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恐吓成报 金毛口罩青年接力带领 “大妈职业示威团”闻警丧逃

针对《成报》的滋扰行动无日无之,10多名“职业示威大妈”继上周五到《成报》所在的办公大楼外用标语掩盖容貌,鬼崇“示威”后,昨日再由“金毛”青年带领,于傍晚5时许到办公大楼外举牌“示威”,惟今次聚集时间更短,当他们听见大楼保安员已报警后,极速离开,似乎害怕遭警员截查及登记个人资料,整个行动前后不足15分钟,俨如只是旨在到《成报》“打卡”。

这些有组织攻击《成报》的行动手法极端,除威胁员工人身安全及发动网络攻击外,亦以“职业示威大妈”作出滋扰及抺黑,意图把“政治威吓”转移至《成报》老板谷卓恒身上。

中年男被点相昨消失未带队

昨日出动的大妈由两名戴有黑色口罩的首脑带队,于傍晚5时20分后抵达《成报》所在大楼楼下举牌“示威”,而今次到场人数约十多人,较上周五(2月24日)时的14人稍有增加,而她们手持的纸牌则是循环再用,这些纸牌除用作“示威”外,更大用处是掩盖一众大妈的容貌。

上次率领“大妈团”的男首脑,一人姓吴,另一人是53岁姓名译音周贤添(Chow Yin Tim),因两人已被接报到场的警员登记个人资料,故此,昨天的“成报打卡”行动则更换了另外两人带队,而他们均戴上黑色口罩,明显是避免遭人认出,但从外表看出他们较为年轻,其中一名首脑染金发,这名“金毛男”负责发放及收集一众大妈手持的标语牌。

闻报警金毛大悦称可早“收工”

大楼的保安员见一众大妈聚集搞事,报警处理。“大妈团”听到保安员报警后,极速丧逃,恐怕再被警员查问及登记资料,只听到带领大妈的“金毛”首脑说“报警更好”,似乎十分乐意到场“打卡”后便立即“收工”。该名“金毛”首脑负责收回大妈手上的标语牌,与同党带着一班大妈向观塘广场方向离开,不消片刻已走得无影无踪。警方接报后到场,把警车停泊在办公大楼对面的马路上长时间戒备。

《成报》办公地点屡受滋扰,上周五“职业示威大妈”的行动,过程已十分荒诞怪异,她们声言要找《成报》董事局主席谷卓恒“追讨血汗钱”,但又拒绝透露细节,全程遮挡容貌,当日警方接报到场时更吓得立即抛下示威纸牌落荒而逃,与昨晚情况一样,虽是“示威”却说不出所以然,亦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由于他们举起的纸牌含有诽谤字句,谷卓恒表明已掌握部分人士资料,并会继续追查,要追究责任,向他们索偿。

事实上,这些声称是“美贷网”的苦主是受雇于大陆及香港一些利益团夥的“演员”,提供“职业示威者”的中介人有涉及“反占中”及“撑梁振英”等示威行动,并准备好示威牌等道具。从现场所见,不排除由本地黑帮率领。

中联办友好《头条日报》到场采访

评论文章作者汉江泄前天写道:“同属‘国妖’张德江的团夥、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主导下的文宣系统,其中,左报在香港的存在价值,就是‘掩饰真相,妖言惑众’,正事不做,只顾干旁门左道的事。以日前为数十多名‘职业示威大妈团’前往报社办公大楼门外,对《成报》老板进行政治抹黑,‘声称示威,实质滋扰’。不知道是否‘西环’被中央严查维稳费,对利益团夥‘关水喉’,这群‘大妈’领取的‘工资’不足,未有交足戏,当看见群警驾到,状似心虚,吓得抛下纸牌,落荒而逃。这些荒诞示威闹剧,原来才是‘乱港四人帮’之一、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董事长姜在忠的至爱,他主管的旗下报章大书特书,看似真的一样,但下回请‘写稿员’专业一点,同属一报所写的所谓‘被骗金额’是次次不同,数字在弹指之间,由1亿激增至10亿,可想而知,事件不靠谱。《星岛日报》的关注点与中联办喉舌一样,只写‘大妈团示威’。翻查资料,昨天仅有政协常委何柱国旗下的《头条日报》到场采访‘大妈示威’。”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成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