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因《二十一条》而蒙受百年冤屈的袁世凯

——惨遭抹黑100年!袁世凯为何背负卖国汉奸骂名?

说起袁世凯,或许你会一秒想到《二十一条要求》、洪宪帝制、卖国贼、独裁者等字眼,但100年前的《二十一条要求》真像历史课本写的,是袁世凯自愿要卖国吗?所谓"五九国耻日”,其实是他最沉痛的懊悔与反省,即便用尽四大策略斡旋,还是不得不签下辱国条约……

袁世凯朝服照(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自十九世纪开始,国际政治的主旋律可以用一句话大略描述:"今天你不欺负人,明天别人就欺负你!”尤其对于被欧美霸凌的亚非等国,一方面对侵略者充满恨意,另一方面却又想成为相同强大的强国。因此,中国在英法联军惨败后,学习西化的自强运动;而被美国以黑船敲开国门的日本,则进行所谓的明治维新。直至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战争,日本胜、清朝败,决定了日本霸凌中国的外交发展。

其实公道来说,日本霸凌中国也有它的不得已,往北会碰到老牌强国俄罗斯、往南则是英法把持的东南亚,这两个方向遇到的阻力,都不是新兴的日本所能承受。至于往东……那可是太平洋,难不成教日本人去侵略海里的鱼虾蟹?或是跨越一整个大海,向当初强迫他们开国的美国讨公道?柿子挑软的吃,西边的中国自然成为日本最能发展的侵略方向。

话虽如此,日本要在中国捞利益也是不容易啊。相对英法俄这些西方列强,日本在中国真是后生晚辈,通常只能捡前辈留下的残羹剩饭塞牙缝,不时还要被西方列强打压一下。不过这样的情况,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有了改变。

当时日本趁着西方列强深陷大战无暇他顾之际,由驻华公使向袁世凯投递《二十一条要求》,内含五大主要项目:

一、关于山东省:中国允许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利益。山东省内及其沿海土地岛屿不得让与或租与他国。烟台或龙口至胶州铁路,由日本建造。

二、关于南满、东蒙:中国承认日本在该地的优越地位,并享有土地租借权及所有权。中国在该地向外借债,聘请政治、军事、财政顾问,均需得日本之同意。吉长铁路由日本管理。

三、关于汉冶萍公司:该公司改为中日合办,属于该公司各矿的附近矿山,不准他人开采。

四、关于中国沿海港湾、岛屿者:所有沿海港湾、岛屿概不让与或租与他国。

五、关于全中国:中国政府须聘用日本人充政治、军事、财政顾问。中国警察改为中日合办。中国所需军械的半数以上,只能向日本采办,军械厂需中日合办。日本在中国所设医院、寺庙、学校享有土地所有权。允许日修筑多条铁路并在福建可优先投资筹办铁路、矿山、整顿港口(含船厂)。

袁世凯接到此通牒后,立刻召集外交部人员商议,而外交部次长曹汝霖看完《二十一条要求》后,着急地说:"日本的要求,势力由东北至福建,权利由建铁路、开矿产以至开商埠、大陆杂居;甚至要求各机关设立日本顾问、军警由日人管理,这种苛刻条件,跟要我们亡国没啥两样啊!”

袁世凯何尝不知?他说:"日本这次意义很深,他们趁欧战方酣、各国无暇东顾,才提出这些要求,意在控制我国,决不可轻视。”

于是袁世凯和外交部展开一连串的策略,试图解决亡国危机。

策略一:让阴谋见光死!

其实这次日本驻华大使的谈判方式非常奇怪,因为在一战以前的外交规则:任何外交事务应该经由"外交部”进行处理,而不能直接透过一国元首进行转达。从日本人破坏外交规则,加上驻华公使还威胁:"你们不可以泄漏这个机密,不然定招致严重后果!”这代表……日本人不想,也认为不可以让这二十一条要求曝光!

毕竟西方列强在中国拥有巨大利益,若真按照二十一条要求,让日本独占中国利益,那么西方列强准定找小日本算帐。

袁世凯的应对方式很简单:"我偏要让这事见光死!”

于是他告诉日本大使:"你直接找我谈外交事务,不合规矩,请你找外交部商谈此事。”这使谈判对象从一个人扩及一个部门,增加泄密的可能性。之后袁世凯还将二十一条要求的事情透露给报社;这让中国老百姓知道了,很激动!外国列强也知道了,他们更激动,于是正在酣战的英国、没加入大战的美国,立即派遣大使询问日本:"你们真有提出《二十一条要求》吗?”

日本没想到竟有外国势力跑来干涉,先表示:"传闻二十一条要求有五大项内容,其实没这事,我们只有提出传闻中的第一、第二项要求。”后来又说:"好啦,第三、第四项也有。”最后说:"呃……其实,第五项也是有的。”

日本人发现,美国人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因为美国人向来主张"门户开放”政策,也就是各国都可以在中国享有利益。日本的第五项要求却等于要独霸中国利益,小日本……你日子过太爽,想抢我们美国人利益,欠K啊!

面对老美的愤怒,日本人连忙表示:"这第五项,我们只是『希望』中国答应,不会强求啦!”

策略二:拖延战术,以时间换取空间

在《二十一条要求》曝光,需由外交部进行谈判后,袁世凯吩咐外交人员:"我已逐条细阅批示,你们照此商议;与日本谈判时,应逐项逐条商议,不可笼统并商。”

负责对日谈判的外交总长陆徵祥明白:谈判时间拖越久,日本面临的舆论压力会越大,到时中国就有可能增加谈判空间。于是当日本大使要求:"尽速开会!而且每天都要召开会议达成协议!”

陆徵祥说;"开会没有问题,但是各国没有在星期天开会的惯例,而我身为外交总长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因此每次谈判只能在下午五点开始进行。”日本大使抗议:"五点太晚了,最好下午两点开始,夜间也必须持续!”陆徵祥表示:"两点钟谈判OK啊,但是我身体太坏,夜间就无法开会了。”

总之陆部长找尽各种藉口,就是要减少谈判时间,好拉长整个谈判的会期,甚至等到双方进行谈判时,陆徵祥总是先不疾不徐地说:"请贵国大使入座。”按外交礼节,日本人也只好客气地说:"不,请贵国先入席。”双方客气来、客气去,光让座就纠缠个十几分钟;等到就定位,日本人要直切主题时,陆徵祥又说:"请上茶。”然后日本人只好依照外交礼仪,喝着茶听陆徵祥开始天南地北地乱扯。

你说日本人知不知道陆徵祥在玩拖延战术?答案是:当然知道!但是陆徵祥的一切行为都依据外交礼仪,为免有损国家形象,日本人又被拖延个几十分钟。

等到进行谈判时,陆徵祥更是遵照袁世凯的指示:逐项逐条商议,拖慢会议的节奏。每次当谈判情势不利,陆徵祥就说:"唉呀,我身体不行啦!实在无法撑下去了,有事明天再商议吧。”搞得日本人十足郁闷。

策略三:反客为主,将战场带回日本

当国内谈判展开之际,袁世凯展开了一系列的幕后运作,好削弱提出二十一条要求的日本大隈重信内阁的影响力。

首先,袁世凯派人赴日游说和大隈重信立场相对的元老重臣;接着,收买日本浪人做间谍收集情报;最后,秘密支持四个日本议员竞选,而这些接受十六万日元选举费用的议员,就在议会中弹劾大隈内阁。

这下大隈内阁囧了!

国内外都面临强大压力,谈判又难有进展,为了赶快结束这场外交烂仗,日本大使决定对中国提出的条件妥协。但是!他们也在五月七日下午三时,向中国提出接受二十一条的最后通牒:"限于五月九日午后六时前答覆,不然日政府将采『必要』措施!”

所谓必要措施,其实就是不惜开战,当时日本海军巡弋于渤海一带,陆军则开往东北三省,面对结实的硬碰硬,袁世凯是再没得取巧,他无奈地表示:"我岂愿意屈辱承认?但是对比中日国力,不得不委曲求全……”于是在一九一五年五月九日,外交部的陆徵祥、曹汝霖将《二十一条要求》最后修订本递交日本公使,曹汝霖对此表示:"当时我心感凄凉,有一种亲递降表的感觉……”

不过,袁世凯的招数还没完啊!

策略四:说一套,做一套

日本最终跟中国签订的要求中,第四、五大项没签订,第三项要求则被删除一条,至于被迫答应的第一、二项十一条要求,袁世凯这么说:"购地租地,我叫他一寸地都买不到手;杂居,我叫他一走出附属地,就遇到生命危险;至于警察顾问用日本人,我用虽用他,每月给他几个钱罢了,至于顾不顾、问不问,决定权却在我身上。其他各条,我皆有破坏之法。”

此后,在东北的日本人说:"我们日本人在东北被囚禁于附属地界内,一步不敢出附属地;至于向中国人购地、租地,更是谈不上。”

日本顾问也说:"我等名为顾问,其实绝无人顾,绝无人问。”

简单来说,袁世凯已将二十一条要求的伤害性降到了最低,整场外交战役可说"虽败犹荣”。而且袁世凯还在《二十一条要求》签订后,深刻体会国力不足只能被霸凌的屈辱,于是下令:“将五月九日列为国耻纪念日!”

又对左右说:"勾践不忘会稽之耻,最后终于打败了吴国,那些咄咄逼人的人终有肉袒牵羊之一日。”(这时我突然有个疑问:所谓五九国耻纪念日是由袁世凯亲自订下,表示有自我检讨的意味,结果现在教科书的笔法,却把国耻日描述成好像是民众对他不满才讽刺制订出来,真不知道当年编写教材的人有何居心啊?)

由上述事件看来,新成立的中华民国,真可谓命运多舛、风雨飘摇,甚至还面对外来的压迫和亡国危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野心家们被遗忘的中国近代史2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