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蔡慎坤:邢台七里河整治数十亿去向何处?

邢台王快镇河会村,悲痛不已的高女士。“辛苦了一辈子,现在什么都没了”!望着变成废墟的家,和死去的一双子女,泪流满面悲恸欲绝……

据《中国经营报》报导:引发大贤村悲剧的七里河,曾在过去十年间投入数十亿“开发建设”,且计划投入70多亿元。

资料显示,邢台市自2006年起,即采用地产开发回补建设资金的方式,开发建设七里河,其早期宣称的目标中,行洪位列第一。2006年,经过调研、论证,邢台市委、市政府做出了实施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的决定。并作出档:邢字〔2006〕13号《关于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建设的实施意见》。

“为增强城市防洪泄洪能力”,“七里河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理,严重影响了防汛泄洪,使邢台城市安全受到很大的威胁。”“按照五十年一遇、百年校核防洪标准整修河道……力争用五年左右的时间,把七里河区域建成行洪顺畅、环境优美……的新区。”

文件还标明,经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市人大常委会批准,授权邢台市路桥建设总公司为工程项目业主。“由该公司严格按照市场模式运作,自主融资投资,自主建设施工,自主经营管理,自负盈亏。”

2005年末,邢台路桥建设总公司委托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二水文地质队完成了七里河水文地质勘查报告。据2007年《邢台日报》相关报导,当年,“邢台路桥建设总公司又投资5.3亿元,完成了河道疏浚开挖,确保了安全度汛。”市领导为此在中秋时与工程相关负责人举行茶话会,认为已经“初战告捷”。彼时,工程已累计完成投资10.8亿元。

2009年的一份指挥部领导成员调整档显示,在调整之后,时任邢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政法委书记戴占银,担任工程指挥部指挥长,常务副指挥长则由时任邢台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鞠朝武。下设办公室主任,由时任邢台市政府副秘书长、市规划局局长郭星朝担任,郭还兼任副指挥长。

“经初步测算,整个工程将投入70多亿元,在治理19公里河道的同时,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设用地近18平方公里。到2020年,将形成一个面积近60平方公里的七里河新区,相当于又崛起了一个新邢台。”《半月谈》杂志2008年第六期刊发的《七里河,一座城市因她醒来》一文中,时任邢台市市委书记董经纬曾如此表述。

大贤村悲剧发生后,邢台水务局总工程师马兆勋却称,都知道大贤村有隐患,没钱用啥治。数十亿行洪治理资金花到了哪里?为什么知道有隐患却没钱治理?数十亿到底是用在了治理河道上,还是开发围垦河道造地造城了?

今年以来,中国多地多城又遭遇罕见的洪灾内涝,在一昧追求GDP乃至城市发展中,是否有更多值得警醒反思之处?

以武汉为例,虽然官媒报导称武汉降雨量“破纪录”,一周累计降雨量相当于下了约40个东湖,但更多人认定,所谓水灾并不是天灾,人祸更猛于天灾。武汉市曾斥资130亿元改造排水系统,雨季一来依然沦为水城,耗资巨大的排水系统如同虚设,人们不由得怀疑:130亿元有多少被贪官中饱私囊?

作家雨果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显然地,人们越来越不相信这颗良心。台湾作家龙应台说,要验证一座城市发达与否,一场暴雨足矣。那么在暴雨面前,中国有几座外表光鲜的城市能够自诩为发达城市?

水患治理,是历朝历代困扰中国官府和民间的现实问题,可是这些“看不见”的民生工程,在GDP增长资料在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乃至房地产建设面前,就显得无关紧要,在政绩考核的短期思维治理模式中,有几个官员真正关心“看不见”的民生工程?

刚刚出台的党政干部问责机制,对于刚刚经历水患的地区而言,是最好的试金石,邢台的追责不能仅限于几个区级官员了事,还得顺藤摸瓜,查出七里河整治数十亿资金的去向?看看是谁在中饱私囊?看看是谁在忽悠舆论?看看是谁在欺骗大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