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川人:共产主义已绝路 当代“李渊”呼之欲出?

作者:
现在的中国与1400年前的隋朝极为相似。在政权建立上,中共与隋朝均是通过暴力与杀戮手段颠覆前朝政权取得的。具体而言,中共是靠着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极端学说骗取中国人信任,继而采用暴力手段颠覆了中华民国而建立的,而隋朝是靠着杨坚矫诏夺权,杀尽北周宗室,继而废北周静帝而建立的。所以中共与隋朝的政权都是靠着暴力杀戮得来的,嗜好杀戮是这两个政权的共同基因。

6月22日,波兰议会高票通过一项法律修正案,下令推倒境内歌颂和赞美共产主义的塑像和纪念碑。波兰议会发表声明说,通过类似法律是向社会发出明确信号,波兰禁止和反对专制制度,谴责传播专制思想的行为。6月26日,法国共产党总书记皮埃尔.洛朗(Pierre Laurent)宣布,该党还能存活不到一年,明年他将进行转型,组建一个新的党派,名称也很可能会更换,这标志着在1920年成立的法国共产党即将消亡。

6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在简报会上证实,美国川普政府批准对台湾总金额约14.2亿美元的军售案,以此对共产主义政权施压。6月30日,在联合记者会上,美国总统川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他们一致同意对朝鲜的挑衅,坚决地予以回应。川普明确表示,美国一直对朝鲜采取的〝战略忍耐〞政策已经失败,美国正准备没人想看到的对朝军事选项。就在此前一天,美国政府还宣布制裁了帮助朝鲜洗钱的中共丹东银行。可见共产主义极端政权正在国际上走到绝路,〝去共化〞已成为多数共识席卷全球。

7月1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了年度〝七一大游行〞,主题是〝一国两制,呃足廿年,民主自治,重夺香港〞。此次众多香港民众也走向街头也以各式条幅、展板及特色标语,表达捍卫民主自由,守护香港核心价值的诉求。这些诉求实质是香港人反对中共强加给香港社会的共产主义极权制度。同一天,中国大陆九万民众也通过〝翻墙退党的方式来表达希望中共邪教早日解体的诉求。可见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中国大陆,大部分中国人都开始了对共产主义极权制度的厌恶,抛弃共产主义邪恶制度已成为当今中国的主流民意。

即使在中共党内,也越来越多的中共权贵对共产主义制度与中共反腐的合法性发出了实质性挑战。从2015年以来,万达、海航、复星、安邦等大批中共权贵企业以海外投资为名,把大量财富转移至海外。2017年6月份,胡润研究院首次发布的《2017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特别报告》显示,2016年,民营企业成为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主要推动力量,其交易数量较上年增加了三倍,并在交易金额上超过了国有企业。而2017年一季度,有83%的海外并购交易是由民营企业参与发起的。胡润表示:〝民营企业交易的占比在去年达到历史最高,而国有企业交易的占比在去年达到历史最低。〞这种现象都深刻揭示出中共富豪对共产主义制度的极度不信任,转移资产已成为当下中共富豪的共同选择。

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为能在中共十九大上获得掌控中国的绝对权力,中共各政治势力斗争近似公开化。具有江派背景的富豪郭文贵更是赤膊上阵,多次通过海外媒体爆料中共众多高官及其家属的贪腐问题。中纪委的两任负责人贺国强王岐山均被郭文贵爆料,这深刻揭示出中共江派人马对当局选择性反腐的极度不满,它们希望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来对当局施压,甚至是逼迫当局下台。可见,现在的中国政局处于一个极度危险的状态,中共随时都有分裂垮台的可能,而身处政治斗争漩涡中的中共高官也面临人头朝夕不保的极度危险境地,中共高官的身家性命稍有不慎就会被共产主义极权制度所绞杀。

现在的中国与1400年前的隋朝极为相似。在政权建立上,中共与隋朝均是通过暴力与杀戮手段颠覆前朝政权取得的。具体而言,中共是靠着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极端学说骗取中国人信任,继而采用暴力手段颠覆了中华民国而建立的,而隋朝是靠着杨坚矫诏夺权,杀尽北周宗室,继而废北周静帝而建立的。所以中共与隋朝的政权都是靠着暴力杀戮得来的,嗜好杀戮是这两个政权的共同基因。在执政过程中,中共与隋朝均是靠着对民众的虚假承诺,并极力采用严苛重刑压迫百姓,经常肃整各级官员而维持政权存在的。历史证明,中共每逢最高领导人更替之时,都要进行大清洗,很多官员会因此入狱,中共对民众的各种虚假承诺均未有真正实现过,民众稍有不满均会遭致中共重刑迫害。而在隋朝,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杀戮大臣,清洗官员是家常便饭,隋朝对待百姓也是残酷压迫,并主张对民众施以严苛重刑。可见,长期残酷压迫普通民众并实施重刑,让官员生活在惶恐的权斗之中,是中共与隋朝的共同特点。

在经济方面,中共的〝改革开放〞与隋朝的〝开皇之治〞极为相似,它们都通过放松对社会经济领域的管制,使得社会经济达到了空前繁荣,每个当朝权贵均在这经济空前繁荣下中饱私囊获取了极大的物质利益,而对广大民众而言并没能享受经济繁荣带来的各种实惠,很多人的生活仍处于十分艰辛的状态。在政权后期,中共与隋朝的社会矛盾均空前尖锐,611年,山东、河南大水成灾,漂没四十余郡,王薄率众于山东章丘发动民变,这开启了隋朝全面崩溃的步伐。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起了退出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觉醒运动,随后中国各地维权抗暴事件日益频繁,中国民众都对中共暴政怨声载道,所以退党精神觉醒运动,正开启了中共全面解体的步伐。

或许是天意,中共和隋朝最后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的暴政均会被自己体制内培养出来的权贵所终结的。事实也如此,中共的终结者现在就在中共内部,更正中共的高层,等时机成熟他登高一呼中共就顷刻解体。历史总是如此的精彩且琢磨不透,当年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世受皇恩,他是标准的隋朝贵胄,他的母亲与隋炀帝杨广的母亲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外祖父都是独孤信。按常理说,天下人都反隋,李渊却不能反隋,因为反隋就是反他自己,李渊家族的切身利益同隋朝休戚与共,甚至有谋士对李渊说:〝离开了隋朝,你什么也不是。〞但事实证明,顺应天意的李渊,他离开了隋朝不仅没有家道中落,而且还成为了大唐的开国之君,他与他的子孙还开创了令世界所有人瞩目的大唐盛世。要是没有当年李渊放下私情,以道义为重,大义灭隋的话,中国的《二十四史》中就没有《旧唐书》,海外也没有〝唐人街〞。

随着《九评共产党》的急速传播,解体中共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主流民意,2.7亿中国人用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方式向世人传达了自己摆脱中共邪教控制的坚决态度。作为有理智的中国执政当局决不能忽视这巨大的民意,历史一再证明逆流而行的人都不会成功。在外界看来,现在北京当局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是最有条件做中国当代〝李渊〞的人,他出身显赫,是红朝的标准贵胄,自己及家人都曾遭中共邪教的残酷迫害。现在他虽贵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但那只是中共各派政治势力妥协后给他的头衔,远不如他自己奋斗得来的踏实。

而且现在他的大力反腐已触动了中共当朝权贵的根本利益,因此他的反腐遭到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巨大阻力,同时他主导的反腐还面临选择性反腐的质疑。为了推动强力反腐,他自己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也随时面临威胁。习近平若想要反腐取得真正的成功,就不得不抓捕中共的腐败总教练江泽民并公布它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如果不抓捕江泽民并公布它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这场反腐就上不能教育其它官员,下更不能平民愤,如此的反腐就变成了一场权斗。通常因权斗而进行的选择性反腐注定都将失败,而失败的后果是人头落地遗臭万年连累家人。所以外界分析,摆在习近平最后的路就只有顺天应民解体中共,另立新党来成就自己伟大的中国梦

现在很多事实都表明,共产主义在世界上已绝路,抛弃共产主义极度思想已成为席卷全球的巨大潮流,中共离彻底解体仅只差最后一步。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最了解中共状况的权贵,已经大规模借海外投资为名转移财富,这是它们看衰中共的真实写照。现在为了获取掌控中国命运的绝对权力,中共各路政治势力正在进行全力廝杀,相互揭短相互爆料,曾经为中共卖命的老兵也加入斗争之中,中共随时都会突然崩溃。更具戏剧性的是,据中共政法委、中共公安部内部通报,香港、美国、加拿大、澳洲、德国等地的红二代、红三代正在成立政党展开活动,他们称要顺应民意替天行道,搞再次革命,推翻中共暴政。可见中共体制内希望自己能成为中国当代〝李渊〞的人还真不少,当代〝李渊〞呼之欲出,是当杨广还是当李渊?留给北京当局决断的时间很紧迫了!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7/0705/956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