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13岁成反革命15岁进少管所 习仲勋痛哭止不住

——习仲勋被打倒16年 一耳被打聋 在东德了望柏林墙 被冤私设秘密电台

习仲勋被打倒16年,耳朵被打聋。习近平10岁时成了黑崽子。习仲勋“忘年之交”杨屏的文章爆料称,习近平年仅13岁就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进过少管所,对此,其父习仲勋当时曾痛哭不止,像个无助的孩子。习近平下乡到陕西最贫困的窑洞村7年。共党领袖们大多难得善终,翻开共党的发家史,充斥着毁灭和破坏。

习近平年仅13岁就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进过少管所,对此,其父习仲勋当时曾痛哭2小时不止,像个无助的孩子。

习仲勋被打倒16年一只耳朵被打聋

习仲勋是陕北地区的中共领袖之一、陕甘边区的主要创建人,曾任中共宣传部部长、政务院秘书长、国务院秘书长、国务院副总理等职。习仲勋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残酷迫害,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之久。

起因是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习仲勋因“《刘志丹》小说问题”,遭康生陷害。

康生在会议上,给毛泽东递了一个条子,条子上写的是“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念了这张纸条后,毛泽东又说“用写小说来反党反人民,这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不论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

1963年,经过专案委员会半年的审查后,习仲勋被罗织四大所谓的罪名,被打成反党集团主要成员之一,并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下放关押。

1967年,习仲勋写信给毛泽东,其中提到,自己的一只耳朵被红卫兵打聋了。看管过习仲勋的红卫兵孟德强在回忆文章《习仲勋“文革”蒙难详情》(2013年发表于长江日报)中也提到,习仲勋在一次批斗后,耳朵失去听力。

习近平和父亲习仲勋

习仲勋曾在东德了望柏林墙 被冤私设秘密电台

习仲勋前秘书的张志功曾撰文披露,习仲勋被造反派批斗时,被逼交代到东德出访为何了望西柏林,被指控有里通外国的嫌疑,揭发在家里〝私设秘密电台〞等。

张志功先后在习仲勋身边工作二十年。2013年,张志功为纪念习仲勋诞辰100年而撰写了《难忘的二十年:在习仲勋身边工作的日子里》。

文章披露,〝文化大革命〞期间,习仲勋被西安造反派从洛阳揪到西安批斗,一度关在西北大学。

1967年夏秋之际,陕西师范大学红卫兵把张志功从济南也揪到西安,要他提供习仲勋的所谓〝反党材料〞。

一次,西安某个造反派组织在陕师大礼堂召开〝拼刺刀会〞批斗习仲勋,把张志功和秘书田方、侯汉英也带到会场。红卫兵硬要习仲勋交代所谓的〝反党罪行〞。在场有人质问习仲勋:〝你1959年去苏联,赫鲁晓夫为什么要见你?〞又说,到东德拿望远镜了望西柏林,有里通外国的嫌疑。还揭发习仲勋在家里〝私设秘密电台〞等,逼他当场交代。

习仲勋解释说:〝出访苏联、会见赫鲁晓夫、在东德了望,都是事实,但绝无私设秘密电台,更无里通外国之事。〞造反派听了很不满意,既呼〝打倒〞,又喊〝砸烂〞,进而拳脚相加,推搡凌辱。

据张志功披露,1962年,驻波兰大使王炳南曾送他一套洗印照片的简单设备,他们就在一间小屋子做了一个简易暗室,但洗印出来的效果并不理想,便搁置起来。这个简陋的洗相暗室被说成是〝私设秘密电台〞。

1972年,习近平才再次见到父亲。而习仲勋因为受到重创,脑子有些糊涂,居然认不出两个长大了的儿子。

习近平曾在采访中提到这个悲伤的情节。

习仲勋当时流泪了,习近平递给父亲一支烟。

〝他就问我,你怎么也抽烟了?〞习近平说。〝我说,思想上苦闷,这些年,我们也是从艰难困苦中走过来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抽烟我批准了。’〞

习近平10岁成“黑崽子”13岁成反革命15岁进少管所习仲勋痛哭不止

习近平10岁时就被打成黑帮子女。15岁时,北京朝阳区北苑768号的北京少年犯罪管教所黑帮子女学习班正在等著习近平的到来。

共识网2013年发表与习仲勋有忘年之交的杨屏的文章《习仲勋与近平的父子情》。杨屏回忆说,1976年7月20日,习仲勋将儿子从北京召到了河南洛阳,而那时正是酷暑难当。而在此前的一个月的那天晚上,习仲勋因为想念儿子,竟当着这个“忘年之交”的“小朋友”杨屏的面,哭了两个小时都不止。

杨屏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个老人这样哭,一个像我爷爷般年纪的老男人在哭。没有声音,只有泪水,嘴唇在颤抖。这场景,如今想起来,我都浑身战栗!我当时被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老爷子,竟然不知道给他拿毛巾擦脸。后来,当看见他用手去擦桌子上的泪水的时候,我才想起来”。

杨屏回忆说,当时他和习仲勋碰杯喝酒,酒还没有下肚,他眼泪又涌出来了。“放下酒杯,他用两只大手盖住整个脸,擦了好几遍眼泪。抬眼看着我说: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顾得这么好。我也是当爸爸的,因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习近平刚刚13岁,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了起来。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习近平,前五个是大人,第一个是杨献珍,六个人戴着铁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压的受不了,习近平只好用两只手托着。他妈妈齐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妈妈齐心被迫也要举手喊口号打倒她儿子。批斗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见。

然而,一次意外的相见,则成为母亲齐心一生的痛。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习近平跳窗户跑回家,妈妈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妈妈,我饿。”近平哆哆嗦嗦地说。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然后进房间换衣服。不过,习近平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习近平知道不是妈妈心狠,而是被迫无奈。如果不去报告,就是包庇现行反革命,妈妈也会被抓走,那样,远平和安安怎么办?他俩还是小孩子啊!饥肠辘辘的习近平,当着姊姊安安和弟弟远平的面绝望地哭了,又绝望地跑进了雨夜。最后,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儿收留了他,让习近平在一张连椅上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

中共元老们内斗惨烈难得善终谁之罪?

中共元老们在惨烈内斗中受尽欺凌,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真、彭德怀、李井泉......迫害使他们的否定限于事情本身,想不到根源在哪里,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国家都伴随着贫穷、暴力,很多执政者难得善终,到底谁之罪?如果翻开《共产党宣言》中〝在欧洲游荡的幽灵″也许能找到答案。

《九评共产党》中剖析说,“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习近平的妈妈才会连夜冒雨去举报习近平,党的标准是大于人性和亲情的。

彭德怀被打成反党集团后,妻子浦安修坚持离婚,彭德怀被迫害奄奄一息时,浦安修拿不准是否“组织”会认可,坚持不去见彭德怀最后一面。

马克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

历数全世界共产国家大多数党魁的结局,大多印证了共产主义的暴虐,不仅残害普通大众,党魁自身也难逃厄运。

阿波罗网首发《独家惊天重大发现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中有对马克思主义来源的详尽分析,其中提到: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无产阶级认为法律、道德、宗教信仰是“众多资产阶级的偏见,这些偏见的背后,隐藏着同样众多的资产阶级的利益。”

和马克思一起建立了“第一国际”的共党大佬Bakunin(巴枯宁)曾这样阐述共产主义的革命:“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是一种创造性的激情。”“In the revolution we will have to awaken the Devil in the people, to stir up the basest passions. Our mission is to destroy, not to edify. The passion of destruction is a creative passion.”

从马克思写的剧本《Oulanem》中处处透露着马克思暴虐世界观: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在《Oulanem》剧本里,马克思还写道:

“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

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宇宙倒塌了。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非常喜欢复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恶魔 Mephistopheles(梅菲斯特)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

这“一切”——就包括着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叶净菡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