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律师不同方式纪念“709”多人忆王全璋

7月9日是“709案”两周年纪念日,也是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全国各地都有律师或其他公民通过不同方式声援。然而,全国各律师事务所却收到一条关于禁止在9日这天声援“709案”的短信。同时,参与纪念的律师们表示,最担心的是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的王全璋律师,而他从大学期间就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

全国各地律师以不同方式纪念“709案”两周年。(大纪元合成)

7月9日是“709案”两周年纪念日,也是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全国各地都有律师或其他公民通过不同方式声援。然而,全国各律师事务所却收到一条关于禁止在9日这天声援“709案”的短信。同时,参与纪念的律师们表示,最担心的是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的王全璋律师,而他从大学期间就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

9日当天,重庆、新疆、长沙、广州、上海、山东、北京、香港、台湾等地,多位律师及公民,采取各种办法,纪念“709案”两周年。709家属、一些维权律师纷纷发文表示,需要记住这个日子。目前,除了王全璋律师没有消息外,江天勇律师、吴淦先生也未被释放。

“709,2年了,我们广州的律师同行聚在一起用蜡烛和白纸,做个纪念。希望还在里面的人早点回来,已经出来的人真正获得自由,并身体早日康复。”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告诉大纪元记者,“经历709事件,看到中国法制被破坏得如此严重,但是人权律师没有被压倒、压垮,将继续为国人争取人权而工作,因为人权律师是压不倒、打不垮的。”

王峭岭*s6SMItbJai81Fk5

山东维权律师刘书庆则以禁食一天的方式纪念“709”;马连顺、蔺其磊律师和“709”被取保候审的李和平律师,脚踏红桶、朗读宪法以纪念“709”;香港法界人士包括法学教师、事务所律师及大律师,以及政界及公民社会团体代表在香港终审法院前默站7分零9秒,以表达对“709大抓捕”的抗议;台湾律师界发声明谴责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

709家属发表“以喜乐向困难夸胜——709家属两周年声明”纪念“709”两周年:“我们在这个两周年的时刻,最大的盼望,是有机会走近伤痛的人,以我们的喜乐扶持伤痛的心。709家属是在伤痛中彼此走近,在爱中彼此扶持!在被扶持中看见盼望、生出喜乐。”

就在大家纪念“709案”两周年时,全国各个律师事务所主任收到禁止纪念的短信通知:“各位律所主任,接市局通知,在709期间,请管好各所律师,禁止通过网络,媒体采访和其他途径发布关于709案件(即锋锐律师事务所案件)的任何信息和评论。”

王全璋律师的代理律师余文生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这种做法只能是掩耳盗铃,虽然还伴随着对维权律师“年检”的阻挠,但是维权律师们还会坚持下去。陈进学则认为,当局的这种要求是荒唐、违法的,“既然当局非法抓捕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作为律师的同行就应该提出意见和抗议”。

709家属发表声明纪念“709案”两周年。(王峭岭推特)

王全璋很忙,但是很认真

在王全璋未被抓捕的时候,陈进学曾接触过王全璋:“他永远是在路上的人,繁忙,一直是忙碌的状态;是一个对自己代理的案子很负责认真的律师,而现实中他并不多话。”陈进学还表示,王全璋至今生死未卜,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出来,显然是他不肯认罪、不配合中共当局,“这种坚持的理念和内心的信仰,很鼓舞人权律师和关心中国自由、法制的同道们。”

余文生则表示,王全璋是一个非常坚强、又很坚持的律师,尤其在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上,是“最坚持的一个”。尽管王全璋因代理法轮功案件多次被法警殴打,但是他还是坚持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给后来参与代理法轮功案件的律师很大的影响。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抓捕至今,仍下落不明。图为王全璋一家合影。(网路图片)

目前已经被取保候审、仍被国保监视、又是“709案”第一个被抓的女律师王宇与自己的丈夫包龙军,在9日写下一篇题为《全璋,你还好吗?》回忆王全璋未捕之前的点滴。

“他像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憨厚、朴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戴着一副厚厚的大眼镜,到哪都提着一个大大的、重重的公文包。那股坐不稳、闲不住的劲,在很多场合里都显得急急慌慌、匆匆忙忙,好像有太多的事做不完。时常的,一看见他那副坐立不宁的样子,我就想笑。”

尤其提到两个细节,很令人感动。一个是王全璋在手头已有很多案件需要处理的情况下,在只有三千块辩护费用的情况下,毫无怨言地接下了此案,其实三千元连交通费都不够。另一个是王全璋忙碌到被别人看上去有点邋遢,尤其举到他的小汽车,不过他的当事人很理解,感动得流泪:王律师的车这么脏这么乱也没有时间整理、擦洗,你们太辛苦了!

为纪念“709案”两周年,维权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一同去看望王宇、包龙军一家人。(知情人提供)

另外,从一开始就支持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回忆王全璋点滴的王宇,目前仍旧被监控得很严。7月7日,采取看望王宇的方式来纪念“709案”两周年的余文生告诉大纪元记者,王宇夫妇对周边环境很敏感,因为即使是取保候审,中共国保仍旧跟着他们,每天去哪儿,国保都跟着。

“王宇是一位很坚强的女律师,她承受的一些,是很多男律师都难以承受的。尤其是在被抓期间所遭受的,诸如被殴打、5天5夜不许睡觉等酷刑。”余文生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