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回顾中国当代最惨溃坝事故,当年媒体只字不提

昨天是周末,不到晚上七点,朋友圈开始传邢台暴雨灾害的文字、视频和照片,先是有大贤村村民试图围堵高速公路和警方发生冲突,后有男女老少的因暴雨遇难后遗体浸泡在水中,其状惨不忍睹。

有人在不停的转发这些信息,也有人在不停地删除这些信息,被删者义愤填膺,删除者默不作声,显然,删帖的人手不如民间的写手多,最终这些信息刷屏在朋友圈和微信群。

地方政府泄洪不预警、不通知、不撤离群众违反的是基本常识,这在哪朝哪代都是官员“人头落地”的事,这样的说法,我一开始就是半信半疑。想找一些信息来佐证吧,在微博上输入“邢台”两个字,得到的结果却是从火星上传来的“新闻通稿”,与化为乌有的坊间传闻没有啥直接联系,你想要的“真相”在官方的报道中“断片”了。

昨天凌晨一点,《新京报》记者奔赴现场,早上发回报道称:“邢台大贤村洪灾后一片狼藉。凌晨一点50分,村支书接到电话通知,说马上洪水就要到来,让他赶紧转移村民。村支书放下电话,用村支部的大喇叭喊,“乡亲们,赶紧起床,洪水来了!”而此时,村南侧的张二强家已经被洪水冲击,他的一对儿女被冲走。”

信息就是如此混沌,邢台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了。但是,即便是官方所言七里河溃坝导致洪灾,那么溃坝前的预警呢?在南方,遇上暴雨,河堤上是24小时有人职守,巡查险情并及时预警。现在,唯一有视频、有对话的是某媒体报道,邢台官员跪地劝解群众围堵高速,是因为这官员前几天在接受采访时说:“没死人”。视频中三女一男跪在马路泣不成声,有人质问,你知不知道我们村死多少人,下跪官员不停的点头安抚。关于下跪的原因,官员说是“安抚群众争取理解”,而我还清楚记得,汶川地震后,也有地方官员当街下跪,劝阻遇难学生家长回家。

官员下跪不能平息民愤,官员下跪,也跪不掉真相。

不说邢台,说点历史吧。

1975年8月4日至8月8日,来自太平洋的03号台风抵达河南驻马店地区,连续4天的特大暴雨最大雨量达1631毫米,超过400毫米的降雨面积达19410平方公里。在暴雨中心——板桥水库的林庄,最大6小时雨量为830毫米,超过了当时世界最高纪录(美国宾州密士港的782毫米)。

汝南县灾民向高处转移(以上图片均来源于作者博客)

为什么“河南七五·八溃坝事故”死亡数据统计如此混乱,媒体却没有任何报道,新华社记者张广友回忆:

“河南七五·八溃坝事故”中央慰问团长、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对记者说:

“中央慰问团既是慰问团,又是‘工作团’。在做好慰问工作的同时,要尽可能地协助地方政府做些工作,解决抗洪抢险和救灾工作中的一些实际问题。”

记者问纪登奎:这次水灾如何报道?

纪登奎:‘中央领导已经决定这次水灾不作公开报道,不发消息,特别是灾情不仅不作公开报道,而且还要保密。’

记者:“为什么?这么大范围的大水灾能保住密吗?”

纪登奎:‘这是中央领导的决定,已经告诉你们总社领导了,但这不是说你们就没有什么事儿了。你们的任务,不仅是同慰问团一道去灾区现场进行慰问;而且还要搞些内参,宣传抗洪抢救中的先进人物、先进事迹,如:舍己为人,舍小家顾大家,一方遇灾,八方支援的共产主义风格等;特别是要抓住一些重要问题深人实际,做些调查研。’

80年代初,新华社记者张广友再次和纪登奎谈到“河南七五·八溃坝事故”不要公开报道的事。

纪登奎说:不叫公开报道是怕产生副作用,影响稳定;那个时候正是毛主席和周总理重病期间,不让公开报道,也是怕他们受刺激,内部报道也只能选择极少量给他们看,这种内部报道不会给他们看的;至于那份调查报告我看到了,是一份很有说服力的好材料,但是,已经顾不上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