峡集团的总经理曹广晶就又开始吹了,三峡工程防洪功能怎么怎么大,它有几个法宝。

法宝之一,就是三峡工程要发挥作用的话,它第一个前题条件就是气象预报要准。

王维洛表示,所有的人都知道气象预报是不准的,特别是长期的预报是不准的,三天以上错误率70%以上,因此三峡工程不可能做到正确的决择。

法宝之二,三峡水库容量巨大。它有221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相当于4个荆江分洪区的容量。

王维洛介绍,水库能够防洪,但是它必须满足一定的技术条件,把水库的库容和水库坝址处的年经流量的一个比,就是它的技术指标。如果这个比大于一的话,我们可以说这个水库它在技术上有可能防洪,而且防洪的效率比较大。

他举例,像世界上的阿斯旺大坝水库的库容,可以把尼罗河一年的流量全部都装进去。中国第一个建筑的水库——北京的官厅水库,它的库容可以把坝址所处的2年的洪水都装进去。

“但三峡大坝的坝址处的库容和流量的比是多少呢?它只有8%,所以说它不满足这个技术条件。所以从技术上来说,它的防洪能力是真有限的。”

他进一步分析,“三峡工程它的所谓的221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这是一个计算错误的结果,当时张光斗(三峡工程设计“总指挥”)就写信给三峡建设委员会的副主任郭素严说:‘这已经证明了是一个错误的结果,但是这个错误的结果是决对不能向中国老百姓说的’。”

王维洛对此表示不满:“有什么样的错误不能向老百姓来说呢?既然错了,错了你就承认,但是中国政府现在还是坚持三峡工程防洪库容有221亿立方米。”

王维洛解释,它以前算的是静态的库容,三峡的正常蓄水位是175米,坝前是175米,到库尾也是175米,600公里长的距离里面画一条水平线175米。这样算出来库容的。因此三峡移民从175米以下的地区搬到175米以上的地区建房子。

现在说按动态库容算。动态库容的概念是:我们三峡水库蓄完水以后,当汛期的时候,我们把坝前蓄水到175米,它的蓄水不是一条水平线,而是一条上翘的曲线,离坝子近的地方上翘得少一点,离坝子远的地方,上翘得多一点,平均是万分之0.7。

他提醒,三峡水库和别的水库是不一样的,“你到别的水库去看,那是一个胖胖的湖,它很宽,长度不大。三峡水库是一个狭长的河,它平均1.1公里宽,长有600多公里。”

“万分之0.7是说你在100公里的河段里面,水位的升高就是7米,你600公里,它是一条斜的曲线。由于曲线和平线之间它又造成了空间,这个空间加上去,现在有221亿立方米。”

王维洛表示,因为三峡蓄水是一条上翘的曲线,现在蓄水最多的就是150多米,它不敢往上蓄了,再往上去它就要淹很多的移民新村了,它下面还没淹了,把上面给淹了。所以它防洪的能力是很小的。

“当洪水来了,三峡工程就表现不出能力来,官方就把话转过来转过去说。现在最新的说法是,三峡工程起码没有加重中下游的洪灾。”

“清水下泄”改变河道将朱熔基当年600多亿作用消掉了

王维洛介绍,在1998年那场洪水以后,朱镕基当时花了很大的力气,投了大概六百多个亿把长江中下游的干堤给加高了一番。

“由于三峡工程‘清水下泄’以后,整个河道的走势就已经改变了,而且改变的相当剧烈,有的地方原来是淤的地方,现在可能是挖深的,原来挖深的这个地方可能就淤了,就把当时朱镕基花的六百多个亿人民币加高加固的大堤的成果全部都给灭了,就都没有用了。”

所以为什么今年会有很多地方出现险情,因为长江河道整个河势发生了变化,它不是由于整体的淤积而是整体的“清水下泄”造成了大堤的不安全。这个就是三峡工程所造成的现在的一个很直接的严重后果,对于这个下游的防洪是有害而不是有利。

王维洛还强调,“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起码有12万座水库,每座水库都是以防洪、发电多种目标建设的。如果这些水库都发挥了作用的话,我们还有洪水灾害吗?但是我们建了这么多水库,我们洪水灾害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多了,灾害程度不是变弱了而是更加强了。”

所以他建议,民众不要光听人说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很好,要学会用脑袋想。“你可以到世界上去看看80年代以后,哪个国家还在那里建大坝的。那他们是看到了他后面的这个危害,他要拿出来的这个钱,比他发电所挣的那点钱,要多的多。他有很多后果都是无法估量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