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邢台洪祸:责任不能推给“最强降水” 泄洪没通知

华北暴雨,多地受灾,邢台贤村成为舆论的热点,人们质疑的焦点是政府没有通知下游村庄泄洪,导致大贤村被洪水淹没,死亡20多人。

航拍河北省南和县南澧河洪水险情(图源:VCG)

北京时间7月19日夜晚,七里河洪水漫过河堤决口,进入包括大贤庄在内的12个村庄,夺走多条人命。22日,这场灾难才以社交媒体草根账号图文爆料的形式进入公众视野,而非官方通报。这本身就是问题所在。网帖中满溢激愤,除了受灾现场的惨状,最重要的是质疑水库泄洪没有及时通知下游村庄。

此外,还发生邢台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与灾民互跪事件。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王清飞在接媒体采访时表示,“正在转移(群众)的时候,洪峰就来了”,“没有人员伤亡。”此话激怒了部分大贤村村民。

22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部分受灾村民及死者家属围住王清飞。7月22日中午,网上流传出邢台市开发区副书记王清飞面对村民下跪的小视频,视频中有多位中年妇女跪在地上拉着一中年男子的胳膊,该身穿灰色短袖T恤的中年男子同样跪坐在地。现场多名身穿警服的人员及其他群众试图将跪坐的妇女们扶起,一黄色上衣的妇女推开人们的双手,嘶哑着喉咙,高喊,“不要拉我”。视频显示,现场群众将王清飞围住难以脱身,在警方帮助下踉跄着强行突出重围。

视频中有人质疑,水库泄洪为何不及时通知下游沿河两岸的村庄?王清飞解释,并不存在川口水库泄洪。当时急剧的降雨量,形成很大的洪峰沿河而过淹没了村庄。对于王清飞为何对群众下跪,死者家属认为是领导感觉有愧于百姓,而王清飞解释,是为安抚群众争得理解。

7月23日凌晨,邢台官方回应洪水形成经过。专家介绍,注入七里河的洪水有两路,一路来自东川口水库溢流及区间流入,一路来自邢台市市区防洪分洪道。两路汇合形成大洪水,更由于七里河在大贤桥突然收窄,导致决口。官方强调,东川口水库是开敞式水库,泄洪不能控制。

有些网友对官方回应仍持怀疑态度,但此时此刻,官方公然说谎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只不过,即使上述技术性描述全部为真,也无法完全解除对水灾背后是否存在人为责任因素的疑虑。责任绝不能推给“史上最强降水”,也不能因“抗洪大局为重”而忽略问责程序的启动。

暴雨可以预报,洪水可以预警,可是通知是否及时,人员转移是否到位,有没有预案?据新京报报道,村支书接到电话通知后用大喇叭喊乡亲们起床之时,村南侧张二强家的一对儿女已经被洪水冲走。洪水面前,每一分钟都可能是生与死的区别。延误究竟发生在哪一个环节,必须进行详尽的调查和问责。

目前媒体核实的失踪和遇难者几乎全部是孩子和行动不便的老人、残疾人。让弱者无依无靠地暴露在灾难面前,只能说明当地防灾意识和防灾措施极其缺乏。

七里河是邢台市的行洪通道,为何在大贤桥迅速收窄?村民表示,是为了修热力管道导致河道被占。如果该说法属实,那就意味着,大贤庄等村庄早就被置于危险境地,只是无人在意。让农村为市区承担洪水的压力,而不给予足够的安全保障,无异于以邻为壑。

洪水之前准备不足、应对不力、设施有缺陷,导致惨痛的伤亡。灾害之后,不知是统计不及时还是故意说谎,官员在电视上说出“邢台没有死亡人数”的话,导致灾民被激怒,发生互跪事件。这些则成为人为原因导致的“次生灾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多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