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县委书记情妇网络曝光后 宣传部花37.6万帮其删帖

——美女的一条短信咋俘虏了县委书记

原河南省栾川县委书记樊国玺,因利用工作便利,贪污50万元;受贿7万美元、500克金条;挪用公款高达2000万元。于2016年12月21日,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40万元。一审判决后,樊国玺没有上诉。为此,检察日报2017年1月1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县委书记陷"温柔陷阱"挪用2千万公款博红颜欢》的文章,文章还配上了本案公诉人、河南省南阳市检察院公诉局局长齐钦的短评。

评论写道:一个昔日被人们誉为勤政务实的县委书记,一个昔日在金钱面前不低头,拒绝权钱交易的“一根筋”官员,却被一名“80后”女孩的“美人计”拉下水,在“温柔乡”里失去了理智和抵抗力,继而以权谋私、挪用公款、贪污、受贿,让人扼腕叹息。总结本案,我们可以从中得到重要启示,那就是领导干部在为官一方时,要把握好“五关”,即把好“思想关”,常修为政之德;把好“权力关”,恪守为民之责;把好“律己关”,紧绷清廉之弦;把好“监督关”,强化约束之力;把好“作风关”,弘扬务实之风。要算好“七本账”:一是政治账,不要自毁前程;二是经济账,不要倾家荡产;三是名誉账,不要身败名裂;四是家庭账,不要愧对家人;五是友情账,不要众叛亲离;六是自由账,不要身陷牢笼;七是健康账,不要落得心力交瘁、生不如死。这样的“钙”补强了,官员的仕途之路也就安全了。

按照检察官的观点,党员干部只要把握好思想等“五关”,算好政治前途等“七本账”,就不会重蹈樊国玺的覆辙。说实在话,齐检察官的概括够全面的,做到“五毒不侵”自然万事大吉了,可党员干部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但凡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因此,“常修为政之德”固然重要,可腐败的根源关键却在于制度。

樊国玺早在郑州大学学生时期就入了党,一毕业就成为洛阳市委讲师团干部,在任栾川县县长、栾川县委书记之前,都在洛阳市委担任部门领导工作,可谓受党的多年教育。《县委书记陷"温柔陷阱"》一文提到“2009年3月至2015年7月,樊国玺担任河南省栾川县委书记,给外人留下的印象清廉,有人曾给他起外号叫“一根筋”,形容他原则性强,能抵御各种诱惑”只是一种假象;其实,樊国玺刚当上栾川县县长没几个月,就自觉掉进了"温柔陷阱",此时离县委书记位子还差好几个月。

相关资料显示,樊国玺于2008年1月任栾川县县长;2009年3月任栾川县委书记。樊国玺的手机上接到那条短信,是在2008年8月一个深夜,隔一天夜里女的又来一条短信,那晚零点时分,樊的房门就被轻轻叩响。樊国玺还没担任县委书记,一条短信就能把他体内原始的欲求全都激发出来,不知“2009年3月至2015年7月担任河南省栾川县县委书记的樊国玺”,所谓“他原则性强,能抵御各种诱惑”又是从何说起?

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发短信:“樊县长,你休息了吗?”“我叫苏营格,25岁,小学教师。”,县长会作出暧昧的回应,与其说是出于对教师职业的好感,而放松了警惕。不如说是下半身耐不住寂寞,正需要女教师来放松。所以,他才会“脑子一热,便把宿舍地址发了过去。”,

只要有“人不知,鬼不觉”的环境,理智往往会很容易被人的欲望打败,但如果有象西方发达国家那样较完善的制度,因为权力清单透明,互相制约,类似的事,官员多仅限于满足性欲,或对社会伤害不大;即便有利益输送也可能很快会被媒体曝光;即便是贵为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其性丑闻仍然还是在任内大白于天下;但在缺乏民主制度的国家,官员的婚外情往往伴随着利益输送,且他们还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能做到不出事。

樊国玺一案,很能说明问题。樊干2010年挪用栾川国企钼都矿冶公款2000万元经由钼都董事长刘明建之手转入情妇苏营格的栾川环宇投资贸易有限公司资金周转使用,几年时间情妇赌博吸毒挥霍一空,随后与樊翻脸,2014年1月23号晚,情妇冲入樊在栾川的住所打砸一通直至凌晨六点在当地公安的参与下才离去,樊怕东窗事发敲诈栾川富豪李健立1000万元已填补公款空缺,并许诺李为市人大代表,此为收收贿赂买官买官,李果然顺利当选。

县委书记哪来的权力私借巨额国企公款?居然没人管。情妇大闹樊府惊天动地,相关部门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樊的行为导致钼都矿业几近破产,生活入不敷出的钼都矿业员工屡次向上级反映,没人查处。从2014年起,网上出现他与苏营格的事情的帖子。2014年10月底,网上出现了“樊某某挪用钼都集团2000万元资金给其特殊关系人”的帖子。得知此事后,樊国玺赶紧安排财政局向县委宣传部拨款50万元用于删帖。截至2015年1月,县委宣传部为处理网络舆情事件,共支付37.6万元。坊间传闻,樊国玺情妇除了苏营格外,有名有姓的还有王静宜、吉小宁等。樊国玺违法乱纪事实铁证如山。齐钦的评论还写道:历来贪官不寂寞,至少在他们贪污纳贿时是极其喧嚣的。为掩盖犯罪事实,他采取虚构贸易的方式,从账面上制造被挪用公款已归还的假象;为了消除网上负面舆情,他非法支配公款去处理其个人事务(指示县财政局拨付50万元给县委宣传部用于删帖)等。我想,即使贪官掩饰得天衣无缝,你也能闻到贪官身上的腐败味。咋啦?有关部门闻到了樊身上的腐败味,当年怎么不查处?

耐人寻味的是,检察日报的报道称,2015年7月,樊国玺得知组织上对其经济问题进行调查,主动交代问题。由此可知,若不是樊国玺无法填补挪用那两千万公款的窟窿;若不是情妇大闹樊府满城皆知;若不是钼都矿业工人被逼走投无路,举报不断;组织上会不会有这迟来的调查,还要打个问号。这简直是对当前铁腕反腐的极大讽刺!

笔者认为,反腐力度不可谓不大,但却事倍功半。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圣人可遇不可求,更多的道貌岸然者,他们无不是在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建立一套权利制衡的管理模式,有效的从制度上降低社会腐败的概率,比靠把信仰与觉悟挂在口头上紧迫得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