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梦境中的故乡

相传远在唐虞时代,凉城境内就为北方少数民族所占据。部落首领尧统一中原后,在山西临汾一带建立尧唐,凉城属尧唐的翼州。尧让位于舜,历史上称作“舜内虞”,虞分天下十二州,在北方设置并州,凉城属并州。禹继舜位称作“夏”,凉城属翼州。

春秋战国时期,活动在这里的北方游牧民族统称为“胡”,其中主要为林胡和楼烦。战国时,凉城属赵国的代郡。秦始皇十三年,赵被秦合并,凉城属雁门郡。西汉始置县,名为沃阳。

《汉书·地理志》载:“盐泽在东北者也。今盐池西南去沃阳县故城六十五里。池水溦渟,渊而不流。东西三十里,南北二十里。池北七里即凉城郡治。池西有旧城,俗谓之‘凉城’也,郡取名焉。”

从东汉末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居住在这里的主要民族,除了汉族之外,还有乌桓、鲜卑、柔然、丁零等族。其中,东汉鲜卑民族从大兴安岭向西南迁徙。两晋时拓跋鲜卑民族在岱海北岸和蛮汉山区逐水草而牧,拔弓箭而猎,待其势力稍强后才移盛乐定居。北魏的第一个皇帝拓跋珪就出生在参合陂(今岱海北岸一带)。公元386年4月,拓跋珪在盛乐称帝,是为太祖道武皇帝,国号曰“魏”。同年7月迁都平城,从此,凉城为北魏畿 大陆,凉城郡管参合、旋鸿二县,始有凉城之名。辽置天成、宣德二县;金、元改称宣宁县;明废县置宣德卫,为大同边外地;清设宁远厅,属朔平府通判管辖。

民国元年(1911年)设宁远县;民国三年(1914年),因“宁远”与别省县重名,遂沿用北魏旧名,复称凉城县,属察哈尔特别区管辖,治所设在今永兴镇;1929年划归绥远县;1948年凉城县解放,迁治所于新堂(今岱海镇)。先后属和林、集宁专员公署、平地泉行政区管辖;1958年到2004年8月属乌兰察布盟;2004年9月至今属乌兰察布市。

永兴镇位于凉城县西南部。东、南、北分别与岱海镇、六苏木镇、蛮汉镇接壤,西与首府呼和浩特市相毗邻。境内交通便利,丰准铁路、兴托高速公路、呼阳公路横贯全镇。东距县城22公里、西离呼市70公里,是晋、蒙两地重要的经济传输纽带和桥梁。总土地面积364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35%。

永兴镇历史悠久、文化厚重,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2001年老虎山古人类遗址被国务院确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记载着永兴6000多年前的历史。清朝初年宁朔卫、雍正年间宁远厅的治所就设在永兴。永兴1914-1937年曾是凉城县政府所在地,一度成为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永兴镇原名田家镇。1937年日军全面侵华,于9月18日向田家镇疯狂进攻。镇内军民奋起反抗,激战一昼夜,消灭日军120人、我方伤亡500余人,被迫撤退。日军进镇后,3个小时内就杀害我无辜百姓299人。上至70多岁的古稀老人、下至12岁的少年,血流成河、惨不忍睹。此即震惊全国的“田家镇惨案”。

我祖上在永兴属于数一数二的大户。曾有良田百顷,房屋数十间。据父亲讲,曾祖父时,家里因为信仰基督教,受外国牧师的影响,房屋及家具陈设非常西化。不仅有钢丝床、脚踏风琴、大量的藏书,就连门把手都是欧式的球形把手。

据父亲回忆。日寇攻陷永兴后,在全城烧杀抢掠,一时火光冲天。我家的数十间房屋被焚毁,家中财物也被日寇劫掠一空,剩余的两排房后来被凉城县中学占据,家道从此中落。

故乡被焚毁后曾几易其名。后于2001年8月与三庆乡、多纳苏乡合并为永兴镇。

2000年5月,“田家镇惨案”的见证人,年近7旬的武老先生多方筹资10万元,修建了“田家镇惨案纪念碑”,并创建了以红色旅游为主的永兴湖旅游度假村。

永兴湖不仅是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一个集高山、湖泊、奇石、森林、草原、农田为一体的旅游胜地。永兴湖的形成,据考证已有50万年,是由陨石坠落砸击成湖的。因此湖周围奇石密布:“天下第一神龟”“宝黛石”“飞来石”……栩栩如生,令人叫绝。永兴湖辐射四面,东有万年之久的“大庙古遗址”、西有峰高入云古木参天的牛山、南有古城“杀虎口”、北有状似峡谷的“哈达山”。更有绿草如茵的湿地草原,为秀丽的湖光山色平添一份旷远豪放的神韵。

父亲生于1925年2月,他13岁时背着行李徒步翻越蛮汉山,来归绥读中学,来到归绥已是掌灯时分。晚饭后,大娘看他土眉混眼,家中无法安顿他,遂让大爷领他去大西街基督教聚会处歇息。幸好刘秉忠牧师与我家是世交,才将父亲安置在一间空房中。

父亲少小离家,故乡始终在他的魂牵梦萦之中。然而由于政治风云变幻,虽然家乡近在咫尺,也不敢回访。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父亲才与二大爷坐长途车第一次回故乡;2005年80高龄时,陪母亲回山西省亲,途中路过永兴,又进去审视过一回,此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曾祖父韩师慧,毕业于山西纺织学校,年轻时做过教师,勤劳致富后在凉城县置业。不知何故,他一个汉人,满文、满语竟然非常纯熟。凉城县现在仍有满族聚居的乡镇,我的先人系清朝中期设宁朔卫时由山西迁来,山西之前的先祖究竟来自何处,因曾祖父、祖父去世过早,其时父亲年幼,他也说不清楚。

祖父因有轻微精神疾患,终生未有就业。

父亲兄弟三个,他排行老三,弟兄三个都受过高等教育且属于白领。

慈父韩志学(1925.3.19——2007.10.25),享年82岁,无疾而终。遗憾的是,我作为不孝之子,竟然至今没有回过故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老绥远韩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