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生态 > 正文

中国最大淡水湖不断萎缩 拯救计划或令情况更糟

本文译自《赫芬顿邮报》1月3日的报道。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正受到严重威胁,似乎人们无法认同如何去拯救它。

鄱阳湖可以伸展到超过1700平方英里,面积超过美国的罗德岛。但中共官方新华社11月份发布的照片显示,由于干旱,鄱阳湖的许多部分完全干了。

EcoWatch网站描述了游客在位于江西省的这个大部分被晒干的湖上行走。照片显示船只搁浅在裸露的湖床上,牛在通常是湖底的地方吃草。

鄱阳湖与长江相连,是多个珍稀濒危物种的栖息地,包括长江的江豚。

多年来,鄱阳湖一直在萎缩。根据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研究人员2015年的一项研究,自2003年以来,鄱阳湖的旱期开始得更早,持续时间更长。今年,旱期比平常提早了50多天。

气候变化,工业活动——如砂矿开采和建设巨大的三峡大坝,都可能是鄱阳湖衰落的罪魁祸首。

地方当局正竭力挽救鄱阳湖,但并非每个人都对他们的计划感到兴奋。

2008年,江西省政府首先提议建造一道3000米的“闸”——实际上,是在连接鄱阳湖和长江的水道中建一道坝,以便在旱期让更多的水留在湖里。根据上个月地方官员发布的一份报告,这道闸或许能有助提高水位,改善水质及促进湖上航运等。

纽约时报》上周报道说:中国环境保护部最近开始对该计划进行环境风险评估。如果高层官员不否决建造这道闸的建议,一旦评估结束就会动工。

然而,环保人士正急于让这一工程刹车,他们称该闸门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生态破坏。

阿拉巴马大学研究鄱阳湖的教授David Shankman告诉《纽约时报》,“我认为他们还不了解造成问题的原因就提出了该解决方案”。“建坝的整体构想或许会带来一些经济效益,但是也可能造成长期的生态问题”。

进一步切断鄱阳湖与长江的联系可能会导致干旱情况恶化。

“河流和湖泊互相依存”,环保活动人士汪永晨在2012年对《广州日报》表示。“三峡大坝已经阻隔了流入长江和鄱阳湖的水,新的鄱阳湖水坝将进一步阻断自然的联系。”

科学家们说,该项目还可能“不可挽回地”改变鄱阳湖的季节性洪水脉冲,造成在旱季的时候水位异常的高。这可能淹没鄱阳湖的湿地,而湿地为鸟类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栖息地。

每年有50万候鸟飞到鄱阳湖,其中包括极度濒危的西伯利亚白鹤。根据国际鹤类基金会数据,在地球上西伯利亚白鹤的数量大约只有3000只。

“(建坝的)问题不是西伯利亚白鹤冬季是否还会来鄱阳湖的问题,而是它们是否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问题”,沈阳理工大学候鸟研究人员周海翔上个月对《南华早报》表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保护它们。”

活动人士说,该水坝也威胁到依赖鄱阳湖的其他濒危物种。其中之一是长江的江豚,它们只生活在长江以及与长江相连的两大湖——鄱阳湖和洞庭湖。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去年表示,这一珍稀江豚的数量每年下降超过13%,在未来5至10年内可能会灭绝。根据WWF数据,仅存大约1000只野生的江豚。

WWF反对修建这道闸的计划,称它对水质和生物多样性可能造成“不可逆和不可预测”的影响。该团体在2014年表示,“要保持鄱阳湖健康的生态系统,最佳选择是一个没有水坝的项目”。

一些科学家提议停止采沙来拯救鄱阳湖,而不是建造闸门。据悉,鄱阳湖底是世界上最大的砂矿。

来自中国、美国和法国机构的研究人员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估计,每年从鄱阳湖取走了2.36亿立方米的沙子,主要用于制作建筑项目的混凝土。该数量大约超过每年来自各支流沙流量的30倍。

“当我们算出这个数时,我不敢相信”,阿拉巴马大学教授David Shankman今年早些时候对普利策中心谈及该发现时说。他是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

世界上最深的湖泊俄罗斯的贝加尔湖和美国的几大湖也正受到威胁,包括温度上升、低水位和附近的森林火灾。

根据2015年一项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国家科学基金会部分资助的研究,世界上的湖泊比海洋和大气更快变暖。

“我们从我们的湖泊得到的信息是,它们正越来越受到压力”,这项全球研究的主要作者Catherine O‘Reilly告诉《美联社》。“随着这些变暖的速度,我们看到的问题将变得越来越常见。”

原文China's Largest Freshwater Lake Is Shrinking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唐冬柏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