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政法系猖狂 辱母杀人案二审开庭 检察院拒对涉案警察立案 民众愤怒

山东辱母杀人案在社会高度关注下,5月27日再次开庭,被告于欢强调是〝正当防卫〞下误伤对方,其母苏银霞出庭作证。26日山东省检察院通报决定,对出警处理于欢母子被逼债的涉案警察不予刑事立案。网民对官方结论强烈质疑,“警察来了,还不能获得自由、还要受到殴打,试问我们的安全在哪里?”

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因借高利贷无法还清余款,与儿子被催款团伙控制、侮辱,由于警方不作为,最终酿出血案。图为事发地点。(网络图片)

27日早8点,山东省高级法院第二次开庭,对发生在聊城的辱母杀人案再次庭审。于欢陈述了自己上诉的理由,辩护人、检查人员和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对其进行了询问和质询,于欢一一进行了回答。

对案发时被追债人侮辱殴打的情况,于欢做了再一次陈述。他强调自己遭到了多人的围殴,母亲也多次遭到虐待和侮辱。

于欢指出,警方到场后,对追债人的恶行没有任何阻止,他们彼此显得很熟识,这导致自己对警方不再信任。在这种情况下,于欢为了逼退追债人的进一步侮辱殴打,不得不拿起刀对他们警告,后来在〝正当防卫〞下,将对方误伤。

这次庭审中,于欢的母亲苏银霞和其中一名追债人杜建岗也先后出庭作证。苏银霞将受辱的经过在法庭上做了详细描述。她讲述中透露了其中一个追债人突然脱下裤子,向她露出生殖器,向她弹烟蒂;又揪于欢的头发、抠他的眼睛等。于欢被气得〝脸也白〞时,忍无可忍才突然取刀捅向对方。

但是杜建岗的描述则不同,他承认在追债时有人露出生殖器,但却说看不到有人殴打于欢。他声称自己〝拍打〞于欢,只是为了阻止他与追债人纠缠。

2017年2月17日,山东聊城中院对此案开庭审理,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于欢不服判决,遂提出上诉。

另外,5月26日,山东省检察院的调查通报决定,于欢案中,聊城市冠县经济开发区派出所警察朱秀明等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对朱秀明等人不予刑事立案。通报称,朱秀明等人在处警过程当中存在对案发中心现场未能有效控制、对现场双方人员未能分开隔离等处警不够规范问题,但上述行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

据5月26日晚聊城市公安局官网发布消息,于案中带头追债者吴学占等人涉嫌违法犯罪案件,吴学占团伙的18名涉案成员,除了被于欢刺死的杜志浩外,其余17人已全数落网。

5月26日,山东省聊城市公安官网发布消息,早前接获举报,指苏银霞及女儿于家乐(即于欢的姐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调查后证实涉额高逾2千万元人民币,涉及50多名民众,目前案件正在办理

网民对官方结论强烈质疑

消息发布后,不少网民迅速跟帖,对官方结论表达强烈的质疑。

“这调查结果早就预料到了。警方没能保护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人身伤害的发生,才是其渎职的根本所在。警察来了,还不能获得自由、还要受到殴打,试问我们的安全在哪里?”

“警察不该离开于欢,他们不离开,悲剧就不会发生。调查也好,询问也罢,能等增援来了再做吗?危险时警察不能保护公民,绝望的人们能怎么办?”

“警察到达现场后,居然还发生了惨案!是警察的处置不当,助长了非法逼债人的暴力气焰!”

“警察来了,就说那么几句话就走?那还不如直接打电话跟催债的说就好了。”

“希望全段公布执法记录仪视频。”

中共基层政权黑社会化

“辱母杀人案”反映了目前中共基层的混乱,特别是黑社会化的乱象。

《财经》杂志高级记者杨海鹏撰文《高利贷现在已是地方权贵与黑恶势力之黏合剂》认为,大陆以“黑社会”为代表的法外暴力,已与地方权力整合,用于打击上访、拆迁征地等“委托公务”。“辱母杀人案”中之暴力讨债团伙,有强大之官场背景,在法律上他们无权施暴,但事实上他们已拥有此权力。

在山西省公安厅2015年10月26日有关抓捕黑社会势力的通报中,抓捕的869人中,涉案的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等基层村官。

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目前45%以上的农村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组成的。

港媒2013年7月《党风整顿大背景揭秘》一文说,中共统治的下层(县镇两级)不仅完成了黑社会化,而且这种黑社会化有向中层发展的趋势。

而官方的抽样调查结果也显示,黑恶势力把持了中国近半数的农村村委会。

早在2001年,大陆著名经济学家杨帆就指出,中共部分基层政权已经出现黑社会化,黑白两道成为利益共同体,政客与黑社会勾结谋取暴利。

与此同时,不堪欺压的民众开始了越来越多的反抗。去年11月下旬至12月底,陕西、山西、广西、湖南、辽宁等地先后发生5起村民刺杀村官案件。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