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祖国有环境污染吗?东德孩子必须说“没有”

“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会有污染吗?”对从小生长在民主德国的孩子们来说,答案必须是斩钉截铁的“没有!”如果有人不同意这个答案,那么后果就会像1976年这座名叫贝斯科的小镇学校里所发生的那样。

在一堂生物课上,几个孩子提起几天前在河里发现的一群死鱼,这个反常的自然现象让他们不由得联想到镇上工厂排放的黑臭污水。这当然只是个猜想,不过他们已经触碰了底线。

不久,这些孩子们就被叫到了校长办公室,到他们面前的不是校长,而是一位“穿着正经的陌生人”。他当然不是来解决孩子们关于死鱼的困惑的,而是来审问他们的:河里有毒的谣言是从哪儿来的?你们跟谁讨论过这件事情?最后,他警告这些孩子们:“你们必须立刻终止传播这些危险的谣言,因为党和政府为了环保事业已尽心竭力。像民主德国这样的法律,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东德曾是欧洲污染最严重的国家,这是1970年代的一家化工厂

这位陌生人的警告倒并非无凭无据,1970年5月党所颁布的《国土整治法》,以一贯娓娓动听的辞藻向民众宣告了它不容置疑的美德和决心:“为创造一个无愧于社会主义社会的环境,提高公民的健康水平与生活乐趣,保证公民的休息和业余活动,必要的前提是开发、治理和保护拥有丰富的动植物和绚丽风光的祖国山河”。

按照民主德国官方意识形态“现实社会主义”的原则,党的真理性和正确性是不容置疑的,现实也必须符合党的理念,两者是绝对高度统一的。因此,根据这一逻辑,如果有人发现现实和党所说的不一样,那么肯定既不是党有错,也不是现实有错,而是怀疑的人思想有问题。为了贯彻党的正确领导,这些错误的思想必须被纠正,只有严格按照党所规定的方式来观看现实才是唯一正确,也是唯一被允许的做法。

这种逻辑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对民主德国的民众来说,它却是日常生活中的常态。

每个东德人都生活在两种“现实”中,一种是党制造出来的“正确的现实”,根据官方发行的《简明政治词典》,“党的集体领导”能够“科学地”做出“准确无误的决定”,因此基于这一决定的现实也必然是尽善尽美的,国家是强大而民主的,环境是美丽而多姿的,而民众是健康而幸福的,每个人都像生活在宣传画中一样。

即使略有困难,也像政府所说的那样:“大部分困难是由于国际封锁和自然环境造成的,也有纯粹就是历史遗留问题”,民众应当满怀信心地相信“这些困难都是临时的,党和政府会在原则上克服这些困难的”,我们正在“社会主义胜利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然而另一种现实,却是“真实的现实”,在这种现实中,民主德国的环境污染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易北河的水常年都是黑的,河水里的鱼几乎已经绝迹,全国河段总长度中只有1/6的河段的水可以引用,拜褐煤矿山的大量开采和焚烧褐煤的发电厂所赐,其排放的二氧化硫和其它大气污染物人均值居世界第一位,在主要工业区附近,超过50%的森林已经被酸雨毁坏。但这仅仅是环境污染的一部分,如果东德人有知情权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会更担心填埋的放射性废料正在渗透到土壤和地下水中——尽管这种现实是真实的,但按照“现实社会主义”的理论,它肯定是不正确的。

从事环保教育的地下机构“环境图书馆”的成员。照片摄于1987年11月24日,那个晚上,他们都被捕了。

对一个正常人来说,长期生活在两种“现实”中很难不患上精神分裂症。但对民主德国这样的国家来说,它有一种特殊的强力胶水可以将两种“现实”完美地“黏合”在一起。而这就是贝斯科学校的孩子们面前的那个“衣着正经的陌生人”

——斯塔西(东德国家安全部)的主要工作,从这种意义上讲,斯塔西的座右铭“党的剑与盾”后面还应当加上一项“党的强力胶”。

正是斯塔西通过无所不在的监视和压制的手段,使人们不敢正视和讨论“真实的现实”,而只能服从于“正确的现实”。而且它还成功地为那些压抑的人提供了一条出路,超过50万的地下线人正是这一出路的执行者,他们将自身的压力转化为对别人的压力,既然自己不敢正视“真实的现实”,那么也要强迫别人不得不服从“正确的现实”。只有通过这种互相迫害的方式,被压抑者的内心才会得到平衡,至于“真实的现实”,也就可以不必再关注了。

尽管这套方法看起来尽善尽美,而且从表面上看,至少不会有人胆敢怀疑党所指定的“正确的现实”,但问题在于“真实的现实”里被回避的问题却不能靠视而不见来解决,因为粉饰出来的太平并非真正的太平。

1990年,民主德国崩溃,“正确的现实”终于被“真实的现实”所击垮,尽管人们此时才猛然认定它其实是如此外强中干,但它倒塌的架子扬起的尘霾却久久难散。

东德的宣传画(图片均来自微信)

东德的孩子必须永远像宣传画里显示的那样阳光灿烂,如果你觉得不幸福,那是因为你心灵被污染了。只要心中有阳光和空气,生活哪里会不如意。

西德一位叫冯.穆蒂乌斯的儿科过敏症医生出于专业精神决定做一项呼吸道过敏的比较研究,她和她的团队对原东西德地区的7500名儿童做了过敏和哮喘测试,结果发现东德超过60%的儿童患有支气管炎等呼吸道感染疾病,几乎是西德地区的三倍,很多儿童出现了与吸烟者类似呼吸道损害症状,这几乎可以肯定是当初被迫视而不见的空气污染的影响。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党所宣扬的“正确的现实”也部分地获胜了,与西德儿童相比,东德儿童感染花粉症的可能性只有前者的三分之一。对此,应当衷心感谢伟大的祖国,用原则上不存在的污染,为“祖国的花朵”驱散了“资产阶级香花毒草”的毒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益 来源:知道主义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