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中国文化 > 正文

记忆中的中国文明

记忆中的中国文明

文明承载着文化,文化牵扯着文人,文人勾勒着文风。千年文明在不同时期的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使命,留下了不同的记忆。

千年文明

文明承载着文化,文化牵扯着文人,文人勾勒着文风。千年文明在不同时期的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使命,留下了不同的记忆。史家诸子文、乐府古文诗、建安正始音、山水田园文、永明声律论、新体宫体诗、骈文与杂文、南北朝小说、唐诗与宋词……千年文明可谓洋洋洒洒抒写着它漫长而不羁的命史。即便更迭朝代,轮回几转。人们在感叹逝者如斯的同时又惊觉着它们尚能铭记在几卷丹青与一叶心田之上。

唐朝文士

唐诗颇负盛名,影响深远。风流的唐士,醉人的唐诗。唐士不修边幅,唐诗酣畅淋漓。唐德宗-穆宗时期的韩愈,他好音乐、擅音律,作诗听琴应景,身心合一。一首《听颖师弹琴》再现了他不同的人生阶段。孩提少年“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的两小无猜。直到,弱冠应举“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的昂扬豪迈。再到,三考进士而名落孙山“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风扬。”的惆怅不已。以及,四考进士而金榜题名“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的和畅欢愉……

唐玄宗时期的王维,他的诗风清新高雅。稍读他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不觉间心若品茗。而柳宗元的一首《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暗含着千万孤独,可见不一样的山水,不一样的心境。

还有放迹天涯的诗仙——李白,自是唐诗中的一道风景。他曾自评道:“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令人不觉嗅到了酒香。他也是浪漫和洒脱的,如他所言:“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宋朝文官

能与唐诗相提并论的莫若宋词。唐宋八大家的比例为1:3这三成六家几近出于北宋。宋仁宗时期的欧阳修、曾巩、王安石,宋神宗时期的三苏(苏洵、苏轼、苏辙)。北宋文人层次颇高这与宋初偏颇文官轻薄武将的n种原因及其条规是分不开的。

自五代中唐以来,帝王易之有八姓。究其原因,祸在兵权。范浚在《五代论》中指出:“兵权所在,则随以兴,兵权所去,则随以亡。”宋太祖——赵匡胤,初定宋家天下,便杯酒释兵权。汲取五代王朝教训,思考宋代王朝未来,并做出了大致方案。集权于中央,压制与武将,分散其兵权,重用于文士。

被宋朝重用的文官几乎是科举出身的文人,他们不一定出自荫补,不一定源自功臣,但他们掌握了一定的权力并享有一定的声望。科举出身的文人一般承任入直内廷,值宿禁中,承命撰草任免官员、册立太子、宣布征伐、大赦等重要的文告,有俗称‘内相’的翰林学士,或有承任起草诏令的中书舍人,也有承命接任谏官、言官与史官或其他要职的。这些文官时常伴在君王左右,因而他们被擢升的机会也比较大。

宋朝的文官是权力的中枢,手持实权。宋朝部分武官的升迁由文官决策着。而且文官和言官在两宋一般是不被问斩的。文士苏轼搞不好被判流放海南,武将岳飞不小心弄成身首两处。可见宋朝,重文轻武,文武之区,云泥之别。

苏轼·《前赤壁赋》部分

民国文思

时至民国。出现了很多大师,他们是新一代风气的开创者。他们在思想上的觉醒、道德上的树人,极大程度上推动着民国文化发展历程。

记忆颠簸

现在中国,用许纪霖在《中国知识分子十论》里的一句话共勉:“一个知识分子的立场,说到底也是个性与爱好的立场,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以知识良知为基点的独立立场。”所以,良知续文,义不容辞!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来源:难得书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文化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