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田:茶叶蛋教授讲座被取消之外

茶叶蛋教授讲座被取消之外,所涉及的问题,是面对批评,即使是不准确的、甚至谬误的批评,一个健康的、正义的民族,及其人民,会怎么样对待,会以什么样的心态回应,以及会不会把所有的批评,都当作是改善自己、让自己进步的契机。别人批评时,就好好听批评就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能做到这一点,才是一个积极向上、心智康健、有前途和希望的民族。反之,必然是充满暴戾之气、说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炸,睚眦必报的民族。

茶叶蛋,这个貌不惊人、味道隽永的华人社会小吃,也被清代诗人、散文家、美食家、别号“随园老人”的袁枚(1716-1797)所关注,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告诉了我们两百年前中国人是怎么煮茶叶蛋的。其准确、严谨的过程为:“鸡蛋百个,用盐一两,粗茶叶煮,两枝线香为度。如蛋五十个,只用五钱盐,照数加减,可做点心。”现在看来,和今天的做法也差不多少。但显然,古人的口福比我们好,因为那时的鸡蛋,肯定味道更香醇,因为没有激素和人工饲料的问题,也来自散养、自由的母鸡。

那天夜里,读书时肚子饿了,就独自下楼,去街角的SEVEN-ELEVEN便利店买了几粒茶叶蛋,热热的、香香的,感慨在美国是不可能很方便吃到的好东西,在台湾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台北的茶叶蛋,真是很多很多,便利店里有热的、正在煮沸之中的茶叶蛋,还有冷藏的、预先煮好的蛋包在袋子里。有天晚上去一家SEVEN-ELEVEN,看到工作人员正把生的、白白的鸡蛋准备好,一大堆放在古朴的、黑黑的慢煮电锅旁,准备下锅。心里想着,哇赛,明天它们就变成咖啡色、冒着香气、裂纹斑驳的茶叶蛋了!

就这么一个至少有几百年历史的风味小吃,最近居然登上了海内外华文媒体的头条,真可以算是躺在煮沸的、带着浓浓的、茶叶和五香粉香味的锅子里,也是会中枪的!

台湾教授高志斌,原订七月去苏州演讲,但邀他演讲的保险业者后来取消了讲座,就是因为他曾经在一档综艺节目中称普通大陆百姓吃不起茶叶蛋,因为中国人均所得是很低的,然后高志斌就成为中国网友的揶揄对象。其实,如果看完整的综艺节目,而不是断章取义,就不难理解高的本意。高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也回应过,说因为当时节目时间短,参与嘉宾多,没有足够时间讲明白,表达不很充分,还称自己这番话并没有恶意,并向中国网友道歉。

高志斌说很多大陆人吃不起,也没有差得太多。台湾茶叶蛋现在市面上是10元新台币一粒(33美分),据说以前是7-8元,前两年才涨价。一天吃一颗一个月要300元,对平均月薪3万新台币的台湾人来说,是收入的1%。大陆茶叶蛋现在好像是1.5元人民币一粒。中国一位黄姓作家引述官方数据计算,中国人均每天食品消费支出是4.1元人民币(20元新台币),这其实证实了对数千万中国人来说,每天都能吃上茶叶蛋是一种奢望。近在2014年,中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刚过一万元人民币,可农村贫困人口却有7,000万,他们每天人均收入不到7.67元(35台币),人均每天食品支出为4.1元,就只能买两颗茶叶蛋!

在北京上学的时候,那时候大学生算“天之骄子”,在皇城根脚下读书,我们当时就是吃不起每天早上一个鸡蛋。看到极少数有钱的大学生(北大的皇亲国戚很多),每天早上一颗白水煮蛋,我们都会心里酸酸的、升起一丝怨恨、嫉妒之心。买不起白水煮蛋,就只能喝玉米面粥、吃油饼、加上红方、青方(豆腐乳)了。

问题的关键是,两岸因为茶叶蛋互相攻击,实在没什么必要,只让先祖失望,让外族耻笑。至于吗?还有,如果有人因为茶叶蛋就失去了学术交流、研究、发表言论的机会,人们一定知道,那个社会是有问题了,非常大的问题。是小症状引发的大问题。

因为谈到茶叶蛋,有人就不能讲话了,怪不得谈到政府是混蛋、坏蛋时,有很多人不高兴;等谈到红色政权要滚蛋、完蛋的话题,更是不可触及。教授因为茶叶蛋被拒,那导弹可不可以谈呢?那天在国家图书馆,汉学研究中心举办学人讲座,一帮子学者在讨论台海关系、北韩、英国脱欧,大谈弹道导弹和核弹,这些人是不是都该被拒绝入境?

有人谈到中国人没钱,就受不了了,那就太小鸡肚肠了。中共媒体上,五毛和不知情的人们,天天说美国没钱,美国缺钱。这些人怎么不想一想,那些被中共高层视为奇珍异宝、奇货可居的美元现钞,就是美国人印出来的!美国如果愿意,可以印多少就多少,美国怎么会没“钱”了呢?中国人看到的,是美国政府没钱,政府关门,那不是坏事,正好说明是人民在制约政府,不让他们乱花钱,不让政府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不给官员脸上贴金,而让财富留在人民——财富的创造者手中。党媒动辄轻蔑的说美国没钱,美国也没有因此不让中国学者到美国访问、研究,中共国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

茶叶蛋教授讲座被取消之外,所涉及的问题,是面对批评,即使是不准确的、甚至谬误的批评,一个健康的、正义的民族,及其人民,会怎么样对待,会以什么样的心态回应,以及会不会把所有的批评,都当作是改善自己、让自己进步的契机。别人批评时,就好好听批评就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能做到这一点,才是一个积极向上、心智康健、有前途和希望的民族。反之,必然是充满暴戾之气、说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炸,睚眦必报的民族。

睚眦之怨必报,出于西汉‧司马迁的《史记·范雎蔡泽列传》。战国时魏国有个中大夫叫范雎,后来成为秦国的丞相。成为有财有势的大人物后,他认为应该清算旧账。“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从前对他有恩惠的人,即使是给他吃一顿饭,范也重重酬谢;从前对他有嫌怨的人,即使是张目忤视他一下,他也不放过,要实行报复。前者报恩可取,后者报仇则不该。

笔者没有道德说教的意思,也不是说本人能完全做到这一点,只是将自己的体悟与读者、世人共勉。正法修炼中人,在过程之中,也在每天每日面对各种批评,也在批评面前得到心性考验的机会。我们每个人这个时候该怎么做,才是人的本性的体现。茶叶蛋事件,也突显乱世之中,暴戾横行、睚眦必报之时,人类对心法的迫切需要;正法门的修炼,对社会的积极意义,是多么的巨大。虽然,修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改造社会,而只是改造我们每个人自己、升华自身。

当我们都处在一个更加宽容、忍让的社会,没有睚眦必报,那时的茶叶蛋,也会更加有滋有味、味道深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