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爸爸和邓丽君的微笑

天下的歌星象天上的星星亮晶晶。在我的眼里,最亮的一颗星是邓丽君。

邓丽君的歌声有如天籁之音,甜润柔美,我百听不厌,心醉神迷。

记得上大学时,爸爸回宁波老家探亲,带回家一张过期的挂历,挂历上有微笑的邓丽君。爸爸对妈妈说,邓丽君这张像真象我们家的小圆。爸爸不说我们家的小圆象邓丽君。爸爸保留了这张挂历。邓丽君的微笑定格在爸爸书桌上的玻璃板下。爸爸看到邓丽君这张像,就想起小女儿。爸爸在书桌上伏案给我写了无数封家信。

出国前在家里唱邓丽君的歌唱个不停。《多少黎明多少黄昏里》,从《甜蜜蜜》唱到着《千言万语》唱到《世界多美丽》。。。一直唱到《别离》:“你又何必为分离掉眼泪,分离只是为了还要再相聚。每一个人一生总要尝到悲欢离合的滋味。你又何必为昨天掉眼泪。没有昨天今天怎么会可贵。每一个人一生总有许多喜怒哀乐的回味”。。。

告别了父母姐姐,吿别了故土。掉眼泪又擦掉眼泪,独自《漫步人生路》,到美国把梦追寻。邓丽君的歌依然陪伴着我:“啊,问故乡,问故乡别来是否无恙,我时常时常地想念你”。。。爸爸妈妈来信说想念我的歌声。我就自唱自录了一首邓丽君的《妈妈呼唤你》,托人捎回了家里。爸爸妈妈听了一遍又一遍,听得泪满襟:“你看那锦绣大地多么美丽,我们曾生长在那里。纵然海枯石烂也不能忘记,我一心要回去一心要回去。你听那母亲呼唤多么甜蜜,我们曾和她相偎依。纵然岁月消逝也不能忘记,我一心要回去一心要回去。快回去快回去,亲爱的妈妈呼唤你赶快回去。希望你希望你回到她怀里,让我们合家团聚。”

可是,世事不尽如人意。人生有情亦无情。癌症过早地夺走了爸爸的生命。邓丽君也香消玉殒。我没有回去,在美国定居。妈妈已满头白发,独自一人象候鸟一样在太平洋两岸飞来飞去。没有了爸爸,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合家团聚。

我愿意相信爸爸在天上听到邓丽君的歌声就会想女儿。我更愿意相信爸爸在天上能听到我的歌声。记忆中的爸爸脸上总是挂着慈爱的笑容。照片上的爸爸目光是那么和霭可亲。看到爸爸的微笑,想到爸爸的为人,我情不自禁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唱起了我最爱唱的邓丽君的《微笑》:“只要你脸上常带着微笑,人人就会对你友好。微笑代表着你没有烦恼,微笑表示你有礼貌。如果你常把笑容挂在你嘴角,那是多么自在又逍遥。如果人人能够互相带微笑,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

生存的竞争,生活的压力,生命的无常,有时会令人透不过气。脸上常带着微笑的人越来越少。但脸上带着微笑的人常常会带给周围的人阳光和温馨,微笑有传染性。不管你会不会唱邓丽君的《微笑》,不管你同不同意歌词的善意,微笑比不笑好。微笑吧。用你的微笑感染你周围的人。人人也会向你报以微笑。让更多的人微笑,让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因你因我因他因她的微笑变得美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